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一叶奖 > 入围展

【参赛】【一叶/征稿】 不平静的平安夜 (短篇小说)8

时间:2018-03-26 08:43:43   作者:华子   来源:原创   阅读:40435   评论:0



作者  华子


真气人,她明知道今天晚上有事的,可是到现在不回来!郁华吃完晚饭,又望了一眼墙上的石英钟,气哼哼地想。表针马上就要指向6:30了,窗外已由模糊变得漆黑,可还是听不到妻子上楼的脚步声。她在商场为人家做售货员,早晨走的时候他特地叮嘱她晚上早回来一会儿。今天是十二月二十四日,晚上就是一年一度的平安夜,他专门在家早做了晚饭,想等妻子回来一块吃。可是妻子偏偏不着急,迟迟到现在不回来。他在房间里转来转去,烦躁地甚至有些愤怒了。他不是基督徒,他倒不是想今天晚上如何地搞一番庆祝。他现在对任何节日都麻木了。快乐是有钱人的事,浪漫是年轻人的事,这些他都不具备。只是今天晚上有重要事情。为了今天晚上他和妻子早在半个月前就计划好了,而且已经做好了准备,一等天黑他们就赶到市中心广场去做。自从他和妻子失去正式工作以后,全家的生计成了问题,他们不得不想尽一切办法。

几个月前,他们听说平安夜的晚上卖花炮很赚钱,就打定了主意试一试,但是也听说这属于非法经营,好多部门要禁止的,自己弄不好会血本无归,心里不免忐忑不安。所以郁华的焦躁也与这个有关。

一周前他在朋友的介绍下进好了货,半箱子“火树银花”,半箱子“神鞭”,还有一些“窜天猴”小摔炮等。他们按照别人教的,分成每十根一把,重新捆好;而且把红黄蓝绿白的颜色搭配好,这样一来会更好卖些。他们还专门把货分别装进两个箱子里,一箱子是用来卖的,一箱子是放在别处备用的。这样万一叫执法人员逮住自己,也不至于把东西全被拿走。另外他们还专门准备了好多火柴和一次性打火机,两把粗香,到时不能缺少这些。至于其他的他也作了充分的准备。晚上要在寒冷的露天里站很长时间,穿平时的衣服肯定是不行的。他把二十年前的厚棉大衣和旧棉裤都找了出来。还有一双多年不穿的笨重的厚牛皮棉鞋,也从床底下找出来,里面的皮毛已经被虫子蛀了好多的小洞儿。这些年不知是冬天变暖和了,还是人的御寒能力强了,反正已经很少穿它们。棉帽子更是如此。可是这天晚上不用恐怕就不行了。而且他天生瘦弱,并不禁冻。最后他决定带个毛线织的帽子。对于摆地摊,他觉得还是很合算的。他想再受冷再辛苦也就一个夜晚,总能挺过去的。关键是它的收入很诱人,一个晚上要顶平时好多天赚的钱。除了担心被没收之外,还有使他感到惴惴不安的就是,怕碰见熟人朋友。他是一个要面子的人,很不愿意叫人看见他这样。可是,广场是公共场合,谁也说不准在那里不会遇到熟人,到时会怎么说呢。自己该多么尴尬啊!想起这他的心里就隐隐作痛。他不想叫人看见他落到这个地步。毕竟在半年之前他还是一个单位的部门主管呢。现在他的大学同学有的当了处长、科长,有的当了老总,最不济的也是中学老师,而他这算什么呢。已经将近五十来岁的人了,不仅没有高升反而变得如此落魄不堪,他实在感到毫无颜面。他是个好面子而且思想很传统的知识分子,虽然改革开放好多年了,但是他一想到自己成了小商小贩还是别扭,像有好多的小虫子咬他的心。唉,不过再好脸面也架不住饥饿的力量,赚钱的诱惑最终还是打动了他。家里仅靠他给几个孩子补课妻子给人家当售货员这点收入实在不够用。何况他们还有一个上高中的孩子。他到底还有些小聪明,后来他又想出了一个并不露面的办法,这多少减轻了一些不安。

随着平安夜的临近,他的心情还是变得焦躁起来,看着哪里都不顺心。终于,楼道里传来妻子沉重的脚步声。不一会门锁在响,接着妻子进了家门。郁华盯着妻子疲惫的脸,还是忍不住大声怪怨起来。她并不反驳,平静地解释说她刚要走的时候又去了几个顾客,她不好意思只留下老板自己离开。一般来说,她和他动不动就发脾气的性格相反,她遇到什么事都是很沉着。妻子说时间并不算晚,这个时间人们都在家里吃晚饭,不会这么早跑出去的。她简单地吃了点饭,然后就加起衣服来,又换上了一双更厚的皮棉鞋。人看上去就像一只圆气球。此时他也武装好,穿好外出的衣服和鞋,猛一看就像一个山区的老农,再一细看脸上戴着的眼镜,叫人又怀疑他像一个三十年代落难的书生。

