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小说

地心深处的阳光(三)

时间:2018-10-14 10:27:35   作者:华子   来源:原创   阅读:140141   评论:0

第三章

 

在哑巴的茅草屋里休养了七天后,孙福海的身体基本得到了恢复。他已经能下地走路,不再惧怕光,正常地饮食,虽然要彻底恢复还要等待更长的时间。自从他苏醒过来,恢复了思想意识,他就想急切地回家去,想见到自己的亲人,诉说所遇到的噩梦般的遭遇,对她们的想念。在经历了死里逃生一幕之后,对亲人的思念之情比任何时候都更加强烈。当然他也知道,自己一直没有消息,妻子和女儿会很为他揪心,甚至以为他死了,为他悲伤。可是哑巴一直不让他走。哑巴着急地比划着表示,他身体太虚弱了,会死在半道上的。他不想使救命恩人伤心,就多呆了几天。每当哑巴出去放养,他就一个人留在小屋里。哑巴总是为他做好饭之后才走。后来哑巴见他恢复得好多了,才不挽留他。这天下午他穿着哑巴送给他的衣服,一件蓝色旧西服和一件黑裤子,与之拥抱告别。他以前穿的矿服早已经破烂不堪,不能穿了。临走时哑巴从衣兜里掏出一个小布包,他打开手绢,把几十元零钱要装进福海的衣兜,表示叫他路上用。毫无疑问,这些是哑巴的平时的积蓄。孙福海不肯拿,他觉得欠哑巴的太多了,他实在不想再要这个救命恩人的钱了。哑巴以给别人放羊为生,屋子里几乎一贫如洗。但是哑巴执意塞给他,他不接受就做出恼怒生气的样子。他只好收下,含着泪准备向哑巴跪下,哑巴见状忙把他扶了起来,高兴得手舞足蹈,像一个单纯的孩子。他想将来再来感谢哑巴的救命之恩吧。

孙福海含泪转身离开。沿着下山的小道走下山去。山风很大,吹得他踉踉跄跄的。

孙福海来到大路上,先后有几辆车驶过。他虽然不知道自己所在的具体位置,但还是感觉出自己在家的西北方向。他相信没有转向。心想自己一旦到了大路上,就会遇到去老井煤矿方向去的汽车,到了矿上再想办法回家。他忽然想起自己的自行车还在矿上呢,就停在井口不远的空地上,这些天一直没有去取,会不会丢了呢。他见后面来了一辆橘红色大卡车,就小心地站在路边招了招手。但是卡车没有停下来,仍然疾驶而去,只留下一股呛人的尘土。他无奈地继续赶路。

过了一会儿又有一辆绿卡车驶来。他这次大着胆子,在路边使劲招手,卡车擦肩开过去,并没有停的样子。他正失望时,只听吱地一声,汽车在他前面十多米的地方突然停下来。从车窗里探出一个肉头来,司机是一位中年胖男人,黑红的脸上有许多雀斑。他赶忙上前去求情,请求带一段路。胖司机问了情况又打量了他一下,然后向他点了一下头,同意了。

他赶紧爬上汽车,坐进驾驶室,他看见司机的胳膊上也有好多的斑点。汽车轰隆一声开走了。

车上播着庞龙的《两只蝴蝶》的歌。胖司机说,你要去貲家场乡老井煤矿的话,那你就在訾家场乡政府下车,那里离矿上也就几里地,走着半小时也到了。我不去矿上,只去砂城县城。这里离你去的地方大概有五、六十里地,一会儿就到了。福海连声道谢,心想到了乡政府再说。

不知司机天生是个健谈的人,还是一个人寂寞怕了,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一个说话的对象,就滔滔不绝地说起来,喂,老弟,你去矿上办事还是去找人?听说了吧,前几天那里的煤矿上发了水,死了好多人。这些年也不知怎么的,煤矿老出事,象闹鸡瘟似的。都是那些煤老板们只顾赚钱,不把人命当回事!明明知道安全上有隐患,但就是不在乎。还不是有法不依,有令不止啊。如果上边没有人罩着,能这样吗?!听说逢年过节送礼都有标准哩,国外哪里有这事啊……

孙福海不由地感慨地说,真是不敢想啊……

司机们都是消息灵通的人,似乎没有他们不知道的事。他说,这次矿上出事,一开始是想瞒着的,后来见瞒不住了,才轻描淡写地报了一下。管理太混乱了,当时井下有多少人都说不清楚。唉,几乎都这样。现在矿井也被封了,矿长贺文元也被抓起来了。这次闹大了。据说上面挺重视的,这次要按照新的赔偿标准赔偿家属哩!毕竟是死了九条人命啊……不能再像前几年了,每人给个三、五万元,就轻易地不疼不痒地把死者家属打发啦!中国人的命也太不值钱了,你看看国外,真是差远了……。胖司机似乎有些崇洋迷外。

