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散文

西去长安

作者:西苏   来源:原创   阅读:30294   评论:0
对一个城市的渴望重来没有如此激烈,我不明白是什么样的东西在诱惑我,秦砖汉瓦还是大唐霓裳,汉赋唐诗还是秦腔高亢,但我知道一定不是这样简单,因为这种诱惑不是对文字背后的怀想,而是真切的让人有冲动感觉。在经过几番计划又几次擦肩之后,我终于在秋天将尽的那刻登上了西去的列车。独自旅行对我来说是一种习惯,或者说还是一种渴望,抛弃生活中那个城市的喧嚣,把一切心情暂时封闭,直面一个陌生的环境,聆听一种陌生的语音,甚至去面对一种全新的空气。
当然我更渴望那种茶马古道上的客栈,几间茅草和泥胚的混合物,门前竖着高高的竹竿,飘扬着已经看不出颜色依稀可辨的酒字,那个店主一定不是妖艳的女子,他浑身散着恶臭,穿着同样已经不可辨别当初颜色的短衫,他的声音恶俗而粗糙。但天色已经晚去,风越刮越猛烈,雨虽然还没来,不过今夜肯定会有场骇人的大雨瓢泼,所以再难听的声音也要忍受,再难吃的饭也要下喉,幸好店中的老酒是上等的白干,一口下去直穿咽喉。我真的不明白自己为何如此向往那种野店的生活,难道我仅仅想要一个完全陌生却又有人声嘈杂的所在?后来我发现野店的际遇与我正进行中的独自旅行是一个整体,甚至这个行为还是独行的另一个目的,就如很久很久以前先哲所讲,即便是心灵也需要渲泄。
孤立在站台,看着南来北往的路人,忽然心尖有一丝酸楚。原来独自旅行也会有感觉孤单的时候,这是岁月老去的痕迹,还是心情空白前的预兆?我感到一丝的恐慌,于是我点上纸烟,倚靠在站台的方柱上,望着那条细窄的永无重合的双轨发楞。之前我只会在长途跋涉走到目标后的那刻,迫不及待点燃纸烟,望着那缕青丝在孤寂的空间升腾散去消失,并在那缕朦胧中感受陌生的世界,因为那一眼或是最美丽和真切的。
关于野店的古老话题,在今天也许只会出现在火车的颠簸中,漫长的行程中,窗外的景色已经黯然,青山黄土村庄古屋都被黑夜笼罩,昏黄摇曳的车厢中有一种莫名的落寞,混杂的空气有点污浊难忍,纸烟或者是最好的空气净化器,当然它还是相识开始攀谈的媒介,随着那支烟的点燃,一个新的旅行真正开始。于是戏说过去或者梦想未来成为一种需要,攀谈总是那么简单,从一个居住城市开始,然后讲述故乡。其实一个人对于自己生活中的城市未必比远来的客人更清楚,如同成长在江南水乡,真的还有太多地方并不曾踏足。没有原因,甚至不是因为就在身边而熟视无睹,只是因为你没有去探访的欲望。
长安城到底有怎么的诱惑或者神奇魅力,让蛰居四方的人种无畏艰辛毅然上路,络绎不绝朝拜而来?当年鉴真和尚六渡汪洋,几乎花费一生的时间才去到东瀛弘法,那么扶桑岛国的谴唐使团他们是不是也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不惜用生命来换取一次西来长安的机会?那么西域的诸多骆驼客呢,长安城里有什么样的璀璨宝贝,能够让他们无畏沙漠的无情,豺狼的血腥,还有帝国不测的风云,跋涉千里,一路驼铃叮当蹒跚而来。
已经无法感受用足迹去丈量完成由江南到长安城的艰辛,所以再也无法拥有当年蛮夷之地的臣民看到帝京城墙那刻的激动,逗留西安城的时候,我努力去捕捉秦汉的神韵,试图去寻找孟郊“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的美丽,甚至站立在城门外,想去感受下郑钧当年歌声中 “娘亲还守在城门外,妹妹在风雨中等待” 的场景,但是在城墙包围的古城中,我真的没有发现梦里长安的踪迹。遥相对望的钟楼鼓楼,如同战乱之后留存的碉堡,还好比穿了古装的戏子站在上海淮海路上,让人无法感怀长安的博大和包容,更无法感受精美绝伦,倘若不是在那座钟楼对首正有一位西安的青年才俊对我微笑,说不定那一刻我会逃离围城中城市。幸好那一刻他正用醇厚的声音问我行踪,言辞间洋溢着西北汉子的真诚和友善,所以我才在之后,在都市的丛林中,在那条飘满回民美食香气的小巷深处,见到那座庭院般的清真寺,一处美哉异常的院落。
对于如此的偶遇我欣喜异常,我不再去探求古寺的历史和传承,安静地随着雨丝地嘀嗒,徘徊在石经间,伫立在石榴树下,细细揣摩米元章的遒劲字迹石碑,惊喜中凝视砖墙上的雕刻,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关中细腻如水般的砖雕。那一时间整个古寺就我一个人的身影,连艳阳时刻那种倒影也没有。我只闻到了桂花的沁香,虽还不是吴地金桂的味道,但依旧让人沁心欲醉。确实在深秋的季节,又是在如此美哉的园林里,哪能够没有丹桂飘香。坐在亭中倚着栏杆,我有些游离时空,我仿佛看到胡服蛮装的西域人,跪拜在大殿前的广场上礼拜真主。大唐的君王聪明绝顶,不是简单高压来愚昧百姓,而是让所有种族的人都有依附的宗教可礼拜,又让所有的宗教都想依赖他这个君王而达到兴盛。

