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小说

初唐国士(第十九章  游寺)

时间:2018-12-05 16:58:51   作者:楚云婷   来源:原创   阅读:18640   评论:0

逢得一个清闲的下午,陆玉成携杨荷去城北长乐寺游玩。

 

自从陆玉成穿越来到大唐至今,已认识了不少人,并逐渐融入其中。但与他关系最密切的,他自觉非杨荷莫属,也许多少受杨荷酷似前世未婚妻的影响,他感到与她仿佛相识了一辈子,显得特别亲厚些。经历了一番风雨后,他越发爱慕她,心里暗暗发誓要娶她,而杨荷对自己的感情他也洞若观火。俩人并肩走在通往长乐寺的大街上,看着街边鳞次栉比的建筑和街上川流不息的人群,不时相互深情地对视一眼,心中一片宁静愉悦。杨荷面容姣美,体态婀娜,走在街上回头率甚高,陆玉成不由既自豪又得意。

 

前世在那个开放的环境里,他与未婚妻钟映霞在大街上行走时,也常像其它男女一样喜欢手牵着手。如今看着俏丽的杨荷,他心痒难耐,竟故态复萌,好几次试图靠近杨荷拉她的手,唬得杨荷慌乱躲避,脸涨得通红,不时柳眉倒竖,狠狠地瞪着他,而陆玉成则甚为开心。

 

杨州在隋唐之际是佛教胜地,信徒众多,寺庙遍地,而长乐寺尤其著名。

 

长乐寺曾经的寺主住力在佛教史上是位大名鼎鼎的人物,“声第之高,有闻缁俗”。陈朝期间,在京师之左建造了泰皇寺,并为寺主。陈朝亡乱,他离开京师,访求胜地。到了江都(即今扬州),见了长乐寺,他留了下来。隋开皇十三年,建成五层宝塔一座,金盘景耀,峨然挺秀,远近式瞻。开皇十七年,建成一座高阁并夹二楼。置制华绝,力异神工,宏壮高显,挺冠区宇,隋炀帝还为阁题写匾额。

 

据传优填王雕造了一座佛像,这是佛教千千万万佛像中的第一个,所以这个像被称为众像之始,天下第一。这个像是用牛头旃檀雕造的,这个像就叫做“旃檀瑞像”。佛教东渐,这个像传到了西域龟兹。后秦苻坚以吕光为将,破龟兹国,带着两万驼的战利品,包括旃檀瑞像和高僧鸠摩罗什回到东土。东土佛教,曾经有过一个潮流,叫塔必阿育,像必旃檀。造塔,一定要造阿育王塔式的塔,造像,一定要造旃檀瑞像式的像。后来梁武帝得到旃檀瑞像,供奉在丹阳龙光寺,一直到陈朝灭亡,住力迎请到长乐寺供养。因殿宇偏狭,未尽庄严,这才建造了这个阁,为的就是要供奉这尊旃檀瑞像。也因此,隋炀帝题写瑞像飞阁四字,悬在阁上。

 

隋末,扬州发生大动乱,僧俗逃亡,住力孤身一人不顾身家性命,守护殿阁,长乐寺竟奇迹般的得以保存下来。唐初,据扬州的辅公祐起兵反唐,寺观经像撤送江南。住力一再恳请,辅公佑全然不顾。住力愤然于武德六年十月八日跏趺面西,以八十岁高龄,在佛前引火自焚。群鹊哀鸣,周匝飞绕。命终火灭,合掌凝然。住力圆寂后,瑞像仍然被南迁,但长乐寺的殿宇得以保留。辅公祐被平之后,由于住力自焚事件的感动、震憾、感召、影响,瑞像仍被送回长乐寺。有唐一代,瑞像一直供奉在长乐寺,一直到宋太宗时,瑞像被移往汴京。瑞像在扬州、在长乐,一共三百多年。宋、金、元、明,瑞像一直在皇家指定的寺院内供奉。清代供奉在北京宏仁寺,俗称旃檀寺。1900年,八国联军攻入北京,寺被焚毁,旃檀瑞像从此下落不明。是被焚毁,还是被劫走?留下千古之谜。

 

到了长乐寺,陆玉成就被其巍峨的气势所慑,心中不由恭谨起来。他还发现寺院附近寂静肃穆,并没有他前世所见到的那些大寺院景点常常见到的各种杂货摊,也无人上前来向他俩兜售什么。迈过山门,来到大雄宝殿,那高大的释伽牟尼佛踱金坐相流光溢彩,金碧辉煌,令人目昡神迷。

 

杨荷走到佛像前的蒲团上跪下,双手合什,默默地祈祷。陆玉成看着她那修长纤弱的背影,虔诚的神情,不由怜爱大增。他轻轻地走过去,俯身低声道:“是许愿么?许了何愿?”

 

杨荷沒吭声,但陆玉成却发现她连耳根都红了。良久,她才声如蚊呐般低声说道:“但愿你与我所想一样!”

 

陆玉成情动于中,双手搀扶她起来,在她耳边轻声道:“我的心你又不是不知,但愿我俩永不分离,白头到老!”

 

杨荷猛一转头,两眼盯着他,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双颊红晕绽放,羞涩道:“那你对佛祖发个誓!”

