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散文

“文革”、火车与鸡窝(散文)

作者:王霁良   来源:原创   阅读:35767   评论:2

    “文革”本是要革文化的命的革命,竟至发展到匪夷所思的地步,酿成1966年至毛泽东去世十年的大浩劫,不说张志新、遇罗克、林昭等一大批优秀分子被害,就是一个普通的农民,在那个专以整人、迫害人为正确的年代,也会无端惹上灾祸。一位在集市上买了毛主席石膏像的农民(姑隐其名),因为东西多不好拿,用绳子栓了那像脖拎着走,就被关了七年。

     作者在农村长大,出生于“文革”开始的第二年,对文革印象不深,但还依稀记得村大队部墙上“砸烂一切,把无产阶级革命进行到底”的红漆标语,记得村街黑板报上“革命三结合好得很”、“批林批孔”、“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的口号。那时候会唱“大海航行靠舵手,万物生长靠太阳,干革命靠的是毛泽东思想”,喜爱红五星、绿军装,“中华儿女多奇志,不爱红装爱武装”。——红五星,当兵的五叔探亲时给了一个,高兴的不得了,每天装在书包里,见了人就拿出来炫耀;还好,那时对毛主席纪念章、红宝书并不怎么感冒。很小的时候,我们就会唱“《沙家浜》、《红灯记》,铁梅家奶奶会唱戏”。但也只有这些,至于浩劫之惨,出现的种种反人性的发指行为,那是后长大以后才了解到的。

     在这里我想叙述两个故事,以便跟上面不太严肃的标题对应起来,一个是我听来的(故事应该是书本上的),一个系我亲见。

   “文革”刚开始那两年,文攻武卫,虽说是“要文斗,不要武斗”,造反派战斗队之间还是械斗不断,经常出现打死人不偿命的事。有个叫大灯的青年,是个造反派头头,从外地串联回来组织了一帮人,几次跟人械斗交火,人手越来越稀,就被另一帮捉了去,关进黑屋里,几天不给饭吃。有一天大白天,几个恨他恨得咬牙的红卫兵女将打开门冲进来,把他摁倒在地解下腰带拽下裤子,阴毛扯得一根不剩,才把他放出去。这大灯捂着裤裆出来,手下兄弟早已如鸟兽散,再也组织不起反攻了,那重新扎出来的玩意,直刺磨得大腿内侧红肿溃烂。俗话说,先知在家乡本地无人当真,大灯那年夏天就想再去串联,反正当红卫兵坐火车也不要钱。他来到火车站想只身去首都见见大世面,刚要上车,就见从列车窗户摔下一被单系成的蓝包袱,那包袱掉下来还会动,车厢里的两个人探出头来大骂“还他妈想逃票”。大灯好奇就走过去看,就见从那包袱里爬出一个肮肮脏脏十六七岁的小伙子来,头发乱糟糟的。这大灯当过领袖,且领袖之心很重,就过去拍拍小伙儿的肩膀说,看你也没个人要,跟我混吧。那小伙就跟着他走。因为这一幕,错过了上火车,大灯找他在县城当老师的同学,那时中学早放了暑假,他要了钥匙准备住进他同学的宿舍。傍晚的时候大灯说,看咱们脏的,到校澡堂子里冲个澡吧,两个人过去,那小伙儿眼睁睁就进了女澡堂。大灯心说怪不得让人给扔出来,感情这小子心理不正常,看不把你揍个臭死。可是没有,那小伙儿出来就成了个女孩儿,大灯傻眼了,两个人进了屋,女孩儿就铺那单人床,说大哥你睡吧,大灯是个怜贫惜弱的主,慌得拉了两张课桌爬上去睡,夜里就掉下来,听那女孩在啜泣,问起缘故,原来是她爹作为“牛鬼蛇神”被打死了,母亲自杀了,家随即被抄,自己被几个红卫兵强行扯着剪了头发赶出来……大灯哄了好一阵才重新睡下,等到第二次掉下课桌时天已大亮那女孩已经走了,留给他半张短信和半管牙膏作为感谢。

    上小学的时候,我最怕学校的张校长,三十来岁细条个儿,戴着个黑边眼镜。他和他爱人都在我们学校任教,都是吃“国粮”的公办教师,据说张校长还是个县里造反派的头头脑脑哩,因为指挥武斗打死了人,不得意下放来的。学校十来个教师里,大多是民办教师和代课教师,三个吃“国粮”的,另一个是年纪大些的王老师,是被县革委会赶回家来的“牛鬼蛇神”,本是我的远房堂伯,他老伴自然是我的堂伯母了,一辈子在家务农,却抱怨了老公一辈子。张校长两口子来学校走马上任的时候,学校没有宽余的校舍供他们安家,便经村大队部安排住进部院里,大队部前面不远就是我老堂伯的家。那时张校长胸前挂着红像章,觉悟高的很,但我们都觉得他是个怪人。老堂伯一来运动就要挨整,张校长对上级指示不折不扣贯彻到位,自然也就都贯彻到老堂伯头上。

    我上二年级的时候,“文革”群众性的狂潮已过,日子平活了不少。那年春天一个周日的上午,我在老堂伯家院子里正和他的小儿子玩耍,张校长大步流星黑着脸跨进院来,把我和小堂兄吓了一跳。只见他直奔正屋窗户而去,窗台一角安放着一个草筐做的母鸡下蛋的窝,他瞬间伸手从窝里扯出一只黧花老母鸡来,左手紧紧抓住母鸡的双翅,右手成掌状一下一下猛打母鸡的头,嘴里喊着“叫你落(la)蛋,叫你落蛋,看你还落不落蛋?”

    我伯母听见鸡叫和喊声,从正做午饭的厨房里跑出来,嗫嚅着说:“张校长,您这是……”

    “实在气人,我这鸡又跑到你家落蛋啦!”张校长提着鸡说。

    “这是俺家的鸡。”

    “你家的鸡?”张校长把母鸡提到胸前,那只不会争辩的鸡耷拉着脑袋,分明已经绝气。

    “可不是咋地?你再看看,你家有这样毛毛的?”伯母心疼地直搓满是面粉的手,“你这手也忒重哩,正下蛋呢,指望春上卖鸡蛋换盐吃哩。”

    那天张校长从供销社买了瓶上好兰陵大曲,坐在我老堂伯家死等,一直等到中午老堂伯从自留地干完活回来(那时候可没有手机),两个不会喝酒的人整整喝了一下午,那鸡自然就给两家人打了牙祭,一直到开膛那鸡蛋还在肚里。张校长是他爱人和我大堂兄扶着回的家,路上吐了一地,口口声声说自个该死,运动中整死个人就如打死这鸡,他自己连上这鸡就毁了两条性命。从那两家就再没划清过界线,据老堂伯的大儿子说,张校长还抵制了不少批斗老堂伯的指示哩。

【篇海】            【有片海】

篇海原创网官方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推荐


标签:堂伯  大灯  校长  文革  母鸡  
相关评论

本栏最新更新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 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haiyue@pianhai.com 免责声明 公司名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19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