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小说

私人审判 36

时间:2018-07-08 14:39:38   作者:华子   来源:原创   阅读:55258   评论:0

36.

感觉父亲是一个温和的人,有些不苟言笑,对母亲也好自己也好话都不多,不会像有的家长和孩子嘻嘻哈哈,打打闹闹的,即是自己做了错事,也没有被打过。最多就是严肃地责怪几句,还是很克制的,很少带粗鲁的字眼。就这样,自己脆弱的心也往往沉重好几天。我们之间有着一种像客人般很克制的感觉。

母亲活着的时候,他们之间很少谈闲话的,要说的,都是生活中不得不说的话。譬如,老仁你下午开家长会吧,今天我还要查表呢。今天晚上我晚回来,在办公室赶个稿子,你先吃别等我,等等。他们两个算不上精神上的伴侣,只是生活上的夫妻。母亲文化低,是个很务实的过日子女人。似乎感觉不到父亲的孤独,落寞,对于他的少言寡语,只以为就是性格所致。要是对她说父亲其实内心并不如意,很孤独,她一定会茫然地盯着你说,不会吧,现在有吃有喝的,还有什么不满足的,这不比他小时候强一百倍。对此她是难以理解的。至于我这里,十三四岁之前,我还对父亲有什么说什么,父亲对我说话也比较随便。后来我长大了,有了自尊心,自己的小秘密,就不愿意和家长多说话,更不愿意把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就知道他是自己的父亲,支撑着家庭,保护着我们,需要什么就和他要,他有责任养育自己。他后来见对我说话也不再那么随意。我认为他老土,说话都是以前怎么怎么,很反感,不懂年轻人,不懂社会在前进。久而久之,两个人也就话不多了,隔膜了,除了生活上的事很少说别的。父女之间就像他与我妈活着的时候一样没有生活乐趣。母亲去世后,我曾经想改善一下家庭气氛,显得轻松一些,亲密一些。尽量与他多说些社会上的事,探讨一些流行的文学,正播出的影视,多陪陪他,但是努力了几次觉得别扭,即又回到了老样子。可见建立起来的习惯有着很强的惯性。何况我还惦记着玩呢。上大学离开之后,更是没有什么可说的了。我们之间除了有时候打电话问问身体怎样,寄钱,买票,考试,买衣服,这类的生活琐事之外,极少谈及精神以及思想等方面的东西。

父亲在家里人给我这样的感觉,在外面也和这差不多。温和,谦卑谨慎,不愿意和人打交道。我没有发现他有什么特铁的朋友,很少见他求人,欠别人的人情。而且觉得当他与别人打交道时总显得拘谨,木呆,甚至常常还露出不自然像是尴尬的表情。假如这时候我正巧在一边看见,心里都不免为他感到难堪。我没看见他有勾肩搭背酒肉朋友,很少和别人来往。他总是那么平静,除了非干不可的事去做之外,大部分时间都用来默默地看书,写作。一向独来独往,与人保持着适当的距离。印象中要说稍微来往多一些的,除了学校的马处长,再一个就是他的同学华子。前者是同事,联系较多就不说了;后者是个写小说的,两个人走的近我猜想可能与他们的爱好兴趣有关系,二人都喜欢舞文弄墨,写写文章,讨论文学上的事。有一次我记得很晚了,那个叫华子的老同学还给他打电话,说了半天《狼图腾》电影的事。说什么狼不可能像电影和书上说的是蒙古族祖先崇拜的图腾,首先蒙古人最恨的品德就是奸诈,就凭这一条就不是。可是奇怪的是还有那么多的人支持书中的谬论。父亲也表示同意他的想法,但是没有华子说得那么激动。我当时正在家里快要睡着了,被他们的说话声弄醒听到了。他们有时候一块出去旅游,去饭馆喝酒,但是很少见那个老同学来家里。我也就是见过他这位老同学一两面,在我大约上小学的时候,过年他来拜年,串门。那时候母亲还活着。好像父亲也去他们家拜年。后来就再也没见过了。那人给我的模糊印象是和父亲长得差不过,也那么瘦弱,也很斯文地带着眼镜,只是个子略高些,没有父亲脸上的黑痣。我见了我还问,姑娘上几年级了,学习好不好。我当时最恨别人一见面就问我的学习怎样,几乎没有回答就进了自己的屋。觉得这人有点蠢。后来我上高中的时候,一天无意中看到父亲的书柜上有一本橘红色的书,就随手拿起来看,只见上面印着《畸爱》二字,翻了一下,书皮背后印着作者的相片,扉页上还写着“赠老同学任忠礼斧正,惠存”之类的话。我这才想起那个曾经来过家的人。后来我出于好奇还在假期大致读过这本书呢,读后感我想等以后再说。省得把事情扯远了。再后来去父亲办公室取东西,在办公桌玻璃板下,有一张他们的合影。

说实话,我从来没有注意过父亲在想什么,他的事业,他的心情,他的健康。原因是,一半是麻木,一般是自私。

 

想到这里,我觉得梳理一下父亲的心路历程很有必要。为了安抚自己内疚的心情,也为了解除不时出现的疑虑;就像是一只微型的探头伸进他的内脏,察视他的内心。要做到这一点,去拜访一些熟悉他的人,去他过去生活的地方看一看也就十分的必要了。

