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小说

心病  第十回  鬼话连篇

时间:2018-04-15 07:19:05   作者:华子   来源:原创   阅读:96550   评论:0

第十回 鬼话连篇


1、人鬼通话(鬼网热帖) 

     作者 邻家小妹

 

这是我第一次在这里发帖。以前我最多近来随便看看,对网友讲的事只当是笑话或者是瞎编的骇人故事,并不信以为真。可自从我亲身经历了这件事之后,我的想法改变了,否则的话,我遇到的这件事情怎么解释呢。

事情是这样的。

一天晚上我加完班刚回到宿舍,手机就响了,我一看上面显示着13378**474”的电话号码,就知道是家乡喜鹊姐给我打来的。我们一起在沿海农村出生和长大,又一块去城里打工;今年过完春节她因为在家要照顾有重病的母亲就没有出来打工,但是彼此经常打电话或发短信说些心里话。

一见电话我喜上眉梢,立即打开手机先开了口——喂,喜鹊姐,这几天你跑到哪里去了啊,不是相中了哪位帅哥把你小妹忘了吧?

前几天我曾经给她打过几次电话,但是里面老是说不在服务区,接不通。老家的信号一向时好时坏。喜鹊姐头发有些自然卷曲,眼仁又黑又大,是一个活泼开朗的人,成天乐呵呵的像是从来没遇到过任何不开心的事,在她的脸上看不见忧愁,就是有也是一闪而过,似乎她的乐观像火一样旺盛及高温,只要忧愁的冰霜一靠近就会立即融化掉。其实她也并不是没有愁事啊,甚至她遇到的困难比一般人还要多。而我虽然没有遇到她那么多的事,但是却很忧郁。这也是我特别佩服她喜欢她的一个重要原因吧。我们两个的感情非常好,就像是亲姐妹一样,可以无话不谈。以前我们一块出来打工的时候,当时我身边有她的笑声觉得特别开心,不像现在死气沉沉的度日如年,很没意思。算起来一个星期之前我们还通过话。

我说完以上的话,以为她会像以往那样嬉笑或者佯装生气地说——哎呀,你个鬼灵精,什么时候都有理,我还没有说你,你倒是猪八戒倒打一耙啊!

不知道是长途信号不好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这次话筒里并没有她的声音,而是只有剌剌啦啦像电流一样的杂音。

我着急地说——喜鹊姐,你说话啊?

电话里仍然没有她的声音。我看了看手机,信号挺好,通话时间在一秒一秒地走着,一切迹象表明线路是完全通着的;不像是没通啊。

我正要沮丧地挂断电话,就在这时手机里却传来她微弱的声音。那声音和以往比有些异样。

她一反平时嘻嘻哈哈的口气,用一种压抑凄凉的调子说——菊花妹妹,你明天一定回来看看我啊……

我一惊,问道——出了什么事吗?

她冷冷地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还没等我再说什么她就挂断了电话,任我疑虑重重。当我把电话再打过去,刚才的手机已经不通了。

我想这是不是喜鹊姐故意做出的恶作剧啊。她知道我胆子小,就故意来吓唬我。但是似乎又觉得不太像。

这个怪怪的电话使我感觉很压抑和奇怪。说不是喜鹊姐吧,声音分明是她的,那种略带鼻音的声音是谁也模仿不了的;说是她吧,可一点都不像她平时的说话风格,简直像换了一个人。为此我翻来复去地想这件事,弄得我一夜也没有睡好,第二天一早我就向主管请了假,然后直奔长途汽车站。我要回去看看她出了什么事。

老家离我打工的地方有三百来公里。要是搭早晨的长途车,中午就能赶到家。我们是丘陵地区,公路起起伏伏的,看上去犹如一条百足虫。天空堆满铅块一样厚重的乌云,像是还有雨的样子。前几天下了好几次暴雨,使得道路湿漉漉的,黄色的淤泥积在低洼处,路边好多的树木折断了,枝桠或者树冠倾倒在路旁。长途车走了大约四个小时才到了镇上,然后我又搭了一辆机动三轮车回到了我们村子。不知道怎么回事,一路上都感觉不对劲儿,到处一派萎靡颓败的景象。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进家门时家人对我的忽然回来吃惊不小。父母和小弟弟他们正忙着加固房顶上的青瓦。他们看上去并没有像以往那么的惊喜,人人神色凝重,眼圈发红。

我问他们房子怎么了。

母亲说三天前刮的一场台风,差一点把房顶子掀飞了,好多瓦都损坏了。院子里的老槐树也受了伤,树枝子断了不少,叶子掉了一半。还刮丢了两只羊。不过相比起别人家受的损失来说,并不算厉害。

满脸沟壑的父亲叹了口气说——这回村子里还死伤了人呢。

我愣在那里,不免心里有些内疚。这一阵子因为厂里赶订单自己老加班就没顾上和家里联系。没有想到几天前的一场台风会如此厉害。其实有一天我曾经也给家里打过一次电话,但是并没有打通,我想大概是电话线断了。

还没等我问谁出事了,母亲奇怪地问我——你怎么想到要突然回来的?