我住在一条名为建国路的客栈中,之所以选择那个小旅店,单为他近邻古城墙,据说踱出小路右转数十步,西安古城楼的巍峨之态就显现眼前,暮色中那缕夕阳晚霞,会让见之心醉,而我似乎很久没有看到醉人的黄昏了。在我背着行囊走进这条不宽的马路,漫无目的寻找我落脚的地方时,意外发现了陕西作家协会的白底黑字的牌子,那一刻我轻笑起来.至到今天我还找不到当时为何发笑,但真的我的嘴角上扬,只是我的笑意还没有完全收敛,一个青砖围墙包围中的小院出现在眼前,里面的西式小楼在晨曦的阳光下,显得有几分落寞。我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想到落寞这个词,一条街居然出现二个让我无从的解释,真的是西安太深沉的缘故?
漫步在张少帅的公馆里,一切似乎都凝固着。虽然当年那个震惊中外的事件,不知道还有多少真实留在这些建筑中,只是踏足在木质地板上,我依旧是放缓脚步,轻起轻落,这样的举动尽管有平时的习惯,但那一刻我是有意为之的。
西安在八年国难的时间里,也许不是血雨腥风,尸横遍野的所在,那定没有台儿庄的壮烈,也不会有淞沪巷战的惨烈,更不会有南京城三十万同胞的尸骨,但抗战八年谁也无法轻轻将他一笔带过。其实在写这段文字前,我纠结异常,曾经也想一笔带过,可惜我内心不容我这样草率,经过将近八十年的尘封,那些故事或者可以用另一个角度去述说。
张少帅真的是为无法带兵抗击日酋才起兵谏?张学良将军又真的是想把一腔热血洒在东北?而那个民国的领袖老蒋先生,真的是一位猥琐的胆小鬼,非要别人用枪指着脑袋,才愿意去携手另一支军队抗击共同的敌人?
黄昏中的张公馆异常宁静,一缕晚霞从西边斜来,照到那幢灰色的小洋楼


                                           西苏于吴中沁庐

【篇海】            【有片海】

篇海原创网官方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推荐


标签:长安  没有  真的  一个  还是  
上一篇:江东三题
下一篇:母亲的私事
相关评论

本栏最新更新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 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haiyue@pianhai.com 免责声明 公司名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19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