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大家 > 小说

考试(短篇小说)

时间:2018-05-15 07:14:34   作者:华子   来源:原创   阅读:72643   评论:0

            考试

                华子

当我那天下午带着试卷走在路上,我的心情像四月的阳光一样灿烂。空气怡人,天空湛蓝,太阳把马路镀上了一层明晃晃的金箔。我骑着自行车行走在金箔上,浑身上下金光闪闪。

我朝着第四建筑公司的考场奔去,要为补文化课的职工进行考试。那时候有规定,职工必须进行文化考试才能涨工资,单位领导完成培训任务才能连任下去。对于局教育科新上任的的金科长来说,下属企业培训的工作,直接关系到他的业绩好坏。

我作为局里下派的监考老师,身负使命,深知责任重大,不可有一丝懈怠。我牢记着临走时,金科长把试卷交给我所说的话,“一定要认真对待,考好它。”

当然,当然。虽然我嘴上没有说什么,但是我心里却在说,我当然不会马虎,要认真对待这项任务的,因为它事关我的前途和命运呢。

他就是不说我也猜得出来,他一定是看着这张稚嫩的脸不放心,怕我镇不住考场,考试不能顺利进行。尽管当时我嘴唇上面留着一撇小胡子,显得很深沉。那时候我对于脸皮如砂纸、头顶秃亮闪光的男人羡慕极了,恨自己不争气,偏偏脸皮细平,头发荒草般繁茂。

为什么我把这次监考看得这么重,这里需要简单交代一下。当时我刚师范大学毕业不久,分配在一个建筑企业做职工教员。满怀理想的我本来热情万丈,想有一番作为,但现实却给我泼了一桶冷水。只关心盖楼的贺总和只关心计件工资的工人们根本不把这当回事。我变得无事可干,晃晃悠悠,像是一个多余人。在粗俗与现实的人群里,我显得格格不入。于是我有了离开此单位的念头。

有一次我去局里给金科长送报表,见金科长光亮的脑袋上沁着汗珠,他和刘老师正忙得焦头烂额,他们的桌子上堆满了需要汇总的报表,以及要填写的文化结业证。那时局里教育科刚组建,只有金科长和刘老师两个人。于是我脑子里电石火花一闪,心想机会来了。

金科长正用一个蓝色计算器计算报表的数字。他白皙又细长的手指在方寸之间跳来跳去,就像是女钢琴家在弹钢琴。而对着门口的刘老师,正在专注地为会议写标语条幅。他头上的地中海闪闪发光。在我看来,他们认真严肃的神情,所做的工作,正是我最为向往的。

我心想,要是自己能来这单位该多么好啊!

于是我就问金主任,这里是否需要人手帮忙。

他停止手里的计算,抬头定定地看着我,微笑着说,没错,是很需要,他和刘老师都忙得焦头烂额了。还说,要是我想来的话,他明天就可以给贺经理打个招呼。不过他特地强调说,只是暂借过来帮忙奥。言外之意,并不是人事调动。

但是,我可不这么想。电视上说得好:万事皆有可能。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如果我今后工作出色,说不定就会心想事成,成为局里的正式一员呢。刘老师就是这样来的。

一旦成了局里的人,房子,工资,地位,还有屡屡因为单位不好而受影响的个人婚姻问题,也就统统不在话下了。

我虽然不算聪明,但还是并不懒惰。说起来,这得益于我的父母的谆谆教导。父母从我参加工作开始,就常常对我说,一定要老老实实干活,不能投机取巧,没有人喜欢马虎、懒惰的人。

实际上我从小就是这样做的。上学就把认真、勤奋作为自己的座右铭。


到了局里上班以后,我希望赢得金主任的好感,将来一天调到局里。为此,我每天都提前二十分钟到办公室,先是去锅炉房打开水,然后打扫办公室的卫生,把金科长办公桌擦得澄明透亮,能照出人影儿,把文件、笔墨文具收拾得井井有条。然后再把刘老师的桌子也弄好。

但是我想,仅凭这些打杂的事情,似乎显示不出来我的工作能力,难以使金科长动心,然后去请求局里调我,把我长久留下来。几个月来,我大都是做一些打杂的工作,除了打水扫地,就是成天帮他们抄抄写写,(那时候还没电脑),打打钢印,没有一次给我独当门面的机会,做出一件叫他们刮目相看的事情。

就是做这些简单的事情,我也不能令工作严谨的金科长十分满意。他真不愧是学数学出身,认真出了名,干起工作来真是一丝不苟,不,半丝不苟,不容有0.1微米的瑕疵。譬如我抄写东西,他总也你能挑出几处毛病来,不是说字写的大了超出了格子,就是他叫用黑色碳素笔书写而我却用了蓝色圆珠笔。的确,他也是这样要求自己的。他手里总是拿着一把塑料尺子,随时为自己写的,或者为我写的字测量一下。


