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小说

年代与生存12

作者:Zmin   来源:原创   阅读:74042   评论:0

12. 生计

所谓生计,广义可以是国计民生,侠义也就是吃饭穿衣。生计这个词儿,曾颠倒为计生强制行使了好多年,结果如何真不好说。话说1989年初,我携子离家三年归来。母子相拥而泣,哭时较长。相比之下,妻子对我不理不睬。我自寻一个角落,把牛皮箱放下,坐在上面发呆。

晚饭时分,小川顺势聊起傣家的乡土美味。他母亲听得兴趣盎然,不时打断。我颇感无聊,环顾家境。墙灰脱落、开裂,屋棚的一角已垮塌。家物仍是一床二桌三木凳。床上的被褥很凌乱、桌面有台小电视、木凳12条腿还齐全。我在想,明天要修补屋棚,改天粉刷墙壁,再把被褥晒一下。当然了,还得去买一张床,因为儿子已经七岁了。

然后该睡觉了,常言说久别胜新婚,我几度示爱,妻子都无动于衷。我仰望漏雨的顶棚,久而视之,上面的水渍图案便生动起来:时而风卷残云,忽而张牙舞爪。正当我趋于幻视时,家芹终于开口了,态度很不好:你一走三年,简直把这个家,忘得一干二净!我赶紧说没有忘呀,我不是寄信,还写过一首诗么。这话不说还好,女人倏地从床上坐起,就此拉开了夫妻冷战的序幕,并有如下台词:

“你不回家,还写诗,我撕你妈逼的!

“我已经回家啦,你怎么这样子?

“哪样子?我都等出病来啦!

“那种事,只有搞多了才生病嘛。

“不扯那逼事,你究竟带回来多少?

“代课工资除了吃饭,剩下的实在不多……”

“还是穷鬼呀!家芹打断道。事情明摆着,夫妻冷战的焦点,就一个穷字作祟,似乎比钱财更伤人感情。妻子大叫穷鬼、振聋发聩,闹得人连逼事儿也做不成了。我在想,妻子常年独守空房,可能真的是病了,但又无药可医。其实在当时及后来,类似“打工及留守”的家庭现状,已成为一个社会问题。

由于家中了无生趣,我常邀约老朋友,同去二仙桥的春草茶馆闲坐。那茶馆装修后改称茶坊,茶价比先前涨了十倍,不过有音乐和沙发,还有美女掺茶。那天老友一起喝茶,聊起生计问题。我首发牢骚:“我从80年开始,就到处代课。甘孜、贵州、云南,差不多穷山恶水的干了十年!结果呢,职业上国家不予承认,收入上连个家都养不起,一直过着鬼一样的生活。

“这只能怪你自己,绪勇押一口茶,笑道,当初我就劝过你,搞钱才是硬道理。你偏要去教书,错过了经商的大好机遇。须知市场经济,红利从来不可均分。像你这种体制外的盲流,不管咋个拼命,也就是个垫背的,有锤子意思。

“也不是垫背的问题,吴晓春接话道,而是个人的价值取向。我倒很佩服的,在经济变革时期,你始终没有闲着,一直以编外的方式为国家效力。尽管不被承认,这种情况哪个时代都有,说来也算是青春无悔了。

“锤子的无悔!绪勇突爆粗口,你没下过乡,也是个城市病青。我们整个一代,最精华的岁月都被耽搁了。好像他妈的胡子,是一夜间长出来的。现在来说青春无悔,听起来让人觉得可怜可悲,自欺欺人罢了。

“别扯这些了。我不想听吵架,问绪勇这几年生意如何。他说先前做服装垮了,如今开了个建材铺,一直很艰难。近两年撞货盛行,他也想去试一把。我问何为撞货,绪勇说就是以代销方式,低价倾销变现。然后拖用货款,另谋发展。

“这不把厂家坑了吗?晓春问,绪勇说计划经济时期,厂家的产品应对市场,都是卖不动的死货。可现在的商人都缺乏资金,又要启动市场,所以才造成这种代销就死的烂局面。他说:“但是对资本积累却是个机会,关键是如何掘到第一桶金。

“一桶金?绪勇说得好大,我倒想起一件小事,八五年,我们合伙做服装,你还欠我三千元。一说到钱,老友脸就烂了,说:现在手头很紧,不如一起撞货去。如果弄成了,也就有钱还账了。我想与其在家里和老婆苦熬,还不如出去试一把。

“不过成都周边都给骗怕了,只得走远一点。”绪勇如是说,来到川东一个小镇。一下车,他就四处打听建材、钢筋、水泥之类。不料此地纯粹一农业县,当年番茄大丰收,不好卖,都烂在地里了。农民抱怨说,之前有几家罐头厂来收购,谁知全倒闭了。绪勇打算撞这货,我说:“番茄烂起来可比屎还臭。绪勇不理会,去了当地供销社,出示营业执照签订代销合同;即交点订金,拉货走人。

消息传出,十里八乡的农民都来送货。收购站忙开了锅,番茄转眼堆成山,并开始恶热发臭。尽管我们疾呼不要再收了,可收购站只顾收货、过称、打白条。装货时也很热心,一下装了三卡车,连运费都免了。我们押车走人,一路上我都在想,货到地头咋办呀?到达后,绪勇把货堆进建材铺。当然是堆不下的,弄得满街都是番茄。行人过往就像踩在稀屎里,同声发问:怎么,要创建蔬菜公司了?

