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小说

狗屎运(短篇小说)

时间:2018-09-15 11:07:06   作者:华子   来源:原创   阅读:78037   评论:0

     

                                        作者:  华子


在席力图召广场溜达了一会儿,他就出来了。感觉乏累了,想早点回家睡觉。他最近睡眠不好。要不是家里热得像个烤箱,晚饭后他懒得下楼。自从上了五十岁,他越来越不愿意动,常常浑身乏力,小腿肚酸痛。

此时,街道,汽车,建筑物,人流和狗,在路灯的光晕里和汽车的灯光里,像暴雨过后的河水漫漶着,上面漂着儿童玩具。

路口有个警察,疏导行人。

老唐穿过马路,顺着小召的院墙往回走。白天朱红色的墙面和青灰瓦檐,已被黑夜覆盖得接近隐形。

路边有木椅和石墩子。但是他不想坐,他想早点回家躺在床上。

老唐受到广场气氛的感染,心情不错。广场舞的红火,二后生网上直播吼得震天响,滑旱冰的儿童像小鱼游来窜去,还有年轻漂亮的女子们的游逛,她们的裸肩露背,顾盼有情地款款而行,夜幕下的倩影,宛若习习的凉风吹拂着他的心扉,使他神清气爽。所以,这个夜晚于他,一直是美好而平静的。

要是不出意外的话,他应该顺理成章地有一个好的睡眠。

可是就在他快要走过小召的后墙时,忽觉脚下一软,像踩到棉絮上,他往下瞥了一眼,见右脚底下粘着块黑乎乎的东西。

是狗屎。

他一激灵,疲惫全无,脸上顿时涌满愤怒,没好气地骂了一句。不过很快又转怒为喜,浮起笑容。

他想到了“狗屎运”的说法。

自己,现在,不就遇上了吗。呵呵。这几天或许真有什么喜事发生呢。

他迅速处理了一下鞋子上的“喜物”,愉悦地往家走。

 

回家爬上六楼,正要掏钥匙开家门,见铁门没锁,就走进去。客厅没人。卫生间的门关着,传出哗啦啦的水声。妻子在洗澡。

他问,怎么没关大门?

没有回应。只好又问,怎么没关大门?

他觉得有必要提醒她一下。

她穿着浴衣出来。双手用毛巾摆弄着灰白的头发。望着坐在沙发上吹电扇的他,她说,回来接了个电话,这一来就忘了。刚才她下去买菜了。

紧接着又对他说,陈姐把房钱给退了,只给三千。真气人。

他说,多少就多少吧。

妻子为了帮着照顾新出生的孙子,在儿子家附近租了一间房子,这样就不用每天来回跑路。他们家距离儿子家有半个城远,一东一西。她血压高。如今儿孩子大些了,儿子就不让她去了。

房子还剩了四个月,按租金应该退六千。但是房主说妻子违约,要她转租的话只能退三千。没有人只打算租四个月,新租户都要签一年的合同。

他说,你为什么不把钱直接给儿子?

儿子现在刚去了一家企业,还在实习期。工资少得可怜。儿媳妇在家看护孩子,没有收入。

她说,他正在喆喆家,顾不上。

喆喆是儿子的中学同学。就是因为二年前和他在一块做生意,儿子不听他的劝告,拿了大半积蓄入股,结果赔了,还搭进去半年的工资。

最后只好从他们这里拿了三万元钱,为他在国企买了一个工作。后来他们又有了孩子。

他觉得他们实在叫人操心,没出息。不像西方人的子女有独立性,什么也依赖父母。他经常从网上,还有读的外国文学里,看到西方人更会处理家庭关系。麻烦事少不说,也有利于子女的成长做人。中国的长辈永远把子女当小孩子,管个没完没了,什么都要负责。不说别人家,自己的老婆就这样。可是他们又不听你的。他常常为此感到心情不快,发些牢骚。老婆则沉下脸,很少说话。

提起儿子的同学喆喆他就来气。不是气喆喆,是生儿子的气。觉得他不听话。之前他提醒过他们要谨慎,打工可以,但是不要入股。

他走进卫生间,拧开水管子,往脸盆接水。希望赶快上床睡觉,睡着了就不再想这些堵心的事。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尽管脸上滴着水,肚子里的那股气还是忽然冲出来,不由地说出这样的话来:

什么也干不成!干什么也不行!不让他干的,就是不听!