 

陆玉成右掌竖起,对着佛像一礼,口中花花道:“佛祖在上,某陆玉成将来必娶杨荷姐为妻,爱她,照顾她,与她生儿育女!”

 

杨荷大羞,双手擂着他胸膛道:“你胡说什么呀,谁会与你生孩子!”

 

陆玉成心中一荡,见四周无人,一把揽过杨荷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

 

杨荷羞不可抑,忙推开他,口中说着:“你作死啊!”扭身走开了去,出了大殿。

 

陆玉成施施然跟在后头,面有得色。

 

俩人默默地走到一宏壮的高阁前,进去后就见到了那座闻名于世的旃檀瑞像,佛祖端立双足并拢,左手下垂,右上屈臂向上升。

 

阁中没有外人,只有一干瘦的老和尚正在扫地。陆玉成凝视着旃檀瑞像,仔细地品味欣赏。

 

忽然,杨荷扯了扯他的衣袖,努努嘴,低声对他说:“那老和尚武功可厉害得紧啊!”

 

陆玉成望了望那扫地的老和尚,没看出什么异常,不解地望向杨荷。

 

“看他那把扫帚底!”杨荷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小声说道。

 

陆玉成仔细一看,不由大吃一惊。原未老和尚那把扫帚并未触及地面,离地面尚有一寸高,可地面的碎屑却随着扫帚而移动,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推动着,也不见扬起灰尘,内力外放能控制到这个程度,简直匪夷所思。

 

正在此时,老和尚停下扫地,拎着扫帚向他俩走来。到了他们跟前,凝视了他俩片刻,道:“俩位施主身怀抱元功,请问与真灵子是什么关系?“

 

陆玉成一愣,两眼茫然。旁边杨荷眉头紧皱,迟迟疑疑地开口道:“真灵子正是在下恩师,大师的名号是?”

 

“贫僧觉非。”老和尚微笑着回答道。

 

“原来是觉非大师,晚辈杨荷拜见大师!”她曾听师父真灵子告诉他,觉非大师是其至交好友,武功不在他之下。陆玉成也连忙跟着对之施一大礼。

 

老和尚双手虚托,陆玉成就觉得一股气劲把他托了起来,再也拜不下去了,不觉骇然。

 

觉非和尚仔细打量了他一下,道:“小施主的抱元功练得不怎么样啊?”

 

陆玉成一脸赧然,杨荷道:“他不是师父的弟子,才稍稍练过一些。”

 

“哦!小施主叫什么名字?可曾拜师学武?”觉非和尚饶有兴致看着他说。

 

“在下陆玉成,不曾拜师学武。”

 

“原来你就是在这次瘟疫中立了大功的小施主啊!”觉非和尚惊讶道,陆玉成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觉非和尚神色变幻不定,沉思半晌后,他长出了一口气,对陆玉成说:“我俩之间有一场缘份,你们跟贫僧来吧!”说着,迈步朝后院走去,他俩忙跟上去。

 

来到后院,进了一间禅房,里面除了一张床榻和几个蒲团外一无所有。只见觉非和尚右袖一挥,房间的门窗便啪地一声全关上了,简直匪夷所思,陆玉成瞧在眼里,对觉非和尚的武功越来越佩服。

 

觉非和尚招呼他俩坐在蒲团上,自已也坐了下来。他凝视陆玉成微笑着说:“小施主骨骼脉络上佳,又难得有济世之心,可愿拜贫僧为师?”

 

俩人不觉一愣,杨荷脸上的神情又喜又愁,陆玉成则抓耳挠腮半晌沒吭声。

 

觉非和尚也看出了端倪,笑着说道:“只拜师而已,不须剃度出家,如何?”

 

杨荷听闻大喜,她听师父说觉非和尚的虎吟拳和霹雳枪是武林双绝,练到极高处能在千军万马中纵横驰骋,她马上用眼神示意陆玉成答应下来。陆玉成忙伏地对觉非和尚规规矩矩地叩了几个头,口称:“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觉非和尚待拜师礼毕,欣慰地对陆玉成说:“入我门下,以行善为首。须济世济民,不可作恶。”他顿了顿,接着道:“你是为师的关门弟子,你还有一位师兄,叫朱英杰,现正在北方军中效力,颇为仁勇。”

 

觉非和尚的武功秉承少林一脉,是正宗的佛门功夫。当陆玉成问他与少林是何关系时,觉非和尚神情复杂,目光有片刻迷离,他轻轻一叹,并没多说什么,只告诉陆玉成将来如遇少林弟子和门人,最好不要与之冲突,须礼让三分。

 

觉非和尚考察了一番他的武功,他叫陆玉成继续练抱元功、无影步和形意拳。道家一脉的武功颇有独到处,练到高深处不下佛门功夫,且有长生久视之效,而形意拳在觉非和尚眼里也认为是一门不错的武功。

 

他从怀里拿出一牛皮纸卷,要陆玉成先练习上面的功夫。陆玉成打开一看,不觉一阵兴奋,上面写着“易筋经” 三个字,这可是久已失传,号称少林寺镇宝绝学,伐髓洗毛,强筋壮骨的无上武功啊!

 

 

海阅传媒】       【有片海】

篇海原创网官方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推荐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baikelong123@qq.com 免责声公司名称: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18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