近七点时,窗外已经黑了。他们抱着纸箱子出了家门。楼道里有些暗,有的感应灯已经不着了。他们从六楼往下走的时候还是碰见了人。他的脸有些烫,他立即低下头盯着脚下急走着,装作没看见的样子。他想要是和别人一打招呼就会有麻烦,那人十有八九会问他,你们这是干什么去啊?到时怎么说呢。照实说吧,太难为清;不照实说吧,他又不愿意说谎。他倒是很庆幸光线这么暗。尽管别人已经认出了他们,用一种疑惑或者惊讶的目光看他们,但是并没有说话。不知是猜到了他们的心思还是没有顾上。

他们来到楼下,把两个箱子放到一旁,然后赶紧去车棚子里推车子。同样,他们不想在院子里久留。存车棚里一直没有灯,黑黢黢的。妻子把她的电动车推出来了,而他却怎么也找不到他的自行车了。平时他的车子就放在固定的地方,可今天怎么也找不见。他以为记错了,把车子放在了别的地方,就来回找了好几遍。但还是没有。越着急越出乱子!他刚才稍压下去的火气又冒起来了。不由得身上一阵热燥燥的。这时妻子也来帮他找。后来她在靠墙的地方发现了一截被剪断了的链锁。显然车子被偷了。他小声狠狠骂了几句,觉得小偷实在可恶。这是他不到十天连续丢的第二辆车子了。当初他从黑市上买这辆自行车花了50元,为的是价格便宜。本以为旧自行车会保险些,但小偷手下还是毫不留情。

之后,郁华就主张他们打出租车去,那样的话会快些,也体面些。可是妻子不同意。她嘟囔着说,动不动就先花钱打车,还不知道晚上能不能卖掉这些呢。再说,到了那里还想在车后架上卖东西呢。那样会显眼一些,遇到紧急情况也随时能跑。说完她就要去邻居家借自行车,仍然想骑自行车去。他一听就火了,说你要磨蹭到什么时候啊?!他觉得她实在太婆婆妈妈的了。他气鼓鼓的,脸色十分难看。不过难看的脸色在夜晚里并不能看见,只能感觉到话语的愤怒。妻子见状只好说,那你用我的电车好了,到时好有个架子。我打车过去。他只好默认了。

他捆好东西,推车出了院子,他看见不远处妻子的身影闪进了一辆出租车,然后关上车门走了。他正要骑电动车走,上高中的女儿正好放学回来了。他只好向她交待了几句再走。可是刚走出去不到二十米远,电动车就没电了。不住闪动的指示灯好像故意似向他眨着眼睛,做鬼脸。他这个气啊!他想真是屋漏偏逢连阴雨!他在心里狠狠地骂妻子,觉得这一切不顺都使她造成的。空中没有星星,不知道是阴天还是烟雾所致;马路上寒风呼呼地刮着;他此时并不感到冷,而是燥热和愤怒。

她只好给家里的女儿打电话,叫她回来把电动车帮他推回去。而他又拦了一辆出租车走。他恼火地想,今天好像不宜出门,凶多吉少,要不是妻子已经走了,自己就不去了。去了还不知道有什么不好的事等着自己呢。

路上的人不少。经过这一折腾,时间已经七点四十了。他心急如火。心想原计划六点半或者七点之前到达广场的,可是啰嗦的妻子不听他的话,耽误到现在,不知误了多少生意啊! 车距离市中心广场几十米处的时候,他就叫停了车,他不想让司机知道他来这里的目的。

他抱着两个箱子吃力地向广场走去。他远远地就看见广场灯火辉煌,广场中央已经有一些游玩的人,并不时传来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和哗哗啦啦的燃花声音。上空泛着一层烟雾,像悬浮着的一块地毯。虽然那里人很热闹,但是已经有好多的提包的小贩在那里卖这些烟花了。还有一个老女人来回地走动,她手里牵着好多的各种样子的彩色气球。那些气球像一群漂亮的肥鸟,不住地想张开翅膀飞向更高的天空,但是却被老女人用绳子拽着,它们无法脱身。