她在客厅听见了。这次没有像往常那样不吱声,而是意外地选择了反驳。

她嚷道,你就多好?!这点事没完没了了?

他以前是多次提到。

她这样使他一楞。

不过这更激怒了他。他早就对她的溺爱有所不满。认为儿子他们之所以干不好,投资失误,与她的纵容有直接关系。

他把头抬起来,不顾一脸的水大嚷着。他一方面对妻子今天出声为他们狡辩恼火。另一方面也出于男人的自尊,觉得不能被她压下去。

他说,还不是你成天惯的才这样,还不让说!

谁知道她并没有被他压住,继续和他针锋相对。回击道:你有多好,先看看看你。不要只知道说别人。

听她这么一说,他顿时少了气焰,不愿意再吵下去。就不再说话。便匆匆洗漱完,走进自己的卧室兼画室,铺了床,躺下。他们近几年一直分床而睡。

但是她好像不想就此罢休,继续在客厅嚷着,就像是狂风暴雨一旦来临再也难以收住似的。她和那个平时贤惠忍让说话细声慢语的妻子判若两人。刚才的吵架声已经很大,现在更是全楼也听见了。一向很注意影响的她,今天看来什么也不顾及了。

他把头转向里面,决定退隐。

但是她来到门口,在大声指责他的同时,哭泣不止。似乎把积蓄的怨气愤怒全都爆发出来。哭诉并没有减少她的愤怒情绪,倒是反而加重了,变成了火上浇的油。

过去山清水秀的嗓音已经变得嶙峋狰狞,乱石击空,不再是她的。像尖石,像破琴,像刀子刮着玻璃。时而刺穿耳膜,时而沙哑无比。

她哭诉道:你说说你这父亲怎么当的?!你给孩子什么了?你成天什么也不干,就只顾你自己画那破玩意儿。多少年了?当初你是怎么说的?你说你就试上三年,如果画不成,就找点事干,不再画了。可是十几年了,你一年推一年,你说话算话了吗。你一分钱也不挣,还买了那么多的颜料,就花我这点退休工资,弄得我成天去买减价的蔬菜。我早晚就叫你气死。我早晚叫你气死啊。

说到这里,她似乎没了力气,真的要死了,停住了。后来像是忽然想起来什么,又大声喊道:对,我哪天要告诉儿子,不,现在就告诉他,现在,(她开始手忙脚乱地找手机),告诉他,要是我死了,就是你气死的,让他记住。

她从沙发上找到了手机,开始拨号。

他见她这样,知道局面已经无法收拾,心里彻底崩溃。无奈地嘟哝道,神经了,神经了。

她拨通了电话,对着手机喊着,儿子你记住,我要是死了,就是你爸气死的。

说完摊倒在地板上,不再说话,悲伤地呻吟。

他看见她那样,不想管她。过去就等于认输。但是最后还是起来,走过去,想把她扶起来。

没有想到瘦小的她那么重。她就像是一摊烂泥,费了半天劲,也没能够把她抱起来。只勉强使她半坐起来,靠着他的膀子。他攥着她的手。

她的手脚冰凉。头发披散着,脸色发青,露在睡衣外面的双腿苍白,人歪斜地坐在瓷砖上,无力地啜泣。

他安慰,又像是责备她生这么大的气。他担心她真的死了。 他的心仿佛在零度以下,结满了冰碴儿。他后悔,当初为什了要结婚。

后来他又试图把她抱到沙发上去。但是还是都没有抱起来。他不想一会叫儿子看见这一幕。

她浑身发抖。小声呻吟着。他只好把她拖到墙边,靠住,往下拉了拉她的睡衣,盖住大腿。她的腿无法弯曲,像电线杆子般僵直。

他终于下了决心,起身到小屋去找手机,要叫辆救护车来。

小屋里没有开灯,只有门口的灯光照进来。手机就在床头上放着,看上去黑乎乎的,黏在枕头一旁,看上去是那么眼熟——奥,它和二个小时前脚下那摊黑乎乎的东西一模一样。

 

      2018.8.23初稿

  8.31改定

海阅传媒】       【有片海】

篇海原创网官方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推荐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baikelong123@qq.com 免责声公司名称: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18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