•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名家 > 新书

总有一个地方,让你念念不忘

时间:2018-01-23 11:54:21   作者:大道无心   来源:篇海   阅读:15195   评论:0

总有一个地方,让你念念不忘

 

淘宝、当当、京东均有销售。

作家简介:刘应,青年作家,贵州大方人。中国现代作家协会会员,南边文艺第三届签约作家。其作品曾获得第十一届、第十二届全国青少年冰心文学大赛大学组银奖,全球华语第五届一叶文学奖提名奖,全球华语第七届一叶文学奖冠军和年度人气作家奖等奖项。

新书简介:这是一部追忆故乡、引人沉思的散文随笔集。作者笔下的故乡,是至纯、至美的故乡,每篇文章都充满了淡淡的乡愁,引发人们的自省与反思。作者以一个漂泊者和守望者的身份写出了对故乡深深的默爱,呈现了故乡人的日常生活,也记录了对逝水年华的追忆,笔尖里流露出对故乡浓浓的思念以及对家乡一草一木和亲人的无比眷念,同时引导当今都市人找回迷失已久的心灵故乡。

总有一个地方,让你念念不忘 

片段一:盐工

时间和故事在城市乡村的庭前、院里、灯下、岸边厮磨,或许这是故事最温暖的存在。

知道盐工故事的大抵都是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后来聚集在一起听老人动情地讲故事的都是儿子一辈,孙子一辈,而这个故事,曾是多少家庭祖孙三辈围在昏黄的灯下共同讨论的话题。

黄昏,天色开始沉黑,一条长满杂草的小路穿过竹篱围墙,竹篱围起来的院落之内,有几间简朴雅致,小巧玲珑的房屋,房屋的后面,有几棵已经枯萎的茶树,房梁上订着一块足米的破旧木板,上面的四个大字仍然清晰可见,“望乡茶居”。这种房屋,以前在每个村庄,几十里之内,必有一居,房内摆放几张四方桌,每张桌上温有一壶烧酒和一盅热茶,供来往盐工休憩讨茶讨酒使用。后来,这条路上再无盐工路过,茶居便不再温茶热酒,变成了寻常住房。而温茶的老人,便常常给儿孙讲盐工的故事。

此地本有盐井,汉末时,夷民共诅盟不开,食盐只得靠川滇等省调进。平日的食盐昂贵,卖很多粮食才能换来一斤食盐,要是遇上国家动乱,此地又山高水远,政府便放松对食盐的管理,运销失控,就会给盐商牟取暴利的机会,囤盐于仓,哄抬盐价,盐荒突出。一家人每年耕种的收入,只能换盐十余斤,大多数的穷苦人家买不起,一年到头饱受淡食之苦,有的人家只得采用细水长流之法,孩童身体缺盐,进食不多,抵抗力下降,大人们便用磨细的白石粉哄骗孩童进食。想吃盐没有钱,要吃盐等过年,孩子们最期盼的节日,便是过年。平日辛苦劳作,积粮几斗,逢此节日,斗粮换斤盐,吃得再差,不淡便香。

乡村的食盐,全靠盐工背进来的。运盐的路,并不好走,均是崇山峻岭,多是迂回曲折的羊肠小道,天黑以后,人背马驮,骡嘘马响,沿途都是运盐的人。盐工受雇于官府,每月能领到一些工资,他们出发前必须扎好背篓肩带,订好可支撑背篓的木拐,炒上几袋干粮,带上盛满水的酒壶,衣服兜里,还揣上一双水草鞋,作为备用……

 

片段二:农村酒席

在农村长大的孩子,哪个没吃过农村酒席?