妻子站在广场的北角,正在傻傻地站着等他。开始她并没有看见他,他也不想叫她来帮忙。他吃力地抱着箱子,朝着一个平整的地方走去。他还在恼火,不想理睬她。后来她发现了他,忙走了过来帮他。他一见她走近,还是冲她发了一阵子火,怪她当初不听他的话,到最后弄巧成拙!她不知是冷,还是有些疲惫,在灯光下脸色越发惨白,默默地站在那里,也不说话,像一座雪雕。这些年她好像已经习惯了丈夫的坏脾气。等他发完了火,她轻声地说咱们往里多走走吧,那边有个垃圾箱,我们可以把东西放在它上面,那样也许会吸引人一些。他默认了,就跟在她的后边走。发完火后他心里似乎轻松多了。见妻子并不和自己争辩,又隐隐地有点愧疚。走到垃圾箱旁边,他们迅速地把一个箱子放在上面,然后拿出一捆捆五颜六色的烟花,并排立起,好似一只孔雀展开漂亮的羽毛,又似一束束美丽的鲜花迎冬开放。下面是很好看的大理石方砖,旁边就是一片草地。不过上边的草早已经干枯了。他们把另一个箱子隐藏在一个不打眼的地方。

也许今天太冷了,又刮着西北风,前来广场的人并不多,和他想象的热闹场景很不一样。他想人们或在温暖的饭店享受美味佳肴,或去了歌舞厅卿卿我我,或呆在舒适的家里度过快乐的时光。偶尔只有一些南来北往的路人,他们有时会好奇地走过来看看,但是很少会掏钱买。两个人一直站在空旷的广场,生意很冷清。后来他觉得这样有些尴尬,也为了吸引人,他就不住地放鞭花。当然都是捡一些破损的、零散的燃放。果然这招有些效果,引来了几个孩子来看。妻子戴着大口罩,围着大围巾站在箱子边,向他们介绍着东西,说着价钱。此时他的心情虽然稍好些,但是还是有些隐隐不安,于是就把早已经准备好的圣诞老人头像戴在脸上。满面红光留着长髯的圣诞老人对着众人慈祥地笑着,实际上这一切和戴它的人相去甚远,天壤之别。孩子们见他这样一下子都乐起来,就围着他转。天真的孩子们怎么能看到里面的那个脸色呢。

戴上圣诞老人后他自在多了。他知道从此除了妻子再没有人知道他是谁。但是他透过眼孔,能看清周围的人。他不讲话,声音上也无从辨别,更多是在表演圣诞老人燃放烟花,或帮着人家燃放。他先是点着一根“神鞭”,它立即噼里啪啦打出电石火花,闪出无数的小星星来。后来他又点燃一根红红的“火树银花”,上边立即嘶嘶地喷出五彩缤纷的火焰,在空中烨烨生辉,美丽极了。他引来了一些人,有了些生意。

忽然,不远处的草坪冒出了一股黑烟,然后被风一吹,打了几个弯儿,往天空盘旋而去。火是被一个推三轮车卖烟花的引着的。很快,这招致了麻烦。有二位穿着制服的男人就从广场中央朝这面走来,小贩们见了顿时就紧张起来,知道一旦被人家抓住,这事情是说不清的,于是就赶忙收拾起东西,抱起箱子或者推上车子跑开了。就像一群老鼠看见了猫一样吓得纷纷逃窜。其实那二个人并不是警察也不是城管人员,只是广场的管理人员。或许今天他们看在上帝过节的面子上,并不想管得太严厉。反正他们过来只是看了看情况,见并不严重,就站住了。