对于他小时候的情况我了解多少?也不过笼统地知道一点。我说过,父亲是个很不爱讲话的人,很少讲到他的身世。在我的面前,父亲并不喜欢提起他小时候的情景,更是很少提及情感经历。似乎有所忌讳,可能怕触动某些过去的伤口,或者不愿意和自己的孩子谈家长的情感经历。当然这是在我后来了解了好多情况之后才有了这种猜测。以前我只是通过母亲才知道一点他的一些身世,他是很少主动对人提及自己的过去的。好像母亲有一次对我说过,父亲小时候活得才艰难,一直在福利院长大,直到上大学才离开。至于这个阶段他是怎样生活的,发生过什么,环境对他幼小的心灵产生过怎样噩影响,我并不了解。何况对他影响的还不止环境这一方面,个人的先天缺陷那一方面呢。都说知子莫若父,但是反过来不一定是这样。人们好像只往下代付出更多的关爱,下面的人对上一代人的关心却很少。我的心里从小被学业,玩耍,朋友,恋爱的情愫,娱乐,旅游等占满了,留给父母的空地少之又少。想到这里连我都很震惊。也许心里想现在还没有到孝敬他们的时候,等将来自己工作了,结婚了,等到他们足够老了再孝敬他们也不迟。事实上,蛮不是那么回事。这只是一个借口,自私懒惰的借口。现实是,我还没有去孝敬他们,他们就纷纷离开了,再也回不来了。他们的生命并没那么结实,也没那么长。

 

需要补充的一点是,他也不是没有想过与我的关系变得更亲切一些,随和一些。他也曾经意识到,想改变过。他那么敏感不可能没有感觉到。记得他也曾想给我讲一些他经历的事,好的和不好的都有。譬如讲他上大学时的学校风气,学校不允许学生搞恋爱,食堂的小菜一毛钱一碟都舍不得买,大家读书多么刻苦等。往往这时候他不再像平时那样平静,而是眼睛里放着光,憔悴的脸色也发微微发红,显然是因为触动了他某种情感。但是现在想起来十分可惜的是,每次我对他说的这些并不感兴趣,即使出于礼貌勉强听着也是心不在焉,不是玩弄手机就是起身去做别的,心思完全不在这里,基本上是这个耳朵进那个耳朵出。我心想,真没劲儿,现在都是什么时代了,还说那些破事儿。再说我好不容易做完作业想玩一会,也好放松放松,他却给我讲这些过去的事,真是讨厌。还有一点叫我抵触的是,总觉得他有说教的企图心。

大概后来他感觉到了我的反感,就再也很少讲自己了。所以现在我对他的过去也就知道那么一点,像碎片一样散落在大脑的底层。可是后悔也晚了。

对自己的一些经历,连女儿都不愿意听,不知道他当时心里是什么样的滋味儿。

 

现在我只有尽可能地补上这一课了。这样做不仅仅为了弄清他的心理状况,对分析笔记本上的真假有所帮助,更主要是出于对父亲的感情。我不能原谅自己作为一个女儿连父亲都不了解这样一个事实。我要通过走访回到他过去的生活,看清他的心路历程。

第一个要去的地方就是福利院。我曾经听母亲说他在那里长大。对于走访这样的地方我心里一点底都没有,只能抱着试试看的想法。

从网上信息了解到,H市的公办福利机构就一家,叫“红星福利院”,我想父亲呆过的地方应该就是它。我从来没有进去过,只是以前路过过,有一点印象。记得它位于城西一条河附近,不远处有一家大型副食批发市场。我就是去这个商场的时候看见它的。

我是在一早骑车子去的城西。坐公交车总不如骑车子方便,等公交车还有转车往往叫人心烦。早晨还不是很热,微微的有点风。大约四十分钟,我来到了那条河的桥头,只是看上去好像和以前不一样了。大桥变宽了,土路变成了宽阔的柏油路,周围冒出来很多的高楼,又伸出来好几条岔路。我的头有些发蒙,就停下来向一花白头发的老人打听它。他向我指了指。我顺着他指的方向一看,前面不到二十米远的地方有个大门楼子。我原来的印象也清晰起来。就谢了老人,向着那个大门楼子走去。

光是远看这个气派的大门,就知道这是一处老宅子。院落的样式像是过去有钱人家的,大门楼子往外挑着檐子。厚门板上钉着几排铁门钉,只是原来的油漆颜色已经变成了紫褐色,漆皮斑驳不堪,就像是长满了斑癣。叫人意外的是,上面还有一个不太明显的“拆”字。我看到后心里顿时不踏实起来,就赶紧敲了敲大门。

我等了一会儿,也不见动静,就更使劲儿去敲了几下,终于听到里面有个老头的声音,走过来从里面把大门打开一条缝隙,问我找谁。我说想找福利院打听个人。那人听了以后并没有把大门打开,而是冷冷地说,福利院已经搬走了,这地方已经卖了。说完就要关门。我忙推住门,问他新的福利院搬到什么地方去了。他往后一指说,北边青石口。

青石口,他指的是城北靠山的一处地方,小时候我曾经上山游玩时路过那里。那里的石头一色的黛青,清骨嶙峋,山势较为陡立,长满了灌木,松树。也许是疗养的好地方。

离开后,我觉得肚子有些空,就决定先去一家路边饭馆吃点东西,然后再决定去哪。我要了碗牛肉面吃起来。后来看了看时间,已经将近十点钟了,就决定改天再去青石口。要是现在再去那里,很可能中午才能到。天气这么炎热,体力也受不了。不如回去准备一下,改天再去。

海阅传媒】       【有片海】

篇海原创网官方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推荐


标签:人性    真相与假象    文学    真实与虚构    元小说  
上一篇:私人审判 37
下一篇:私人审判 35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baikelong123@qq.com 免责声公司名称: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18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