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一叶奖 > 参评展

万物归一(8)

时间:2018-03-11 13:45:28   作者:上善li   来源:篇海   阅读:114774   评论:10


童小青死的那一天,村里下起了大雪,十二月大雪纷飞,好不气派。


童小青是女子,她从小在乌衣巷学京剧,在当时那个男权主义盛行的年代里,这下九流的玩意儿受尽了村里人的歧视。但是,祖师爷赏饭吃,童小青是个好苗子:嗓音资质极佳,面容温婉大气,眉眼里也是掩不住的清秀与灵动,十足的青衣架子。戏班师傅着重培养她,扬言要童小青成为角儿!多大的面子啊,别人都是争着抢着唱青衣,她可好,偏偏推了师傅的好意,她看不上青衣的柔弱皮囊;看不上花旦的配角位份;偏偏执着于英姿飒爽的刀马旦,几番请求之下,戏班师傅才勉强许下。


应了自己的心意,童小青每日吊嗓,练功,比别人都勤快,加上天资不俗,十三岁就在乌衣巷拔得头筹;十五岁就有了自己的头一个刀马旦角色;十七岁更是凭借一腔《穆桂英挂帅》名响西坡,村里的男人虽然瞧不起那莺莺燕燕,但却没有不喜欢听童小青唱曲儿的。大富豪钱老爷更甚,他曾经派人送给童小青一副银泡头面,这可是花了大价钱找银匠打造的,闪闪发光却不失低调内敛,合着童小青的性子,不曾想她毅然拒绝了钱老爷的好意,并让仆人吴妈替她回了话:她看不上。


约么是她十九那年,她随着乌衣巷戏班去县城唱戏,被人恨恨地揍了一顿。老人们都说是一家裁缝店的人干的,那家裁缝店的老板给童小青专门定制了一身穆桂英锦服,纯手绣的金丝儿绸缎,还添上了不少的珍珠。目的是啥,大家心里都清楚,要怪就怪童小青太过执拗,厉声拒绝人家,惹怒了裁缝店的老板,狠狠地挨了一个耳光,骂了她好几声“臭戏子”。幸好村里人有去县城里办事的,要不是有那几个人拉着,怕是童小青都回不来了。


回到乌衣巷以后,童小青很久都没再出门,她心里难受憋屈,任是怎么劝都听不进去,她跑去问师傅:人们为啥就看不上唱戏的?为啥就看不上闺女家?师傅答不上来,只是摇摇头叹息。


十二月初,就在村里刚刚消停下来没多久的时候,童小青却赶了个大早,穿着戏服去了县城。她跑到那家裁缝店前唱起《穆桂英挂帅》,多冷的天啊,猫猫狗狗的都不出来,她硬是在那里唱了一上午,直叫人心疼。正午的时候,那裁缝店老板才露头,斜靠在门前的石狮上,冷笑看着童小青:不服气?不服气又能怎么样,一个戏子,还不是只能愤愤地唱几句?童小青搓了搓冻紫的手,就趁着这时,含着恨将手里的双头短枪打向那裁缝老板。


“啪”的一声,那老板的脸接着就被抽肿了,就在他还愣在原地的时候,童小青接着又操起花枪打过去,打一下换一个手具,打一下换一个手具:金钱棒、扬马鞭、碎花钩……单二八数的砌末手具几乎让她使了一个遍。抽完以后,她收拾起手具,甩甩戏袍就走,留下了血肉模糊的裁缝店主和那溅满血滴的锦头石狮。


当天晚上童小青就被人从乌衣巷带走了,在狱牢里蹲了好些时日,还赔了人家裁缝店一大笔钱,这么一闹,乌衣巷再也容不下她了。用戏班师傅的话说:童小青性子太傲,这脾性不应该做戏子,应该去做奶奶!让人供着!