郁华两个人就又往前走了一截路,在南边一个路口站住,摆好东西又卖起来。

约九点半时,来了一股子人。有一个穿着讲究的小伙子走过来,他潇洒地从一个鼓囊的皮夹子里拈出一张百元大票,连价也不问,就买了很多,非常痛快。郁华的心情随之也好了起来。不过这样的毕竟是少数。大部分都要讲价,而且讲得很低。有个黑脸的中年人,卖五块钱的东西,还要讲半天价钱,当拿上东西临离开的时候,还要叫饶上一个。妻子不给,说已经很便宜了,他就死皮赖脸地抢了一支燃花才走。来的人年轻人最多。有的是家长领着小孩子;有的是情侣;有的是一群一伙的学生或打工的男男女女。有时郁华也碰见有些面熟的人,大概是在哪里见过。这时他虽然知道他们认不出他来,但还是尽量躲到一旁。而妻子似乎比他大方得多,她一个人又要收钱,又要买货,特别是怕收到假钱,或者找错钱,一直坚持光着手,虽然双手已经冻得像僵硬。她认为要是不慎收了一张假币,那样一晚上所有得辛苦也就白费了。现在他已经不再生她的气了。也许是热闹的场面冲淡了他的怨气,也许是妻子的任劳任怨感动了他。望着不时从身边走过的一些穿着盛装的悠闲而快乐的女人,再望望在冷风里忙碌着的妻子,他心里不由得发酸。她的眉毛挂着冰霜,已经变白。妻子自从嫁给他一来,不知跟他吃了多少苦和累;也不知受了多少的委屈。而自己又给她带来了什么,甚至在这样欢乐的节日里也不能休息,还要站在冷风里忙着赚钱,自己是怎样一个无能的男人啊!但是她好像对这些并没有丝毫的抱怨,一直高兴地忙碌着,脸上带着笑容,说话还是和颜悦色。只不过她这时的说话有些僵硬,不像平时那么流利、自然了。

这时他看见有一辆黑色的桑塔纳轿车停在一旁,从上面下来一个穿着讲究的中年女士,手里还提着一个花皮包。她迈着优雅的步子,从容地向着这边走了过来。郁华一见此人心立即猛烈狂跳起来,像是一下子掉进了毛屑口袋里,浑身发热,发痒。原来此人是他中学时的同班同学。虽然已经二十来年没有再联系了,人也变了很多,但是她那种优雅气质还在,那种走路的姿态未变。她原来是班长呢,后来没等毕业就当兵走了。当时他心里一直暗暗地喜欢她。这么多年了,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虽然她对他这个圣诞老人微笑了一下,那只是觉得好玩滑稽罢了。她当然想不到面具下面的就是昔日的同学,更想不到他们会在这种场合见面。他不敢再看她,赶紧躲到一边,直到那女同学从妻子那里买了一些花炮离开。

来广场的人象潮水一样,说来就来,说去就去了。不到夜里十一时,广场上的人就明显稀少了。只是广场中心还有一些零星的鞭炮声传来,偶尔有礼花射向空中。

空中开始有细小的雪花飘下来,就像给广场蒙了一张薄纱一样。他们的脚已经冻麻了,只好不住踱着脚。虽然他们穿得像两只熊猫,又有口罩和脸谱在脸上,但是它们此时不但不暖和,相反比空气还要冷几倍呢。脚上腿上也没有了热量,全被寒气代替了。他想回家,但是妻子说再坚持一会儿,希望再多卖掉一些。这时的时间一分一秒都过得特别艰难,仿佛它已经冻凝固了,拉长了。

广场旁边的钟楼缓缓打了十二下沉重的钟声,已经是午夜了。两个人就像两尊雕塑立在那里。

他又对妻子说咱们回家吧。他说这话时舌头已经发僵,似乎声音也结了冰碴儿。但是妻子还是不动。解释说,也许有些看夜场电影的人散场后要来呢。此时周围大部分卖花炮的人已经离开了,就剩下一个卖气球的老女人还在一边没有走。她的手里还有一些气球没有卖出去,在她头上寂寞地摇晃着,或许是冻得发抖。

郁华看了一眼落满雪花的妻子,就向老女人走去,指了一下,表示要买一只气球。老女人往下拉了一下围巾,拍了拍手套上的雪片,微笑着说,好,那你就别给我钱了,给我几个花炮吧,我好回去送给我的孙子。

他挑了一个桃形的红色气球,走到妻子跟前,送给了她。它上边还有几个字,“I  LOVE YOU”。妻子用僵硬的手接过来,开心地笑了。她眼睛里充满少有的幸福和快乐。这时的她显得格外的圣洁,宛如天使一般。她说,结婚这么多年了,你还是第一次给我买这样浪漫的礼物呢。虽然是用东西换的,但我还是很开心。后来她又快乐地说,咱们这不是也挺好的,又做生意又放花的,不也等于庆祝节日了吗。他们两个一起欣慰地笑了。

凌晨两点了,连卖气球的女人也不在了。圣洁的城市一片寂静。妻子望着静谧而深远的天空,撒开了手里的那只气球。那个红的精灵,似乎张开了翅膀,在空中盘旋着,慢慢飞向了高空,飞向有天使在的地方。

他们开始收拾起东西,来到路边找到了一辆出租车,上车,在欢快的乐曲陪伴下回家去了。




2016.12.12

海阅传媒】       【有片海】

篇海原创网官方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推荐


标签:一叶参评展    短篇小说      平安夜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baikelong123@qq.com 免责声公司名称: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18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