孙福海到这时才知道这次矿难一共死了多少人,可能自己也在死者名单之内。他不想说出自己的遭遇,那一幕太可怕了。他知道死的人里有自己的同事,他们没有像自己一样幸运。当包班长的妻子知道自己的男人死的一刹那该是多么的悲伤啊!还有大郭的妻子,“小河南”的父母。仿佛昨天他们还在一起,一起在井下干活,一起开玩笑,现在却永远阴阳两隔了,真是像梦一样,不敢相信是真的。他知道上次瓦斯爆炸死了几个人,矿上每人只赔了五万元,现在他听胖司机说按新的赔付标准,他不清楚那将是多少。他转头盯着司机问,那这次的赔偿是……

胖司机说,电视上已经说了,这次不少于二十万元……

孙福海听了,似乎不大相信自己的耳朵,顿时瞪大眼睛,惊讶地望着司机满是雀斑的脸。他以为听错了,又问,师傅,你说多少……因为和半年前死于瓦斯爆炸的矿工比起来相差太大了。他不相信他们这些人的性命这么值钱。

“二十万!你以为多了还是少了?”胖司机有些不屑地扫了福海一眼。他觉得福海没见过什么世面。

孙福海自言自语地说:“是吗,二十万块,这么多啊......”并呆呆地发愣。

胖司机并没有注意到他的表情变化。有些不满地说,实际上早就应该这样了!矿工的命就那么不值钱?要是比起人家外国来,这又算什么呀!还不就是因为矿工的命不值钱,煤老板才这么不在乎安全!叫我说还应该再翻一倍,甚至几倍才对。你说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比人命金贵啊!就算是金山银山,也买不来一条人命啊!......

窗外尘土飞扬,风很大。这个地区干燥多风,一到春夏之交的时候就刮沙尘。

孙福海两眼发呆,陷入沉思之中。他想起了以前的一件事来。一日上午兰花在家里的镜子面前试衣服,她要参加一个朋友的婚礼。试了好几件衣服,不是觉得太破旧就是太过时,没有一件合适的,兰花非常沮丧。她忽然想起邻居有一件衣服挺适合自己,就忙去借。但是她被人家拒绝了,还遭到讥笑。兰花不由得偷偷掉下泪来。福海知道了感到很对不起兰花,没有尽到一个丈夫对妻子的责任。

想到这里,福海眼睛里噙满了泪水。卡车继续行驶在荒野。

福海又想起一天晚上的一幕。小女儿躺在被窝里,兰花在一旁陪她睡觉。女儿对母亲说着白天的事。她眼巴巴地对兰花说,妈妈,我在外面看见别的孩子吃零食,怎么嘴里流口水啊?......兰花望着女儿心酸地说,孩子,别说话了,快睡觉吧!一边的福海听了立刻变得黯然神伤。福海像大多数的矿工家庭一样,一个人养活着全家,吃穿用,租房,还要不时给双方的老人花些钱。一个月拼命干下来,工资也不过是一千多块钱,到月底几乎剩不下什么钱。光吃的就占了很大的开销。他每天都干的是力气活,要是只吃稀汤寡水的食物,身体很快就没有劲了。他们一下井就要连着干七八个小时,而且都是体力活,没力气肯定是不行的。兰花不得不经常买些肉给他为他做些荤菜,多补充些营养,怕他身体累垮了。丈夫可是一家的顶梁柱啊!可是这样一来,别的方面也就很紧巴了,甚至顾不过来了。

孙福海想到这里鼻子一酸,眼眶湿了。他怕胖司机看见,就急忙用手揉了揉眼,像是眯眼的样子。他的心里一直激烈地斗争着,不知怎么办才对。最后他咬着嘴唇,似乎做出了一个决定。

车外很快变成了沙尘暴天气,旷野和天空浑黄一片。不到一个小时,车到了訾家场乡镇。这是一个大约有几千人口的小镇,可能由于天气的原因吧,景象萧条,街道上几乎没有什么人行走。

卡车在一路口停了下来。福海低头以手遮面,装作揉眼睛的样子,在这里他不愿意碰见什么熟人。

胖司机对他说,老弟,你到了。

福海抬头忽然对司机说,大哥,我不想……不想在这里下车了,……麻烦你,我想到县城在下……

胖司机不解地看了他一眼,问为啥。福海嗫嚅地说,自己忽然想到有点事,必须去县城一趟才行,办完后再回家。胖司机说,得,我一路上倒是不寂寞了。汽车又向前继续驶去。

 