从牢狱里出来后,童小青就被戏班驱逐出门,她也是特立独行:身无分文、穷的叮当响,却不忘每日压腿做工,时不时还吊一嗓子,村里男人瞧不起她,她也瞧不起村里的男人。听姥姥说,约么是等了五六年之后,她才嫁给一个鞋匠,就因为那鞋匠喜欢听京剧。


嫁给鞋匠后没多长时间,童小青怀孕了,生下一个男婴,母子平安。但是童小青的这一生似乎就是被老天嫌弃,孩子六个月大的时候,村里闹饥荒,眼看着孩子饿得皮包骨头,童小青却一点奶都挤不出来。鞋匠没办法了,只好参军去,参军能给点儿粮票,总不能眼看着孩子饿死不是?就借着那点粮票,童小青和孩子才勉强熬过了那场天灾。


等到孩子再大点的时候,该上学了,童小青却依旧身无分文,这时候钱老爷又托人送来钱,她犹豫了好几番,咬着唇还是给推了。


次日,她跑到戏台,决定挂旗再唱,风水轮流转,岁月的洗礼下,梨园早就是另一番天地,出现了阳盛阴衰的局面:梨园只见段、程双王争霸,却不见有女子挤入。童小青开唱,一时被传的沸沸扬扬,乡亲们都想再次见识一下这个十三岁就是头筹的刀马旦,连县城里的贾老板都来了,果真,童小青不负所望,又是一腔《穆桂英挂帅》,再次名响西坡。人家本来就有底子,再加上当时西坡的男人喜欢巾帼英雄,不久,这孤傲的女人竟也挤进了双王之中,与段子阁,程云衣两名小生并称为“双王一后”,往后十一年里,地位无曾被动摇。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不曾有大的风波,直到童小青的孩子成人礼,这才又迎来一个转折。成人礼本应是件美事,却不料闹出了大矛盾,童小青的儿子看不起戏子,嫌弃她在成人礼上请了一群唱戏的,不仅大发脾气说唱戏的人没出息,还说要与童小青断绝母子关系。童小青的脸当即就黑了,她狠狠地甩给儿子一耳光,骂他混账东西,她儿子更绝,转身就走,收拾起行李就出了西坡。


这下完咯!儿子没了,男人也回不来。童小青两眼泪汪汪地喝下了一盅酒,当晚宣布退出梨园行。村里人明白,她是想让儿子知道,自己再也不唱了,赶紧回来,一耳光是一耳光,总不能不回来了吧?但,事与愿违,即便是远离了梨行,至死,她儿子都没再回来。


再后来,童小青斗争了半辈子的封建男权主义逐渐隐没,闭塞的西坡终于迎来了新时代。如今,有老一辈儿的人相助,加上戏子也翻身了,童小青一跃成为西坡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曲艺大师”,出于敬意,村里凡是年纪不比她大的,都唤她一声青奶奶。我少时去学堂读书的时候经常能在村头的老树底下看见青奶奶,那时候她的身体还健朗,看见我会塞给我一捧瓜子,然后笑眯眯地看着我。


对青奶奶最后的记忆,就是闹非典的那年,青奶奶在县城让车给撞了,她说自己没事儿,走路也没问题,乡亲们就都没当回事儿,主要是村里的确太穷了。半年后她走不动路了,老村长把她送到医院才发现,她的小腿骨全都折断了,还化了脓,因为她有糖尿病,所以并发症很严重。


这么狠的折磨,都不晓得青奶奶是怎么熬过来的,可惜发现的时候已经太晚了,在医院里待了没几天就死了。至此,青奶奶满含斗争与反抗的传奇一生,结束了。


青奶奶出殡的那天,漫天大雪,纷纷扬扬,老村长决定把她葬在乌衣巷,也算是落叶归根,功德圆满。葬礼的阵势很大,大喇叭里放着青奶奶年轻时唱的《穆桂英挂帅》,全村人都出动了,临近中考的我也跟着阿爹阿娘走在人群中,经过村头时我抬眼看了看那棵老树,这么多年了,它还立在那里。


当然了,只要村子里还有人,还有男人女人,它便会一直留在这儿,如今它的树叶早已落尽,枯枯的枝干上也布满了积雪,伴着悠悠的戏腔直插苍穹。它冷眼注视,注视着村子里一代又一代的繁衍与悲喜。


雪越来越大了,鸟虫不语,万物归一。




 


万物归一(8)

 

海阅传媒】       【有片海】

篇海原创网官方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推荐


标签:参评展  京剧  戏子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baikelong123@qq.com 免责声公司名称: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18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