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小说

【原创】点子

时间:2018-04-19 13:42:17   作者:一瓢凉水爽   来源:原创   阅读:89158   评论:0
                             点子(小说)
                                文/一瓢凉水爽
    老人家仰面平躺在床上,不仔细听,察觉不出她还在喘息着。幸亏我的耳朵灵,还听得真她依然在喘息着。不过,她喘息的不太均匀,一阵长一阵短,有时急促,有时又似乎气管被堵住了一样,费力地挣扎了好大一会才把这口气喘出来。
    我听见她好像在说什么,说什么呢?我拼命想靠前,想挤进那些紧紧围绕着她的人们,挤到她的身边,听清楚她到底在说些啥。可这些人却不让我挤进去,还不断地轰我,呵斥我,不让我靠近他老人家的身子,结果我就一直没有靠近老人家,没有听清楚老人家到底说些什么。
    围着她的人们,一个个的都特别悲哀,眼圈红红的,有的已经流出了眼泪。
    我不明白,老人家到底怎么了?我真的想再到她的身边,冲着她撒娇,让她那如干枯的树枝一样却是温暖的手再拍拍我的脑门。
    小花跟在我的后面,眼睛里流露着恐惧和不安。她没有像我一样想挤到老人家身边,看看老人家到底怎么了,到底想说些啥。她只是远远地躲在一边,不停地瞅瞅我,又望了望那些围绕着老人家的人们,喉咙里不时地低声“呜呜”的吼着。
    突然,围着老人家的人们爆出一阵哭嚎,有的喊着“妈呀——妈呀——”,有的喊着“婶娘——婶娘——”,有的喊着“大舅妈——大舅妈——”,有的喊着“大姨——大姨——” ,一个个声嘶力竭地使劲的嚎着。几个人七手八脚的抬起了老人家,抬到了外面,放到早已准备好的那个他们叫做棺材的木箱子里。随即又拿一个厚厚的盖板要盖住那个木箱子。
    我再也忍不住了,吼了一声,立刻冲了上去。
    可还没等我冲到跟前,就听到人们盯着我惊恐地喊着:
    “快!挡住他,千万别让他跑过来!”
    随即,有几个平日里对我很慈善,也特别友好的人迅速拿起笤帚,棍棒之类,狰狞着面孔纷纷跑过来堵截我,驱赶我。
    干什么?我要看看老人家,凭什么不让我看!我疯狂地冲他们喊着,并企图突破他们的包围圈,再冲到那个盛放着老人家的木箱子旁边,再跳进去,到老人家身边问问她到底怎么了,到底想说啥。
    有几次眼看就要成功了,可毕竟他们人多,手里又都拿着家伙。而且,就在驱赶我的同时,人们早已把木箱子盖盖好了,并钉上了钉子。
    我狠狠地看了一眼小花,她依然躲在一边,蜷缩在那里瑟瑟的抖动着,害怕的看着这边。
    哼,胆小的家伙,可惜老人家白疼她了。当时如果她要是和我一起冲上来,帮着我抵抗那些人的堵截,没准我就能冲过去,就能到老人家身边听她诉说,就能完成我的心愿了。
    院子里摆满了花圈,随着阵阵微风“沙沙”作响,上面的挽联也随着风摆动着,如蛇一般。老人家的晚辈们大大小小来了不少,胳膊上都佩戴了黑布做的孝箍。有的站在大门口迎接着来的人们,有的按照吩咐前后左右的忙碌着。
    来的人真不少,满满的一屋子,一院子,人来人往,乱哄哄的。
    我悲伤的看着那个木箱子。人们还是不让我和小花靠近它,我们只能远远的看着,不时地在喉咙里低声“呜呜”几声。
    奇怪的是,这帮人们居然还能笑出来,还能鸡鸭鱼肉白酒红酒啤酒饮料的摆满了一张张的大桌子,然后再围坐一起,连连举筷,频频举杯,连连干净!尤其老人家的子女们,刚刚还寻死觅活的哭着叫着嚎着,可转眼功夫又和那些据说是远道赶过来的人们笑着问这问那了。而且,正在他们说得热闹时,听到有人催促说:“快!快!该送灵了!”他们立刻又哭嚎起来,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按照一个老者的安排,
在老人家大儿子后面站好队。老人家的大儿子身穿孝服,手里拿着一把笤帚,在别人的搀扶下倒退着扫地,其他人跟着他慢慢地行进,绕了一个大大的圈子。做完这一切,这些悲凄的儿女们走到一边又都有说有笑起来。
    他们怎么会这样?平日里,他们不来,老人家就不停地念叨着他们。他们来了,老人家就忙前忙后的张罗着给他们做吃做喝。吃喝完了,他们嘴巴一抹一走了之,老人家两口子还得收拾洗涮忙乎半天。他们要洗刷筷子碗,老人家还不让,催促他们快回家,别耽误明天上班。每逢过年过节,他们来了,老人家不仅招待他们吃喝,还要拿出钱来塞进红包,再笑着给孙子孙女外孙女外孙子们,然后高兴的看着他们一个个小脸笑得如灿烂桃花一般的模样。