我就照实说了——是昨晚喜鹊姐告诉我的。她听上去很伤心。

你再说一遍?!——在场的三个人都同时瞪大眼睛,一副很吃惊的样子,脸色惨白得像乌鸡蛋皮。

我又重复了一句——是昨晚喜鹊姐给我打的电话,怎么了?

弟弟立即反驳道——你胡说!

我恼怒地说——姐姐怎么胡说了?!

接下来他们告诉我的话使我大吃一惊。说喜鹊姐五天前就被大树砸中死了,上午已经下葬了。

我听了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恍若是一场梦。我用手掐了掐太阳穴,又看看周围,好像并不是梦啊。又回忆那个电话是不是把时间弄错了。好像没有啊。我真的糊涂了。说实话当时我也顾不上弄清到底是怎么回事,巨大的悲痛就像滔天海浪一样袭来,把我打翻,淹没!喜鹊姐死了?!我最喜欢的姊妹到了阴间?!从此永远也见不到她了?!想到这里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了出来。

我扔掉肩上的背包,转身向着坟地跑去。

那是一个在斜坡上新垒起来的石堆。我跪倒在跟前,顾不上砂石刺破我的膝盖,泪如雨下。

——喜鹊姐啊,你为什么就这样走了啊!你给我说过你还有好多的事要做啊!你说等母亲的病稍好了还与我一块打工的……

我悲痛欲绝,嗓子都哭哑了,也不知道在坟前呆了多长时间,直到小弟弟找来把我扶回了家。

后来那个疑团又浮现出来,不可思议的谜压得我喘不过气来。要真是她五天前就死了的话,那么那个电话到底是谁打的,里面的声音又是谁的呢?是不是我出现了幻觉?还是别人借用了她的手机打得?下午我向着她家走去。

她母亲的腿得了严重的风湿症,已经下不了床,但是并不影响说话。这几天她变得更加苍老,瘦成了一把骨头。我向她表示了悲痛之情之后,就问起喜鹊姐手机的事。那是一个小巧的白色手机,我很熟悉。

她说——你也知道喜鹊特别喜欢她那个手机,平时一没事就喜欢摆弄它,要不就给你发短信打电话。这孩子闲不住。我们怕她到那边冷清,前几天就把它和她的一些衣服一块烧了……

 

转天下午我勉强支撑着坐上回城的汽车。我就请了两天假。阳光洒在沿路的山上和海岸上,就像镀了一层金光。我在想世界上一定存在着阴阳相通的事。喜鹊姐的身体受到伤害之后并不表示她的灵魂也不存在了。它在最后的一刹那离壳而去。无家可归的魂灵漂浮在空中,它会千方百计想办法告诉她最好的朋友关于她的不幸和离去,想叫她为自己最后送一程。在她的魂灵在还没有转世之前再见见好姐妹。

我想假如是这样的话,是不是以后我们还可以继续相互诉说呢。想到这里我的心一阵狂跳。为什么不行呢?阴阳界互有感应的事早就听说过,以前听老人也说过不少。一定是真挚的感情深切的爱感动了天地。

在她出事的第七天,也就是一七晚上的时候,我决定再给她打个电话。选这个日子是因为按风俗讲这是喜鹊姐漂泊的魂魄回家的时候。但是不要过零点。也许她还有什么话要说。

夜深人静的时候,外面一点风都没有,我来到一个路口边在上边画了一个圆圈,又写上了她的名字,准备先为她烧点纸祭奠一下。

我划着火柴点燃第一张烧纸,心里一遍遍地叫着喜鹊姐。只见那火苗忽大忽小,忽明忽暗,闪闪烁烁地跳着,就像是喜鹊姐知道我为她烧纸高兴时跳动的影子。后来火苗平静下来,缕缕纸灰和烟飞向天空。

忽然不可思议的事出现了,就在冥纸快烧完的时候,忽然刮来了一阵旋风,把一直安稳的火苗猛地吹得左右摇摆,就像她的快乐的身影,然后旋向空中。我一惊,赶忙默默祈祷,祝她一路走好。莫非是喜鹊姐用这种方式表示她的离别,或者她又在对我开玩笑?

