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小说

南京大屠杀(十)

时间:2018-04-15 10:27:24   作者:清林边   来源:原创   阅读:50390   评论:0



   过了一会,徐凯在周班长的旁边站着。

又一枚炮弹呼啸着,从他(他们)头顶上的灰白色高空由远而近地飞来。徐凯又感到这声音几乎是对着他们四五个人来的。他就不由得抖了起来!这时,他看到身旁的周班长已经抬起脸,显然想观察炮弹的着落点,近几秒钟,他看见班长突然喊了一声,“快,跑开!”
马上,在他俩身边的八九个战士就忽
地一下跑开了。
和前一次爆炸一样的情景再次出现。刚经历过一次生死考验的徐凯根本没有想到还会再次被炸,还站在那里,在他身边的周班长喊道:“快跑,小徐!”就拉着他的手,赶快跑开。
徐凯跟着自己周班长跑了六七步;这时,炮弹落在城墙的过道上,没有炸着人,他才把自己紧张的心放松下来。然后,过了一分钟不到,
他又听到三枚炮弹的声音,如霹雷,往他们过去一段的东边城墙飞来,同时,在他身边的一些战士也往那边看:三枚炮弹都一前一后打在城墙上,震得城墙抖了三次,如地震,太可怕!太吓人了!仅相隔一秒,前一道和后两道如闪电般的耀眼火光一闪,就飞起一片砖石,有少数飞落在他们所在的西城墙的过道地上。当徐凯看到东边的城墙先是嗡的一声,然后又是两声,一共是三声的巨大爆炸,就觉得城墙非被炸塌不可,因为,三枚炮弹集中打在城墙的一处上。他又一看:这时,在过去东边的一段城墙再往前一处,笼罩在一大片浓雾般的灰蓝色烟子里,在模糊而往天上滚涌的烟尘里的一段城墙看不见了,被炸成了一片斜面,在城墙地上是一些滚下来的大小不一的石块(头)。
这时,就听到有人惊慌意外的大喊一声:“墙炸榻了!”

     在这边的刘营长听到那边有人喊墙炸塌了。一股更坏的消息在他脑袋里出现。他脑袋都闷了。他非常清楚:鬼子会从垮塌的城墙口攻上来的。

但是,他马上控制自己这一非常不安的念头,赶紧往城墙东边跑过来,看到:正门过来的这一段城墙,从上到下被炸出一片斜面到堆有很多大小不一的石头的城墙地上。
渐渐消失在空中的烟子即将散去。
对于新出现的情况,刘营长马上控制自己的情绪。他派一个战士把张连长喊来。
“张连长,你我负责守在缺口上。”
“是,营长。”
然后,又喊来了多个战士守在缺口上。


