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散文

夏日三章

作者:西苏   来源:原创   阅读:12790   评论:0

 一  葡萄架

推开院门,沿卵石花径曲折数步,一脚就踏进葡萄架下。火烧的七月里,浓荫清风是最让人希冀的,而此时的葡萄树展了一身的绿叶,随着藤蔓把花石小道遮掩严密,一串串紫红青绿相间的葡萄从枝叶中倒挂下来,伸手摘一颗,尝下滋润的美味,或是走进这小径所有人的举动。

葡萄架是用粗大的毛竹和碧青的细竹枝搭成的,半圆的拱顶,随这花径延伸到小楼前,那楼是江南典型的建筑风格,白墙黑瓦,朱红的雕花的排窗。雨天的时候,半掩半启,望着那淅淅沥沥的雨珠,砸到宽大的葡萄叶上,那声音居然也能够奏出深远的梵音来,犹似秋夜的浓雨落到芭蕉上,虔诚而伫立,或是还要燃一柱印度来的奇南香,细品雨叶交融的情感,那意境真的到了飘然的地步了。只是流火七月的天,雨是那样的吝啬。

搬一把藤椅在葡萄架下,风穿行而逝,果实的馨香和着微风,掠过鼻尖,拂过眉梢,惬意也就放任起来。不知为什么,每每在此纳凉,心里总会牵挂起父亲藏在书箱底的那几册厚厚的,还有木版雕刻着绣像的书来,“潘金莲醉闹葡萄架”演绎的是何等样的风情和放纵呢?老父用竹骨的折扇敲打我的额头,笑说,奇书,奇书。

坐在如此幽静的地方,要是去读经史未免过分暴殄天物,读点美文真的很应情景,墙外蝉声不绝,院内风吹婆娑,或湘西的风情,落桐的怨女,江上的小船,岸边的家犬;或江南的烟雨,家乡的野菜,河中的乌蓬小舟;再或是荷塘的蛙声,秦怀河里的桨声,倦了斜倚而眠,书蒙脸面,梦游书中,飘过水巷,悄悄走进凤凰县城,漫步于绍兴街头。

其实小院中的葡萄除了这叶儿是诱人的外,那看似如珠的果实,玛瑙翠玉样儿,入口却是异常的酸涩,虽蹙眉顿足而难解。倒不是这葡萄的秧不好,实在是小院的泥土植不得如此的美味,刨下一锄,金星四冒,残玉断翠遍布。很多年前,这条巷子是吴门治玉的中心,不过用母亲的话说,这葡萄是被老父的酸气传染的。于是解馋还是要从外面买来,一家坐在葡萄架下,满地狼藉。父亲兴致高的时候也会讲点掌故,用他那九腔十八调的吴语,学着弹词的说表,直把人笑到喷饭而不休。

在夏日若要在浓荫和几颗馋嘴的葡萄中选择,定然没有悬念,而要在旧书新册里做个了断,就没有那样容易了。江南梅雨后,老宅的书房里凝聚了太多的水气,书本自然也是湿润到了极点,所以入三伏后,就要晒书,旧诗有“三伏乘朝爽,闲庭散旧编”的句子,颇能描摹这样的豪爽之事。

经过那年月,家里的旧书已经去之大半,留下的也如风中残烛,雪中老妪,不见昔日一丝的风华绝代。我倒也去原来的“文学山房”淘书,几角块把的明清笔记收罗了不少,父亲见我买来的书籍从不加一语的评述,直到一日花三十大圆拖回一套《骈字类编》,摇头并对母亲说:作孽了。


   邻居小威

那个夏日我居然开始写自己的自传,洋洋万言,把不该回忆的都想了一遍,其实这年自己才懂得中国不是仅有鲁迅一位大家。

在这部所谓的自传里,有如此一段记载:……又因为我一生中最短暂的恋爱刚刚开始。这也许是她的错误,但毕竟我们相吻了,并且我在与她唇齿缠绕的时候,我的眼前一片漆黑,所有的神经和感觉都在那一瞬间停滞,人飘摇起来,恍然梦中。很奇怪自己有这样的感觉,难道是自己爱上了这个年轻的女子,她虽然美丽如花,肌肤如婴,可是她……

很多年后一直不能够想起那个标致的女人是谁,生命中也就有的一次艳遇,怎么就如此轻易忘却了,所以我拼命去回忆,结果还是没有想起这个女孩的故事。有一日小威来看我,说他那个刁瞒的妹妹终于嫁出去了,我才一下子想起那女孩。小威见我笑的诡秘,逼问我所以然,无奈招供:我自传里虚构的那个投报送怀的女子就是他妹妹。小威怒说,是不是还始乱终弃了。我老实说,那年纪还不懂巫山云雨。于是两人哈哈大笑。

小威是对门的邻居,也是儿时的同窗,他的祖母一连生养了九个子女,所以他最小的阿姨比他大不了多少,老太太很是有功夫,除了第一个是男丁,而后八个一色的娘子军。可是到了下一代,风水忽然就变了,大大小小出来了十来个和尚,把个园子搞得翻天覆地。小威的妹妹就是在节骨眼上,哇哇坠地,那家人的宠啊,把个小女孩培养成了刁蛮公主。