烧完纸后我就拨打那个号码。我当时的心情既紧张又殷切。

拨完电话有好长时间没有声音,但又没有显示是空号或者不通。就好像电波格外遥远,不在一个星球,需要足够的飞翔时间才行。

信号在天空中又盘旋了半分钟之后,忽然电话里面传来嘟…嘟…的声音,天啊!通了,通了!电话里传来那种既熟悉又陌生的啜泣声音。

喂喂,你是喜鹊姐吗?——我的心都跳到了嗓子眼儿。

——……呜……,菊花妹啊,我知道你在为我烧纸,给我去阎王爷那里的路上用……真不愧是我最好的姐妹啊。其实,在人世间我最在乎的就是你,喜欢和你说,和你笑,一天不见你就好像没吃饭一样。我对你有一种说不清的奇妙感觉——这也是我最近才发现的,不知道你有没有察觉,所以我死了之后还是想见见你,希望你在我出殡入土的那一天你来为我送行……好了,菊花妹,我现在满足了。我知道人之命天注定,我就是短命鬼……不能在阳间和你继续在一起了,你知道我在阴间是多么想你,还有我的父母家人……呜呜……

——其实我对你的离开也同样是悲痛欲绝……你这几天在那边还好吗,有没有遭欺负?

——几天来我四处流浪,没有一个好地方安身。但是据说从今天午夜之后我就可以升天了,到了那里等着阎王爷判我投胎转世。要说有什么不放心的,我想最不放心的就是母亲的病。

——你父亲会照顾她的。我也会经常回去替你看看她的,喜鹊姐。只是想到你突然走了让人受不了……

——谢谢你对我这么好,我的好妹妹。唉,说到那天的死我真后悔啊!当台风来临的时候,我正在从镇上为母亲买了药往回走。我要是避一下风头再往回走就好了。可当时我以为没什么事,就冒着台风艰难地往回走,只想赶快把药拿回家给母亲吃了,不让她再那么难受。走到半道上的时候,突然一个碗口粗的树枝被风折断,正好把我扫倒了,我的头就碰到下面的石头尖上。当时流了很多的血,很长时间又没人发现,最后终于流血太多断了气……好了,我的好妹妹,马上就到午夜时分了,我必须马上走了……我会在天上为你和家人祈福的……

我控制不住地哭起来——菊花姐,你在那边多保重啊!呜呜……

——傻妹子,快别哭了,这也是命。我这几天已经不再那么难受了……记住过几天再给我打个电话什么的,你知道我最怕的就是寂寞、冷清。

我对她说——一定会的。一定。

过了一星期后,我对她的思念又强烈起来。惦念她现在的处境以及阎王爷对她怎么样。

夜里我又拨打了那个号码。

电话通了。

从里面又传来那熟悉又陌生的声音——自从我被阎王爷收走之后,我就到了一个新的环境。我使劲磕头求他尽快把我发落到阳界人间,还托生到我们原来的家,哪怕即使做狗做牛都行啊,这样就可以仍然每天看见我的父母亲和家人,听到他们说话,为他们做事情……。阎王爷知道了我的意思后说我是一个好女儿,知恩惜福,已经吩咐管下放的官尽量满足我这个愿望。不几天我就要托生到下界了……

一个月后我趁休息日回了趟家,跑到菊花姐家看有没有什么变化。只见他们家的母牛刚刚降生了一头小牛犊,湿润的皮毛有好多的漩涡;卧在那里看着我,眼仁核桃般又黑又大;她哞哞地朝我叫着,叫声里带着些鼻音,透着一种热情的欢快;再看那眼神,也是好熟悉啊……

 

 

                                

 

 

 

 

 

1、 冥币(电视节目档案)

这是香港某电视台《诡异》节目里讲述的一个事件。

那天将近中午的时候,新界“速食”快餐店里的电话响了:“我们要外卖……”里面传来一个怪里怪气的声音。电话上说的送货地点是新界的打石湖附近一个较偏僻的新住宅小区,离餐馆也很远,路也不好走,不过林老板想到此店新开不久急需要扩大业务,他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答应了。不过当他觉得这人说话的声音有些滑稽时,不由得笑了一下。他想真是什么顾客都有啊。然后就把事情布置了下去。

一会儿服务员胖仔就骑上车子带着客人要的饭盒去送。快餐店离那里很远,至少有半小时以上路程。这段路他走了大约有四十分钟才到,因为这条路还没有修好,正在施工,那个小区内还在建设之中。这一块以前是城北的一片荒凉的坟地,由于这几年新界像其他地区一样房地产发展迅猛,这里也被房地产商开发成了住宅小区。只是真正住进人的并不多,好多人买房只是为了投资升值。所以大部分都空着,一到晚上就像是一个鬼城。