   远在光华门外的准备进攻的日本鬼子,在一个长得如捅的肥壮身子,宽脸,小眼睛的丸山大佐,34岁的指挥下,他看到:前面远处的在阴灰色天空下,在多股显得混沌的烟灰色下的光华门的城墙,被炸塌了一处。知道攻击的最好时机来了。他心情舒畅,想到非常不堪一击、软弱的就像一群弱势猎物般的呆在那里的中国军队,就用武士刀狂妄得不得了地一挥:“杀格格(日语:进攻)!”
接着,有几百名鬼子朝着光华门猛攻而来,就仿佛朝着一座高高的堡垒做专门的攻击。
日军在此前一天半的攻击中,没有攻下光华门,现在,通过炮击把光华门的坚固城墙打出一处缺口,顿时,就集中朝那里猛攻,如水蛭专门对一个小孔极力把自己吸血的嘴咬进去。
    刘营长看到日本鬼子渐渐地就要跑近较大的缺口,而且鬼子特别多。他马上喊道,“快,把手榴弹拿出来!”
于是,有多个战士从城墙的那边,把一些弹药箱子搬来。
张连长明白刘营长是要用大杀伤力来打击鬼子旺盛的气势,把这一处较大缺口的鬼子压回去。
他喊道:“王排长,二排长,等鬼子到了,你们集中火力向攻近或攻到缺口边的鬼子进行打击。”张连长的意图是:增加对接近墙下缺口边的鬼子打击,减少鬼子从缺口处,攻上来的危险性。
“是,连长。”
王排长回答。这时,一排长王仁杰西边的和唐忠良等一起的新战士徐凯,对于被炸开一个大口子,是非常紧张的,这里等于是放开了一条上城墙的道,
他在心里发抖想道:这次,自己要死了,鬼子攻上来,就是死的开始。
他在紧张中,看到一声不语的、看到鬼子就全力打的钱福来,一副平淡的样子,他又看看唐忠良脸色发白,身子有些抖,
又看到身边的彭四全跟自己一样的害怕。
国军老战士钱福来才回脸,看到徐凯紧张的脸。他忠于说话了:“小徐,不要怕。等一会,看见鬼子就打,只要自己还活着就打,其他你不要想这多。”说完,一向不说话的钱福来,还是一脸平静,徐凯看到他对自己说安慰的话时,显得诚实而平实的脸,是那样富有打仗的经验,是那样的坚毅,好像他没有感到眼前鬼子的进攻没有什么多了不起似的。他把他那只土红色的右手握住徐凯发抖的手。
自己的手在他温暖的手心里,徐凯有一种安慰感,这种感觉一出现,徐凯就听到在城墙下跑近城墙边的鬼子那刺耳的凶悍的冲杀喊声,是那样刺耳,令人心里压抑,好像他心里此时压了一块石头。他马上又处于刚才的紧张害怕的情绪中。心底诚实,善良,作战非常英勇的老战士钱福来看到他又害怕了,就说:“不要怕。”钱福来知道一个新兵不是打一两场仗就成熟了的。
此时,徐凯脑袋是晕了,心里也发抖,他完全处于这一迷茫的状态,虽说昨天打了一天仗,那时,鬼子都被挡在坚固的城墙外,现在,城墙被炸开了,就跟鬼子攻进来是差不过的,
在徐凯紧张,发晕时,他听到了一排长王仁杰非常短促地大喊一声“打!”这让人感到,自己的王排长仿佛等打这一仗等了很久似的。徐凯抖了一下,马上,他感到有一只手在他就背上拍了一下:“小徐,快打!”
   他知道是钱福来的声音,就看到,站在自己身边的钱福来把手里的步枪端起,把枪管向城垛下的在跑近的密密麻麻晃晃荡荡的鬼子开枪了。看来,他想道:钱大哥平时是那样内向,打起鬼子来,非常的坚定,是呀,这是侵略者。
马上,徐凯就吐出一口气,他看到下面的鬼子跑得很快,已经跑近或要到大缺口了,鬼子的进攻涵盖一种气势非要在更短的时间,或四五分钟不到攻下光华门。
“徐凯,快开枪!”
国军老战士钱福来又喊道。他看到了徐凯还在想什么,就催着道。
徐凯才端起步枪向下面的积极跑近到城墙下的鬼子开枪。
战士们都积极地、坚定地开枪,打倒了一些极力跑上缺口的鬼子。
徐凯又端起步枪向城墙下的、接近被炸烂的缺口边的鬼子射击。
他看到:下面的非常密集的鬼子极力边朝城墙上的中国军人射击,边向缺口跑上去,此刻,眼前的这个缺口成了鬼子攻破中国军人坚守的城墙的重要途径了,所以,鬼子仿佛看到了胜利之门在向他们敞开了。

   其中,有两个鬼子,有一个叫安田紫江,一个叫西川浩志。

他俩和多个鬼子接近城墙边了,这时,胖脸的安田,看到在他们的头顶上高高的城墙上,有中国军人站在缺口上的两边城垛上在同仇敌忾朝他们射击,他还看到,有些中国军人在打枪时,打了就马上换子弹,有些把脸往下看,仿佛要看清什么。
显然,安田想道:一定是看我们被打死了没有?
想到这里,安田里非常的恼怒,他为他们此时处于危险的进攻状态而懊悔。这时,他看到,如急雨般的子弹又急又快,带着急急射下来的光影打在他们的人群里,他最明显感到惊慌的是:他看到几颗子弹分开般朝自己打来,他正感到自己全身置身其中,他想道:这时是几颗子弹,也许过一会,是一串子弹呢?噢,太危险了!他想到这里,正要避开,这时,在他前面的正往缺口跑上去的几个鬼子,刚踏上多块石头,就被急急斜飞下来的子弹击中胸腹,刚好挡住了即刻射向安田的子弹。在后面的安田只看到几个鬼子仿佛失控般倒下,好像几块石头落在人头攒动的鬼子群里,被他们后面的同伴猝不及防地踩着身子超过往上进攻。
安田看到这里,吓得头皮发麻。在他身旁的西川浩志在往前跑,没有看到身旁的安田。就回脸,看到安田被撞倒在地上,多个鬼子从他身边跑过去,向缺口积极地攻上去。
西川回身来,把安田扶起来,这时他俩同时看到:多个极力往缺口上猛跑上去的鬼子,也看到了陡斜的缺口上面沾满了不少的中国军人,在非常令人可怕地开着枪,他俩感到自己也在他们的令人震慑的射杀范围内。
这时,枪声在急急地响着,子弹以上下对射的方式形成一道斜线,猛烈的对射,双方的人有伤亡的,当然,鬼子死得更多……























海阅传媒】       【有片海】

篇海原创网官方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推荐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baikelong123@qq.com 免责声公司名称: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18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