傍晚时分,汽车到了县城。孙福海想用身上的零钱请胖师傅去小饭馆吃点饭,算是他的一点谢意,但是胖师傅说他回家还有事,免了吧。还说顺路捎他一程也算不了什么,省得他打瞌睡了。他就住在县城的东边,等孙福海在县城电影院附近下了车,他就开车走了。孙福海蹒跚在霓虹灯闪烁的街道上。他以前来过一次这里,对县城并不太陌生。他有些没目的地走着,路过了几家大饭店的玻璃窗,见里面彩灯辉煌,十分华丽。他想这个漂亮高贵的地方离自己太遥远了,根本不属于他这样的人。

他走进路边一家清真拉面馆。里面几乎冷清的没有什么人。孙福海找了个角落坐下,他需要静静地想心事。一个戴着伊斯兰帽子的男服务员上来问他吃什么,他说要一碟炸花生米,一小瓶牛栏山二锅头,还要一大碗拉面。不一会这些都端上来了,他低头吃起来。

从饭馆出来,已经是九点多钟了。他喝了酒后,脸色不再那么苍白,有些发红,心情也缓和多了,不再那么紧张和压抑。他有些迷糊。他想反正今天夜里一定打定主意,要么回家与亲人团聚,要么远走高飞。到时候再说。他开始找住的地方。他想幸亏他身上带着哑巴给的几十元钱,否则他肯定是流落街头了。这年头没有钱肯定是不行的,如果有了钱,他就可以领着妻子女儿去漂亮饭店里吃顿饭,买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不再租房,甚至不再下井。

他找了好几家旅店后才住下。前面的几家他进去一看就心生嘀咕,只好出来了。门口的小屋子里都坐着打扮入时的姑娘,他一进门,她们的眼睛就直勾勾地盯着他,毫无避讳,他想她们肯定是些“鸡”。吓得他赶忙找了一些推脱的理由逃出来。后来他终于在一幢旧住宅楼里住下,这是一家人开的旅馆。两口子带一个孩子,一个十四五岁的男孩子正在桌子上写作业呢。这里的几间房子里大都空着,他住进一间有两张单人床的房间,实际上就他一个人住,和包间差不多。但是费用剩了一半。他躺在这间不到十平方米的房屋里,并没有去开那台旧电视机,只是两眼望着屋顶发呆。几滴冷泪停在眼角。月光从窗户外射进来。

孙福海在考虑二十万元的事。这笔钱要还是不要,全由自己决定了。它现在就攥在自己的手里啊。二十万元可不是小数字,要是摆在这床上,也会有一大摞吧!这些钱……自己以前连做梦都不敢想,它能给孩子买多少好吃的,给妻子卖多少好穿的啊!要是平常就算自己辛苦一辈子也未必能攒下这么多,现在却一下子有了。从此有可能让兰花有好衣服穿,不再叫人看不起;还能让孩子买到好吃的好玩的,不再让她眼馋别人;将来还能上个好学校,受到好的教育,考上大学。自己从小就想上大学,羡慕有文化的人,可是就是没有条件、机会。叫人们看得起,在城里干体面干净的工作。离开这个整天刮着黑煤尘的地方,能穿白色亮丽的衣服。以后能像别人一样过上好日子!可是要是自己这么一回去,别人知道我还活着,这些钱也就没有了,永远的没有了。往后一家人像过去一样,继续过穷困的日子了……没有尽头的穷困日子。一切还是恢复到从前的老样子。

可是不回去,兰花和女儿就会彻底以为自己死了,他们会多难过!自己这一辈子也再不敢与他们相见了,亲人、骨肉只好分离,天各一方,这样一来,自己虽然活着,但是等于死了,人生还有什么意义啊?生命还有什么价值啊?……他思前想后,辗转反侧,很长时间还是做不出最后的决定。就像两只牛在顶头,谁也顶不过谁。后来他想,虽然自己和亲人不能再相见,自己回不了家了,但是换来的却是亲人从此有好日子过,为了这些,就是再委屈自己也是值得的。最后还是金钱占了上风。他开始骂自己不像一个男子汉,是如此地懦弱,没有出息,留恋一些儿女私情。就当自己死了吧。时间一长他们也就不会再悲伤了,会把他忘了的。他心里默默地说,老婆,女儿……,我对不起你们,看来我今生只能这样了!你们就当我真的死了吧,把我忘了吧!

想到这里,他哽咽起来。

海阅传媒】       【有片海】

篇海原创网官方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推荐


标签:矿难    生死    金钱与亲情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baikelong123@qq.com 免责声公司名称: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18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