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小说

私人审判 38

时间:2018-07-10 07:17:00   作者:华子   来源:原创   阅读:63741   评论:0

38.

我又问她,知道不知道他当初来的情形。刘奶奶说,她到福利院的时候小礼已经在这里了,当时他已经三四岁那么大,所以怎么来的并不是十分清楚。但是听辛院长说过,他是二岁左右的时候从上海孤儿院送过来的。当时有那么个事不知道你们年轻人听说过没有,就是当时三年自然灾害,全国都没粮食吃,饿死了不少的人,上海就把三千儿童送到了内蒙来。他就是那么来的。别的健康孩子一来就被牧民和城里人收养了,可是小礼因为嘴上的缺陷,都不愿意收养,只好送到了孤儿院。那时候虽然已经有了这个手术,但是一般人家做不起啊。他是后来上初中的时候福利院出钱给做的。因为他是外地来的,大家对他以前的事,亲生父母的情况没有半点信息。毕竟那时候条件有限,来时身上只有一个编号,大约的年龄。

我问她后来父亲做完手术了还为什么没有人领养呢,按说这时候他已经算健康人了。

尽管我呆的时间已经不短,郭院长打着哈欠,我还是尽量想多打问出一些情况。毕竟来一趟不容易。

她说,按说男孩儿,肢体上又没有特别大的残疾,在福利院这个环境呆着也不一定多有利。在这里的大都是一些智力有毛病的或者身体重度残疾的,生活上不能自理的人,没有办法。我们还是愿意有家庭领养他的,这样对孩子成长有好处。福利院很希望早有好心人领养他,每次有领养想法的人来了,都会说这孩子这么好那么好的,就是想给他找个家。说吧,也有过几个家庭对小礼挺喜欢的,见了他后表示很愿意领养他,只是后来都没有领养成。原因都好像卡在了手术费上。一般人家负担不起。那时候上班的人那点工资能吃饱穿暖就不错了。有过这么几次交涉之后,这孩子就伤心了,以后就再也不让提这事了,说福利院就是他的家,除了这里他哪里也不会去。我说过,他的自尊心很强。他上学的时候正是文革期间,学生都放了羊(意思没人管了),可是他却喜欢看书,喜欢学习,高中毕业那年也巧,正赶上恢复高考,他一下子就考上了,超过录取线一大截。(说到这里她脸高兴的像朵菊花)奥,多少分我不记得了,反正是分数还不低,这我印象很深呢。就因为这个全院还为他庆祝呢。按说以他的考分去京城上最好的大学都没有问题,但是偏偏还还是出了问题。

她喝了一口院长递给她的水,又继续说。

京城的大学没有去成,还不是因为那点事儿(说到这里她一指自己的嘴唇),把孩子给耽误了。学校都招完人了也没有他的名儿。他找到招生办,问为什么自己没有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招生办的人推脱说,他们也不太清楚,他们是按分数线出档的,人家学校不要我们也没有办法。招生办的人又盯着他看了几秒钟,小声嘀咕地说,人家招生是要全面衡量的,不光看成绩。小礼听了他的意思,马上急了,气愤地说,你们招生简章上哪一条规定我这样的就不招,残疾人还叫考试呢,况且我已经通过了体检!要是你们不管这事,我就从这个楼上跳下去!反正我也活够了!

这些话是他后来回来给我们说的。我相信他说的不是假话,绝不是光吓唬他们的。从我对这个老实孩子的了解来说,他不会说谎,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这么说的。谁也不知道他为学习吃了多少苦啊。他自尊心很强,就是不想叫人老是看不起他,做出点样子给人看。我是这么猜,因为咱们不知道人家亲生父母的情况,他这样子,说不定有遗传呢。

他那一番话还真管用,吓得招生办主任赶快过来安慰,并打包票一定想办法给他解决。叫他三天后再来。

后来就把他招收进了本地一所师范大学。

后来我问郭院长院里有没有关于父亲的档案材料,我很想找到一些文字性的资料。个人的回忆毕竟只是印象而已,有些情况无法准确地说出。比方说,父亲从上海是哪一天来到这里的孤儿院的,对于他之前出生日期,遗弃情况,名字,生身父母情况,年龄,以及后来在这里哪一年做的唇鄂手术,负责他生活的阿姨老师有几个,对他的个人生活评价等,这些是不是有档案记录。可是她的答复依然叫我失望。她说,以前这方面不是太健全,但对住在这里的人都有简单的记录,但是到了文革,这些材料都弄丢了。大概到了文革结束,1976年以后,福利院又开始健全个人档案,不过这时候你父亲已经快考大学了,估计也就没有什么材料了。即使有也就是最基本的一点,很简单,名字,年龄,身体情况,那年到那年在这里呆过。至于人的生活情况,包括学习,心理,做过什么事情都不会有的。