    可这个时候,他们居然会这副嘴脸,居然就在盛放着老人家尸体的木箱子旁边笑得出来。
    老人家呀,你可真是白生养他们,白疼他们了!
    老人家在一片哭嚎声中被台上一辆汽车拉走了。
    跟着去的人们过了很长很长一段时间才回来。
    听他们说,是埋在了一个向阳的山坡上。天气渐渐暖和了,估计用不了多久,她的坟头上就会开出一片山花。
    “点子哥哥,吃点吧!”小花靠近了我,劝我吃饭。
    往常这个时候,都是老人家给我们拌饭。可是,老人家走了,她不能再给我们拌饭了。
    是老人家的大女儿给我们的饭盆里放了两个整个的大馒头,而且,还额外的往返盆里放了两块大大的肉块,是纯粹的肉块,一点骨头都不带的,闻起来是真的香呀!
    说实在的,我可从来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就连老人家也从没给我们这种待遇。可是今天,我真是一点食欲也没有。尽管那肉味不断地往我鼻子里灌,可我还是闭上了眼睛,连看都不看它一眼。
    小花真不够意思,她有点……不讲良心了。看劝我没用,她就不声不吭的蹭到了饭盆跟前,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两大块肉不大一会便吞进了肚子,接着又啃了一个大馒头。
    “这是第几天了?”我努力地睁开眼睛。眼前模模糊糊的,脑袋也随之一阵晕眩,我使劲挣扎着问小花。
    “第四天了呀,点子哥哥。我劝你还是吃点吧!点子哥哥,说实在的,你就是饿死了,老太太也不会回来了。没看见吗?老太太被他们钉在木箱子里。听他们说,又埋在土里,她钻不出来了,也就回不来了,你还苦熬着不吃不喝的干嘛?把自己饿死了不值得,你还是吃点吧,噢!看见吗?他们今天又给咱们两大块肉,我吃过了,特香。你也吃吧!”
    我实在没有力气和她说话了。
    “不听劝,哼,你真是不听劝呀!既然如此,那你就躺着好了,我出去玩去了。今天天气真好,太阳暖暖的。我走了啊!”
    见我没有吱声,她走了,走出了大门外。
    傍晚了,没见小花回来。男主人拄着拄杖,喊着她的名字出了大门。
    小花死了,是被火车撞死的。一定是她贪玩,跑上了火车道,火车来了又来不及躲开。如果要是我在她身边,就不会发生这样悲惨事情了。可是,我实在是没有一丝力气带着她玩,结果她就……
    没看到她的尸体,男主人求邻居家帮忙,在火车道的坡下面挖个坑直接就把她埋在那里了。
    做完这一切,男主人又拄着杖来到我身边,看了看躺着的我,叹了一口气,摇摇头,进了屋子。
    我想和他说说话,冲他撒撒娇,可是我再没有力气站起来了。
    半夜里,天空一道闪电。随即,闪光中出现一个身披袈裟的老和尚,他向我这边走来,走到了我的身边,双手合十地对我说:
    “你的功德已满,跟我走吧,到那极乐世界去。阿弥陀佛!”
    “啥!点子死了!”
    “是呀,昨个死的。”
    “饿死的呗。也真够难为他的,自打老太太一没,他就开始绝食,就这么干熬着。熬了这么多天,终于走了,找老太太去了!”
    “嗯,也真难为他了,真不容易!”
    “是呀!他就是一条狗,不会说话,可通人性,从小来到这家,一直是老太太喂着。结果他就这么讲情义,老太太一走,他就不吃不喝的。他这是拿命给老太太殉葬呀!”
    “嗯,别看他是条狗,比人还懂得感恩呢!”
    “是呀,比人强!有些人还不如他呢!”
    “嗯,那个小花就不如他,老太太刚走,她就吃饭了。” 
    “是呀,要不她怎么就让火车给撞死了呢。”
    “把他埋了吧,给他也闹个小棺材。就埋在老太婆坟边上吧!”男主人吩咐邻居道。
    “得嘞,有你老人家吩咐,我们这就去给他张罗着,买副小棺材,把他好好给埋了!”
     ……
    从此,老太太坟旁,多了个小坟包。小坟包前面立个小牌子,上面写道:
    忠义之犬点子之墓。

海阅传媒】       【有片海】

篇海原创网官方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推荐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baikelong123@qq.com 免责声公司名称: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18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