接下来找销路。商场、食品厂、罐头厂、伙食团,谁知人家说:今年那东西烂市,白送也不要。真是货到地头死,我们只得低价倾销,开始一毛一斤、后来三分五斤。一时间人头攒动,给钱不给钱的,很快演变成了轰抢。继而打起了番茄仗,大家竞相投掷、踩踏、乱闹。那阵仗,简直形同外国人在过狂欢节。

藉此乱象、全城传臭。政府害怕引发流行病,出动消防车清洗,并责成治安抓捕肇事者。绪勇闻风而逃,而我每次回家,老婆就嚎:搞那么臭,钱在哪儿?我说这是生意上的事,要妻子做番茄煎蛋汤,尽量吃。老婆仍旧嚎:“哪来的蛋呀!多少钱一斤呀?我知道蛋价多少,可番茄没卖脱,也就没钱买鸡蛋。

这都是番茄惹得祸。番茄亦称狼桃西红柿,最早产自秘鲁。因其色泽艳丽无人敢食,后来发现非但无毒,且营养丰富。即又声称:女人吃了可美容,男人食之或壮阳;如果一个社会,把“美容、壮阳”搞得趋之若鹜,秩序也就乱了。那时节,民众打鸡血、练气功,猛喝“海宝”酸汤,好像男女老少都得了病、怀了孕。

然而番茄事件未了,类似的荒唐戏又上演了。某晚吴晓春拿来一份标有Bilirubin的英文材料,神情诡异地说是商业机密,要我尽快翻译。我连夜译出,原来是一篇关于如何提取胆红素的科技文章。这事儿市面上早有传闻,据称该物价值30万每公斤!交译稿时,我质疑晓春,一个刻象棋字儿的,怎么搞得懂化学。

“这叫科学致富。”晓春问我一只猪胆,能提取多少?我说资料上写的,十只胆可提炼一克。晓春一换算,惊呼比黄金都贵呀!他说这件事一人干不了,要我也加入。合伙条件是:我投资生产原料,他负责技术设备。我回家和老婆商量,她说:晓春不像绪勇那混蛋,既然他说好,就干吧。女人取出家里的积蓄,满怀希望地交给了我。

事情就这么干开了,提炼场就设在晓春家的厨房里,因为他家有液化气罐。他老婆羡贞也大力支持,还说成为万元户就在此一搏!晓春家也是倾其所有,买回大量化工器材,诸如试管、烧杯、冷凝器。东西之多,厨房容不下就摆进卧室里。其中好些磨口瓶,装满了黄绿色的液体,就像尿一样,晓春问我这啥东西,怎么这么臭?

“这叫哥罗芳,学名三氯甲烷。据词典介绍,此物极易挥发,常用于化工溶剂和生物萃取。用在医学上,或是一种麻醉剂……”我如是说,就觉得这事有点离谱,哪有俩外行,在厨房里生产极其贵重的化工产品的?当初居里夫人从沥青里提炼镭,至少人家也是个化学家,其操作是为了科研发现,而不是想当什么万元户。

不过一夜间,我的疑虑都打消了。此时街面都树起大量收购的牌子,胆红素价格从每公斤30万飙升至50万!真可谓行情盛世,无论城市乡村,还是厨房、茅棚、猪圈,好像人人都在争夺诺贝尔化学奖。不管你信不信,那年头,成都就是这么一幅全民练胆的好景象。其实全国也一样,不同的或是在提炼牛黄素、人胎素、神功元气蛋,等等。总之全民总动员,工农兵学商,这里的是一个动词。

实际操作又是另一番景象。我负责采购原料,猪苦胆原本贱物,现在奇货可居。菜市场根本没有卖的,得到冻库去买批量,一大冰坨子上千元。我水湿淋漓地搬回,先解冻破皮,挤出胆汁、过滤、煮沸;再加入石灰水钙化,经分液漏斗分层,同时注入氯仿溶解……所做一切,均按资料所述。待那溶液变红,红得像人的血,便置于蒸溜器加热浓缩,经冷凝器反复萃取,就可以提炼出那个“素”了。

那会儿,空气里弥漫着比屎还臭的味道。练胆者的呼吸、排泄或放屁全有一股氯仿味。由此恶臭扰民,邻居见天就问我们在干啥子?晓春说在灭蟑螂、消毒杀菌。好像这家子蟑螂成灾,并发生了永久性的传染病。

产品终于搞出来了,是一种金红色的结晶体。第一回送交收购点,经所谓质量检测,提纯含仅30 %,重量也远低于常数。卖了十次产品后,实际亏了一大半。此时猪胆已涨至天价;而氯仿本属麻醉品,政府开始限售。卖过二十次产品后,这鬼生意就没法再做下去了。那天晚上,俩合伙人愁眉苦脸,商讨下一步怎么办。

“我没钱了,现在买个胆,比一只猪还贵!