这不,她再次歉意地笑着着对我说,你现在也看见了,我们刚刚搬过来,有些东西都刚刚收拾,一些档案放在哪里了都不好找。你要是需的话,那就等几天,我们找找看。

我想的确价值不大。看见墙上的钟表已经指向十一点二十分,就说不用了。我起身对二人表示了真诚地感谢,接着告辞离开了。

 

天空烈日似火,我冒着高温骑车往回走。心想这一趟可没有白来,对父亲的童年有了不少的了解。我一路上都在想她们说的话,这减少了路途的劳累和沉闷,没有太费劲就回到了家。当我躺在沙发上还在回想这些事。就像一只牛吃了很多草料之后不断地反刍。很明显,在那段时期里,他受的磨难不是现在现在孩子们所能遇到的。幼小的树木在脆弱的初期,就受到了急风暴雨的抽打,身心上最容易扭曲变形,催生出疤节。生活上受的苦还好说,当时贫穷是普遍想象,可是当受了别人的欺凌,身边却没有亲人来安慰保护他,他也无人诉说,这是最难受的。谁说“人之初性本善”,小孩子的心最善良,那才是胡说呢。其实小孩子的心有时候是很邪恶的,弱肉强食,欺软怕硬,没有是非,折磨弱小的人就像折磨麻雀,蚯蚓一样怎样毫不手软,没有人性。这一点自己也是有体会的。想到这里,我就不由自主地流出了眼泪。

刘奶奶说他上小学老受欺负,那么后来大一点了,到了中学情况有没有改变呢。这五年时光刘奶奶并没怎么说。毕竟几十年前的事了,她不可能什么都记得。人往往只记那些对自己印象最强烈的地方。也许那几年过得还平静。到了上中学的年纪,同学们都懂了些事,不再那么任性,或许他的好成绩会为他赢得些尊重。但是事实是不是像我猜测的这样,只有找到当时的见证人才能证明。按说他的老师应该还健在,不难找到了解一下。就像刘奶奶说的一样,哪怕只言片语,点滴印象,也是好的。

 

第二天下午,我又去三十八中学了解情况。以上情况是我从他保存的几张中学毕业证和借书证上知道的。他和那张老照片放在一起。我估算他应该在这里上的初中和高中,度过了五年的时间,然后通过高考离开的。说起来,它距离原来的福利院不远,只隔一条街,走着也就是五分钟的路程。要比我们现在的学生幸运得多。后来我才知道是什么原因,原来当时还是按照户口就近上学,没有按成绩择校这么一说,也没有把学校分重点和非重点中学。我选下午去,觉得下午老师不那么忙,容易找到人。我是学生,对学校里的事我还是挺了解的。上午忙下午闲是中学普遍的现象。可是到了那里,面对着冷清的校园,我才猛然发现自己犯了一个大错误。——学校还在放暑假阶段,没有开学。看来自己已经没了时间概念。

顺边说一句,我大学那边也放了假。之前我给学校请了假,说自己的家庭遭到变故,自己的身体也不好,要求休学一年。我想就是勉强去上学,也没有心情听课学习。我只能这样。好在现在的学校实行学分制,晚毕业一年也是允许的。老师和同学们都很同情我,理解我的处境,叫我要保重身体,说了好多鼓励劝慰的话。

 

学校传达室说,还有十天才开学呢。我只好等着。走访无法进行,心情又烦躁得在家呆不住,什么书也读不进去,也看不成电视——连以前最喜欢看的韩剧也不成。上网聊天也无心思。又不想把这些心事说给别人,这毕竟是家里的私事,关乎父亲的名誉,说出去对谁也不好。现在的人没有想象的那么好,即使最好的朋友闺蜜,暂时可以给你安慰,为你保密,但是时间长了就不一定了,说不定成了刺你心脏的工具。所以起码这件事在没有弄清楚之前,我是不准备和任何人讲的。

心里憋得难受,只好背起背包往外跑,去接近大自然,把这件事放到一边。我先去了一趟河北的野三坡,回来歇了几天又去周边的旅游景点看了看。都是跟旅行团一起走的,这样会省心安全一些。成天把自己弄得精疲力竭的,顾不上想事,晚上一到旅馆就睡着了,几分钟就进入梦乡。我想这是自己目前唯一能活下去的生活方式。

 

 

海阅传媒】       【有片海】

篇海原创网官方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推荐


标签:人性    文学    真假  
上一篇:私人审判 39
下一篇:私人审判 37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baikelong123@qq.com 免责声公司名称: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18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