那时的夏天真的是我们的天下,丢了书包,满脑子想的就是玩,打弹子,拍烟壳,抽菱角,所有的游戏似乎都和泥地发生直接的关系。小女孩是我和小威的跟班,却又要端着大家闺秀的神态,所以我和小威便想着法儿,把她漂亮的白裙子搞成花衫。看见小女孩哭着去找靠山,我们两个赶紧溜到后院,爬到那棵歪脖子石榴树上。

小的时候自己很胆大,敢从树上一越而下,小威当然也是不肯落后的。男人的面子有时候是与生俱来的,这和小女生喜欢穿裙子异曲同工。可是小威终于在一次高空飞翔中,不幸折翅。原来以为这是小威的末日,却不想变成是我的灾难。小女孩哭着告诉我父亲,是我把她哥哥推下树的。这还了得,我的皮肉之痛首揭序幕,一直以为父亲那手没有多少力量,打上几下也就是弹落衣衫上的灰尘,等到发现判断错误,已经没有逃脱的机会。

小威的伤好了之后,他的祖母禁止来我家的小院,于是我们两个特别嫉恨多嘴的不女孩。身上的痛早已经忘记,心里的怨恨有时候会留存很好些时间。我和小威坐在葡萄架下,看着歪脖子的石榴树,想着如何报仇雪恨。小威说要不我们抓了蟋蟀放到她的衣服里。我说那样你老爸能够饶了你!小威说还有什么好办法,我说要不以后我娶她做老婆,天天让她给我洗衣服。小威说这样更不行,她都是你老婆了,我哪还有机会爬树啊。


  绝品蟋蟀

快近夏末的时候,蟋蟀也就成了夏虫中的主角。前院的三哥哥是个玩虫的高手,每年的夏天他便撅着屁股,出没在草丛和乱砖堆里,一天里如果逮到个铁头大将军什么的虫子,那傍晚纳凉时喝的老酒和下酒的小菜也就都有了。在天井里支一张小方凳,摆上几块猪头肉,一盘咸水煮的花生,拖过竹制的小靠椅,光着膀子,翘着二郎腿,三杯下去,就听他一个人的蟋蟀经。啤酒那时还不时兴,喝的是一种叫醇香酒的黄酒,这酒后劲足,一瓶没有喝完,三哥哥便要坐在那里流着口水喂蚊子,睡梦中手倒不闲着,上抓几下,下挠几下,样子实在是可笑。

小的时候,男孩子都会喜欢夏日那好斗的蟋蟀,随着蛐蛐的叫唤,张开翼翅,昂着头颅,竖着两跟旗枪,亮着利齿,穷神恶煞般的扑去,一阵风卷云涌,弱的一方,跳出瓦罐算是识时务的俊杰,硬撑的终是要残了肢体,被人弃市于乱草中。或者好斗和残忍是孩童没有被教化好的本性,或者这黑乎乎的小虫实在有趣,所以院里的孩子把三哥哥看成偶像一般。

很多时候我是连“二枪”和“三枪”都搞不明白的,更不知道那有三根触须的小虫是称不得蟋蟀之名的。有一回抓了这样一个大家伙,满脸神气,急着找三哥哥斗去。平素他特别喜欢我,见我也抓了虫子很是得意,一边摸着我的头,一边贼笑。他依我取了青泥的蟋蟀盆,揭开刻着回形细纹的盖子。瓦罐里面有一只青泥烧制的腰型小屋,二边通口,上可揭瓦,实在精巧。很多的时间我对这小玩意的钟爱胜过对蟋蟀的喜爱,趴在草丛间抓虫有大部分原因就是为有机会把玩那小房子。

三哥哥取了我的竹节,把蟋蟀赶进小房子,然后轻轻放进瓦罐里,过了些时间,揭去小屋的盖,用长长的须草去逗引。就在三哥哥用草去逗小虫的那刻,他的口中发出狂喜的笑声,那笑啊可以把人羞死。怒中我说:“我的个头大,你的小。”三哥哥用手指轻弹着我的脑门,笑说,“这东西不是蟋蟀,亏你还拿来与我斗,看清楚了,这虫有三根触须,俗名叫棺材板。”

后来三哥哥不玩蟋蟀了,因为他在抓蟋蟀的时候发现了一只绝品的家伙。那年他独自去郊外的坟场抓虫,在一个潮湿枯烂的树桩边,翻到了一只被毒蛇盘绕的蟋蟀。老辈玩虫的人说,天下有两种绝品的虫子,一种是被蜈蚣包围着的,还有就是这被蛇盘绕的。三哥哥当时的开心啊,千载难逢的机缘怎么就让他遇见了。

人开心就要犯病,男人在遇见心仪的女子时,大凡会自我陶醉,得意而忘形,三哥哥也像碰到了自己喜欢的绝色女人一样,脑子一热,乐极而生悲,这绝品的促织也岂是徒手可抓的,三哥哥的手指哪能与毒蛇的窜动比快。三哥哥的惨叫我是没有听见的,可三哥哥妈妈的骂声是连街上的路人都知道的。


                                          西苏与吴中沁庐

【篇海】            【有片海】

篇海原创网官方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推荐


标签:小威  蟋蟀  哥哥  葡萄架  时候  
相关评论

本栏最新更新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 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haiyue@pianhai.com 免责声明 公司名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19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