“黑市氯芳贵得吓人,简直比制毒还凶险。

“这是炼胆呢,还是在给皇帝炼长寿丹呀?”

“我听说,现在已经有人,用人胆来做了……”

这话啥意思?原来人体内也富含胆红素,尤以肝胆病人的含量最高。由此一说,我们赶紧去医院找原料,与肝胆科的医生拉关系。采购一般是这样:在医院的过道里、病床前,只要看见面皮焦黄,手拎引流袋的,准是交易的好对像。我们追逐直问:大叔、大妈,卖不卖呀?您的胆结石、肾结石,还有那个液……”

“买的呀,可价钱……”这时的患者,多半拽紧那东西,哼哼唧唧,医生说了,这东西在我体内,至少有30年!卖掉它,还真有点舍不得。患者家属也在帮腔:可是不卖掉,又哪来钱救命。所以,物以稀为贵,你看看这结石、这成色、这味道……”

我们赶紧假老练地凑近去,看成色、闻味道,然后讨价还价,买下来、投进去。那当口,晓春家的厨房里恶臭弥漫,萃取液还在蒸馏器里咕嘟;也许是冷凝管堵塞了,那邪恶的红汤跳荡了最后几下,突然一声爆炸了。

响声和恶臭引起了公愤。穿制服的来了,勒令停止危害公众安全,并当场没收了制备家当。周围邻居拍手称快,我们的妻子闻讯赶来。俩女人目睹这副败家相,羡贞竟一头昏倒在地。家芹虽没有当场晕倒,却是当众数落咆哮:快来看呀,这个穷鬼哟!硬是败光了一家子……”

我们“练胆”致富,就这么个下场。后来得知,所谓生物胆红素,本是构成动物粪便的颜色;其色素指标,不过是医生检测人体病变的一项常数。我们以污秽病态之物,从事个体经营、发家致富,难怪生意做得那么悖了。

把什么都当生意做,还不止于此。另据业内成功人士说,胆红素的有效提取,应是圈养狗熊,搞活体采集。据称其胆汁可源源不断,钞票也赚的缸满钵满。吴晓春痛定思痛,也想去弄几只来狗熊来豢养,我赶紧打住说:得了吧,晓春,还闹得不够么。你知道那狗熊,多少钱一只?搞动物活体采集,且不说违法犯罪,也是伤天害理!

我想说的是,由粪便色到黄金流,表明了我们长苦而多生、久穷易拜金的基本国情。尤其当下,金钱支配一切。所有的制度、民俗、时尚和学说,全都吆喝起来破坏人生的信仰,动摇五千年来的文明基石。过去的死亡成了粉饰今天的安魂曲,生存已经被异化成了唯利是图的深井。人们透过锁定的天空,普遍的想法就是:以合法或不合法的手段,来达到骄奢淫逸的天堂。为了过眼烟云的财富和名誉而苦心孤诣,其意志就和从前为了永福而苦修来世的僧侣一样。

我还想说的是,刚才妻子大叫穷鬼,使我想起华夏《神谱》里确有送穷鬼一族。就是说,穷之为鬼,并非已死;穷之为族,为数众多!近些年来,无人不讲发财致富,无处不在人鬼混战。可是因其力量悬殊,要么生成有钱能使鬼推磨的仇富心理,要么形成人穷鬼富的炼狱格局。闹到头来,穷鬼未送走,人却活得日益艰难。

由是观之,国人倡行已久的送穷鬼现象,方兴未艾。人们未必不知,世界资源的80%,永远为20%的人所占有。这不仅趋于贫富悬殊,更是一条经济史的铁律。不管哪一国度,什么体制,所谓共同富裕只是一个理想,实践起来大相径庭。且不说发展中国家,即使发达国家,立法者也从不问当事人要主张什么,而是问谁肯出多少钱。这一恶兆,从主义上升到资本之后,民生问题也就岌岌可危了。

本章以生计为题,其实仅为晓瑜后人:别看现在国家强盛、百姓富裕,其间老一辈走过多少弯路,发了多少梦癫,真可说荒诞不经、啼笑皆非。基于之前说的人伦鬼事,然就家庭而言,又何至于夫妻反目?由此在下一节里,我将谈到和妻子离婚的事由。


【篇海】            【有片海】

篇海原创网官方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推荐


标签:生意  穷鬼  练胆  万元户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 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haiyue@pianhai.com 免责声明 公司名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19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