胖仔根据经理写的地址找到了24号楼房4单元,爬上楼来到5号的门前。这是一扇深色的铁门,上面挂着不少的灰尘。中间肚脐一样的猫眼被卸掉,插着一个木戒子。他喘着粗气用手抹了抹头上的汗,就按了几下门铃。不知道门铃坏了还是没有通电,好像并没有声音。他把耳朵贴在房门上听了听,里面似乎也没有什么动静。他只好用手敲门,当当当,当当当,好一会才有声音来问,(那声音有些怪里怪气,冷冷的),问他有什么事。他说送外卖的,请开门。但是门并没有开,只听那人叫把饭盒放在门口就可以了,饭费从底下的门缝送出去付账。他对此有些奇怪,心想里面是什么人啊,怎么连门也不愿意开。但是他也只是想想而已,随后收了里面给的钱就返回了快餐店。

到了晚上结账的时候,林老板发现钱柜里面有二张钱有点异常,灯下仔细一看,是冥币。老板端详着看了好几秒钟,非常生气。他认为一定是有人偷了钱又用这种办法来蒙混。他怒气冲冲,叫来所有的员工开会,举着冥币质问他们,请问这到底是哪位干的?!但是员工面面相觑没有人承认。

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第二天店里又接到了那个要求送外卖的电话。又是胖仔去送。这次方便多了,毕竟他去过一次,熟悉了。这次还是和上次一样,盒饭放在门口,钱从门缝里送出来,他拿上钱就回了快餐店交账完事。没有什么异常的。异常的是到了晚上老板结账的时候又发现了一张冥币。老板又气愤又蹊跷,他想不太可能是员工这么干的吧,自从昨天出了情况以后,他叫收银员工作时多了份小心,自己也注意监督和留心,怎么还会收到这样的钱啊。这次他没有声张,而是叫收银员仔细回忆白天的可疑情况。收银员说除了一次外卖之外,其他的都是在店里卖出的,他亲自检验过的。要说有什么不正常的,就是那个的,这是唯一的疑点。但是胖仔再笨再粗心也不至于收那样的钱吧,再说他回来交账的时候收银员也不可能收冥币吧。林老板还是理不出头绪。

不管怎么说先了解一下情况再说。第三天老板说他要亲自送外卖,看看有什么异常的。果然他们又接到了那个电话,中午他跟着胖仔一起去送。这次的样子和以前的差不多,还是不开门,盒饭放在门口,饭费从门缝里送出来。林老板特别验证了收到的钱,这次是一张面值五十元的人民币。这张钱是一张绿颜色的新币,上面的伟人像和防伪水线很清楚。他审慎的样子在胖仔面前都觉得不好意思起来。看不出有什么异样。回到店里,他把纸币折了一个角放到了抽屉的另一个格子里。完了又去做别的事。到了晚上等他再结账的时候奇怪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那张从外卖收到的钱不知道怎么竟变成了冥币。

他大惊失措,忙用电话报了警。

警察很快就来了解情况。员工们悄悄地说,真要是我们偷的钱的话,我们也不会把冥币放进去的,那样也太损人了吧。

翌日,警察决定去那座房子去了解一下情况。他们来到了那里,叫了半天门也不开,就觉得可疑,最后就硬是踢开闯了进去。等进去一看里面的情景便叫他们大吃一惊,只见床上和沙发上躺着三具尸体。夫妻二人和一个小女孩。再没有别人。

警察把尸体弄到警局仔细检查,尸体解剖的结果很奇怪,他们都是一周前就被煤气熏死的。警察向邻居了解情况,他们却说根本不知道这屋子里死了人,没有发现那种没人住的迹象,因为他们每天晚上还能听见里面有电视的声音,在夜里听起来很清楚,他们甚至对此颇有微词,想去报警阻止他们这种做法。

更奇怪的是,从尸体的胃里发现了最近几天的食物,那正是和这几天店里送去的盒饭一样——辣子鸡丁和米饭。

案子破不了,就这样挂了起来。反正林老板也没多大损失。

后来警局请了一位巫师去那小区看了看风水,巫师说,此地阴气过重,几位人的身体死亡以后,其魂魄仍然留在了房子里不能升天。它们依然像以前生活。直到警察强行闯入才破了阴气冲了场子,死者的魂魄才得以离开。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警察通过法医检验,那几张冥币上除了林老板和胖仔的指纹之外,其余的指纹和死者的指纹一模一样。

这件事很快轰动了香港。当地的媒体也大肆报道了此事,推测这是一件明显的灵异事件。警方对于这样的报道和结论没有表示异议。当地政府也没有反驳辟谣,建国60年以来第一次默认了这样的事。

全文

海阅传媒】       【有片海】

篇海原创网官方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推荐


标签:现代主义文学    寻找心灵    荒诞诡异    孤独绝望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baikelong123@qq.com 免责声公司名称: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18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