终于,现在上天给了我一个表现的机会。那天第四建公司的教育科长老牛来电话,说他们有一批学员文化培训结束了,请求局里准备考卷,派人为他们去考试。

金科长命令我和刘老师在两天内出完试题,并把试卷印好。为了保密起见,我们用蜡纸在钢板上自己刻试卷,然后又用手动油印机把试卷印出来,销毁了纸篓里的废卷子。最后,两双手上沾满了油墨,连我的鼻子尖上也有了墨迹。

等到考试那一天,金科长和刘老师一个要去厅里开会,一个突然上班路上晕倒,只好派我一人去监考。

金科长在把一沓卷子交给我时,严肃地对我说:“一定要认真对待,考好它。”


我到了考场,一向对我没有笑脸的牛科长和代课老师热情地迎上来握我的手。一只大手紧握不放,直攥得我手疼;一只小手绵软如丝绸,我还以为握着一条小鱼。

他们也与我一起监考这场考试。我站在讲台中央,尽管双腿有些微微打颤,但是尽量把身体挺直,把目光显得犀利,直视着他们;我一会儿双手叉腰,一会儿手摸嘴巴上的胡须,希望他们明白我的暗示:我足够成熟,你们要好好对待这场考试。

我希望一切顺利,是皆大欢喜的局面。

可现实是与我想的完全相反。开考不久就有人们窃窃私语,我只好及时给予提醒。

坐在讲台上右边的牛科长在打盹,似乎中午没有休息或者没有睡好,现在急需要补上午觉。坐在讲台左边的女老师在埋头看一本杂志,似乎被它深深吸引,全身心沉浸其中,对身边的事充耳不闻。不过,这是我早就预料到的。可是我要尽我的职责与本分。我肩负着金科长的重托,还有我认为不容践踏的职业尊严。

那个光头的学员始终不曾动笔,只是盯着我,似乎我的脸上写着答案。

有几处同桌开始相互抄写。即使我大声提醒也不管用,好像他们突然失聪。我只好疾步走上前去,敲着桌子当面给他们提出警告。他们这才朝我了笑了笑,把头缩回去。

但是我一转身,他们又故伎重演,脖子又像鹅一样。

在他们的脸上,看不到羞愧,只有茫然和焦虑。

随着考试时间的流逝,吵嚷声变得越来越厉害,走动的人越来越多。

坐在讲台上的牛科长和代课女老师像两尊泥菩萨,已经打坐入定,对一切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教室已经变成了自由市场。

面对着混乱的场面,我口干舌燥地一次一次地提出警告,用板擦大声敲击黑板,讲桌。汗水湿透了我的衣衫。到了这时候,我也只希望他们不要乱走动,坐在自己的凳子上,安静一点,给我一点面子和尊严;起码在我走到他们跟前的时候,暂时有所收敛,脸上有一点羞怯的表情。

可是他们似乎懒得这样,对我也是视而不见。

我开始两眼冒火,头发炸立,浑身发烧,身上所有的血液都冲到了头顶。我猛地冲到那个秃头和那个戴帽子坏蛋跟前,一把扯过他们的试卷,随之撕了个粉碎,扬在空中。

白色的纸屑像漫天大雪,飘飘洒洒地落向地上。

我对他们大喊着:“零分!零分!”


在我晕晕乎乎地回去路上,似乎倒也感到安慰。心想,我没有辜负金科长的嘱托,没有辱没职业操守,即使我单枪匹马,身单力薄,也依然维护了教育的尊严,也没有让自己丢脸。金科长见了我定会笑着给我一个拥抱,再紧握自己的手说:“我明天就去要你!”

但是当我回到办公室见到他,他既没有给我个拥抱,也没有紧握我的手,而是坐在那里,愤怒地望着我。光头因为愤怒而变得紫红。想必他已经和牛科长通过话。他一句话也没对我说,只是拿着塑料尺子拍着桌子上的一张白纸。白纸上面写着我的名字,我的名字旁边用红笔画了一个巨大的“O”。

我想拿起那个白纸,没料想那“O”忽然变成了只红气球。它飞离纸面往上浮着,并且越来越大。我忙抓住它下端的绳子,并缠在我的手上,企图把它拽下来。但是,它是那么有力,反而使我脱离了地面。我在空中四肢乱蹬,喊“不要,不要……”,它也只是轻轻抖动了几下。金科长似乎觉得有趣,脸上难得地露出微笑,坐在那里望着我。气球在屋子里转悠了一会儿,像是寻找什么,然后就从窗口冲了出去,像老鹰抓小鸡一样把我带到外面,向着原来的单位飞去。



海阅传媒】       【有片海】

篇海原创网官方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推荐


标签:人事调动    考试      幼稚      荒唐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baikelong123@qq.com 免责声公司名称: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18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