“吃酒”,在农村孩子的印象里几乎成为童年最司空见惯的开心事,酸菜和鲫鱼是他们记忆里必不可少的菜肴。可是,孩子们长大以后,尽管对吃的讲究大有其雅,想方设法地寻找各类美食,但是再也不易找到脑海中最独特的味道,于是才发现童年时吃的不是酒席,而是那个独特的氛围和热闹劲儿。

乡村有一种独特的习性:表面上似乎不相往来的邻里邻外,平日里见了面最多是出于礼貌而互相寒暄,可是一遇到红白事情,便不约而同地几乎把整个村落的共同情感聚集在一起,拧成一股民俗的粗绳,时刻牵绊着整个乡村的喜怒哀乐。

在乡村见得最多的酒席,大多与喜事有关,很少有小孩子是不愿去吃酒的,就连老人们也不会放过这种凑热闹的机会。所以,无论是男人女人,还是老人孩子,都喜欢去凑凑热闹。

红白喜事,是社会交际的场合。男人借着吃酒的机会和亲朋好友们喝上两口,划上两拳,谈谈最近的生意,吐吐心中的烦恼,抱怨抱怨压力;女人们借着热闹赶热闹,这种难得的场合,三五个女人聚在一起拉拉家常,东家长西家短地闲聊,既热闹又新鲜;老人们则拄着拐杖,找一处长凳坐下,和他们年纪相仿的老人一起回忆故人和往事,至于是不是吃酒,和往日没有什么不同;只有孩子,没有父母的管束,像脱缰的野马,到处乱窜,顺势尝一尝那些平日里吃不到的美味。

乡村里请人吃酒的形式很多,大到婚丧嫁娶,小到修窑盖厦,都要摆席设宴的。红白喜事,一定要办得有声有势,否则名声传出去,别人就会说三道四、评头论足。所以,无论是家底殷实的人,还是平日本就忙碌的人,在这种日子都要摆一摆排场,讲一讲面子,家族的恩怨暂时搁一搁,不约而同地团结起来,很是办得有模有样。

大事摆大宴,小事设小席,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片段三:奶奶的爱

当都市急促的旋律和节奏渐渐磨平我骄傲的风骨和风发的意气的时候我们厌倦了那些轻歌曼舞的陶醉纸醉金迷的迷惑,向往着在幽静下漫步月光下私语杯光烛影下开怀的宁静生活的时候心头的另一处总是有些神秘的东西吸引着我

看惯了城市的高楼大厦、灯红酒绿,年龄越长,越加崇尚乡村的低房矮瓦、自然风光。不为别的,仅仅是因为故乡的夕光中土地的辽阔与深远,一直都让我们这些流落他乡的人心怀敬畏。而我,一个吃五谷杂粮长大的人,愿蹲下身子,亲吻着这陌生而又熟悉的土地。

仇视、忧愁、期望、算计、猜忌、懊恨、惧怕......都像梦魇般压在我们原来自然的心灵之上。每当我们脱离了烦恼的日常,接近自然,那宽阔的流水清澈见底,看着水底下岿然不动或被水冲击稍微移动的卵石,绿绿的水草舒舒缓缓地摆动它们的身体;那听烦了的鸟叫声,在耕种之时会来提醒你,在收割之时又会不厌其烦地提醒你;那些满天繁星、雨后彩虹,你常住在这里时不觉得新鲜,等你从外地回来便会更加珍惜的景色。我们全身的每一个器官都在享受这些盛宴,就会觉得轻松得多,舒坦得多。

从前我一直住在乡下,时常揣摩农民的生活。他们表面看来是日复一日的劳瘁,穿着一如既往的邋遢,但内里却有一种含蓄的乐趣。生活是原始的、朴素的,但这原始性就是他们的健康,朴素就是他们幸福的保障。

这里分明是一片青天,一阵凉风,一泓清水,它可以为一个新的洁净的躯体创造一个新的洁净的灵魂,也可以为这新的洁净的躯体和灵魂创造一个新的朴素的生活。

有时看见石子路旁随意歇脚的挑水挑粪的乡下人,他们放下他们的担子,随意坐在路边土埂上,熟练地从腰包里掏出火柴,打出几簇火苗,点旺一杆老斗烟,绿田里豆苗香的风一阵阵吹过来,吹散了他们的烟圈,也吹散了他们眉额间的汗渍。

 

海阅传媒】    【有片海】

篇海文学网官方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推荐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 2010-2018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baikelong123@qq.com公司名称: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