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大家 > 散文

拾粪记

时间:2018-05-22 07:42:41   作者:华子   来源:原创   阅读:33251   评论:0

拾粪记

记得当母亲领着弟弟从城里回来那天,正是农历二月二,龙抬头的日子。姥姥家大屋里的天井里用草灰画满了圈,圈中央放着钱币或粮食,祈盼着当年钱粮满囤。

大半年前,母亲因病带着弟弟去了父亲那里,就把我留在了姥姥家上学、干活。我见母亲回业了,病也好了,自然非常高兴,不知说什么好,只是跑到厨房的灶台前使劲拉风箱烧火。又看见弟弟的脸又白又胖,长高了半头,穿着洋气的古铜色粗条绒衣服,上边还镶着好看的图案,心里既高兴又忌妒。灶中的火不时从门口伸出来,欢快地黏着舌头,小脚的姥姥忙前忙后,象摇动的一果老柳树。北弟弟贪吃用纱土炒的黄豆和红薯干,开始肚子疼,一会儿又拉稀。

过了一天,母亲就急着带我们兄弟两个回自己的家---赵庄。他挂念着自己的家,不知这些日了已变成了什么样子。

回到赵庄一看,果然不好她所料:且不说自家那两间房子里脏乱不堪,就是小院子也已是面目全非!原来平整光洁的地面现在变得坑坑洼洼,全是翻出的虚土。本家的几个爷爷们竟把小院当地种,在上面种了烟叶。母亲自然是生气的厉害,但又不好说出来。

母亲很快给父亲队里交了一些钱,领出了一些粮食作为一家三口今后的口粮。

母亲回来没几天就去生产队干活挣钱去了。而我也想为母亲承担些,就跑到村西北的挖河工地上去拾粪。当时去家每年开春一解冻,趁着河里讯期未来,地里的活计又不太多,公社就集各村和壮劳力去挖河,清理河道,把河里的淤泥用独轮车一车一车推到端上去。 挖河是非常苦重的活,从各村庄抽来的劳力都是东北男子,他们整天吃住在工地搭起帐蓬。在靠边河道的田地里,有许多的水渠,它们纵横交错,有大人产深,是专门防旱和防涝用的。

        的挖河天,似乎刚过完年的孩子们干活劳动带来了机会,他们纷纷背了娄筐,拿上铁锹,涌向挖河的工地。因为在那里可以有机会拾到宝贵的大粪啊。当时在老家大粪肥格外的珍贵。平时,特别是冬天孩子们大都背了娄筐去转着拾粪积肥,然后卖给生产队。当然绝大部分拾到的都是牲畜动物的粪肥,如猪粪、狗粪、羊粪、偶然也拾到一些牛粪,每次一大早在寒冷的雪地里,发现不远处有一堆黑色冰硬的粪都会无比高兴,要是遇见刚刚被拉下来的一堆还在冒着热气的下池物,对于发现者来说又是

      样的激动啊!那样子无疑象寻宝人发现的宝石金子一样兴奋。

但人的大便是很少有机会拾到的。那是因为大多数人都宁可在外忍着,也不会轻而易举地把大便遗失在外面,那样他们觉得简直是太傻,太糟践了。挖河工地没有专门的厕所(茅房),只好在周围的水渠里大小便,这就给拾粪者带来了非常难得的机会。

我回到赵庄后第二天上午,就背了娄筐奔向了治河的工地。果然干涸的水渠里游荡着许多拾粪的人。只要远远望见有民工走进水渠,象是大小便的样子,常常好几个人就奔了过去。当然如果人家只是小便,尿泡,那也就空喜一场,各人悻悻地散去。我一大清早出来,转了半晌,也没有碰见一个机会,背着娄筐子里仍然空了的。正在愁眉不展,怪想自己运气不好,忽然发现一个红脸的健壮。民工急匆匆走进小渠。不一会儿在一处平坦处脱了裤子蹲下了。我一看有门,急步跑到了那人跟前,喘着白色的粗气,站在他的身旁耐心地守候着。那样子象是他们一个勤务兵。心里暗自庆幸有了好运。

谁知不一会儿从对面又来了一个人。此人我有些印象,年龄比我稍大些,家住在村东头,有一次还见他摆弄一条长出它玩呢!他似乎并没有看见我们的,也站在了那人另一口旁。这一下气氛    时紧张起来,再笨的人也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一件宝物要二个人来分啊!确切地说二个人来“抢”啊!我收想已没有见过他这么不讲理这么霸道的。怎么没有个先来后到呢!心里非常气愤,但是又不敢和他去吵,只是把背在肩上的娄筐放在地上,双手紧紧握住铁锹把,紧张地准备着。准备一旦民工有站起的迹象,立即用铁锹去拾!那人见我并不放弃,也恬不知耻地作出一派要抢的架式。

健壮的民工原本悠闲地解着大便,他好象要把拉屎撒尿当成一种休息方式来享受,原来见一个孩子守候在一边,心里也觉得坦然,好象有个卫兵在守卫,足以证明这泄物的价值。现在又忽然发现好像多了一个人,而且都是一副虎视眈眈    的样子,心里也不免慌起来。他也就不想再磨蹭什么,用土坷垃指了一下腚,想起来,但是想起来起的时候,两把亮晃晃的铁锹就已经直伸在了他的屁股下面,乱铲起来。铁器碰出火星,发出叮咣的声响,一边冒着热气的,就像一堆金灿灿的宝塔山,倾刻间被毁坏了,被垛得七零八碎,乱溅飞!

最终一部分的金黄色的东丁又还给了那位民工,大白腚上被涂抹得象是过年唱戏的大花脸。铁锹乱 当中还差一点把它给铲了。

那壮汉见这场面象中了电一样,似乎没有感觉到腚上的东西,提了裤子怒喝道:“娘那×的,抢什么啊?!”我们见壮汉大怒,不敢再动,停止了争抢。可等那人一走,一个人又是一顿更加激烈更加彻底的抢 大战!

终于原来那盘宝塔的黄金,在这场激烈战中被铲成了细块,几乎无法捡拾了,两人徒劳一场。

我想自己刚回到家,就遭人欺负,这么倒霉,不禁眼泪哗哗往下流。

回到家母亲见我哭着回来了,又见我粪筐里是空的,以为和别人打架了,就问到底怎么回事。我不想说,只是觉得委屈,终于泣不成声了。到了第二天我才把事情的原委说给她。谁知,母亲不但不为我气愤,反而竟当笑话告诉了别人,这使我非常伤心,对大人们更加失望了。因为我觉得这是件令人气愤和倒霉的事,大人们究竟又有什么值得可知的呢?!

 

 

 

 

海阅传媒】       【有片海】

篇海原创网官方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推荐


标签:童年    劳动      糗事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baikelong123@qq.com 免责声公司名称: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18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