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小说

昏迷记15.梦境的载入

作者:Zmin   来源:原创   阅读:27664   评论:0

自从昏迷以来,很大程度改变了我对事物的看法。若是我有幸恢复知觉,重操旧业,砍削木头时,我会听见它在转述疼痛的呻吟;即在精雕细刻,亦可见前辈的创意和审美。我吸烟时,可能是另一个烟鬼的生命在燃烧;而读书时,已故作者的眼睛正看着我。我游进水里,则将感受到一个英灵在碧波里荡漾……

因同此理,今后再看见狗吃屎、人行乐、火一把什么的,我便有了全新的观感,并赋予了生死存亡、休戚与共的含义。因为要是我们死后,仅归宿于狗屎、赌具、毒药或冥币之类,那么除此之外的蓝天、太阳、鱼虫和花木,还有什么存在的价值和意义?

那天早上从刑场归来,一进家门,ZL就告知车祸有线索了,冰蕊即问:“可怎么把这个消息,转达给世人呢?”我于是想起鲁班曾用电脑传输,说:“当时虽不很成功,但视频上出现了我的影像。”ZL欣喜道:“那好呀,我们不妨试试。可是我刚死,不会这个,也许大叔能行。”

“有几个死讯到了,我得去工作。”昆仲面朝窗外的晨曦,发出吟诵的语气,“看啊,太阳驱散了群星,暗夜从空中逃遁;灿烂的金箭,穿透了你的无形,不至给大地留下阴影……”很显然,老头不支持。可他诗吟,有何用意?我们都没有影子,天赋透明,也就不会给世人留下什么阴影。

 “那就我来吧。”大叔走后,冰蕊女士说,“这个技术和记忆图像类似,无非是脑电波的电子传导。以太的媒介是空气,而这里是电脑视频。”当晚小芸下班回来,她做完病人护理,然后坐到电脑前,开始打字。我有点担心:“可别像上次那样,把她吓坏了。”冰蕊说:“不会,我先唱歌,再给她看图像。”

女歌手凝神注目,电脑里飘出了歌曲。小芸很惊讶:“咦?冰蕊的歌……”她随即看见图像,冰蕊面带微笑:“小芸,你好,刚才的歌儿好听吗?”小芸嗫嚅:“好听呀,可这是……”冰蕊说:“是这样的,我已经去世多年,现在是用脑电波和你交流。我受你男友委托,知道你们非常相爱。”

“哦,之前有过一次。”小芸其时很平静,但仍有困惑,“我还以为太想他了,产生了幻觉。”冰蕊说:“那是鲁班转述的思维,可能效果不好。这会儿是我和你直接对话,是要告诉你,你们的遭遇我们很关心。”小芸问:“那么,他还好吗?”冰蕊说:“我们在世界的另一边,都很好。这边没有痛苦,只有永恒的思想……”

接下来,冰蕊告知有关车祸的线索,诸如车形、号牌什么的。如此场景,ZL笑道:“看来,我得回去学新知识了。都说活到老学到老,在这儿就是活到死、学到死了。”他向冰蕊告辞:“只有学好本事,也才能干预人类。”冰蕊笑允:“你先回以太,我这儿忙完了,就去找你。”ZL翻下阳台,融入外面的阳光,不见了。眼见恋人分离,我也心里呤诗:帕拉图式的爱情呵,又岂在朝朝暮暮。

那会儿,冰蕊和小芸仍在视频,其间的话题从时下的困难,延伸到如何解决;从动听的音乐,拓展到男女之爱。两个女人隔世长谈,时间在流逝。我们永无疲惫,小芸却打熬不过,趴在桌上睡着了。我听见她的梦语,脱口道:“能看见梦就好了。”冰蕊说:“应该可以,做梦也是知觉离开身体,但不能电脑显示,必须进入她的梦境。”

我问怎么进入,冰蕊说:“要进入他人梦境,前提是对方必须梦见你。”我说小芸刚才梦中就叫我名字,冰蕊说:“不仅如此,你还得知道她梦见你的时间和地点。那是梦境的入口,时空须非常准确。”我想了下,说:“如果她梦见我,只能是那儿。”

“那就赶紧,趁她还在梦中!”冰蕊有些激动。我在想,冰蕊不像她的名字,却是个热心肠的女人。我领她去了城外东郊的小树林。这里是我们初恋的地方,还是先前的旧模样,低矮的龙爪槐、灌木丛,河滩的灯芯草已枯萎,倒伏成一片。冰蕊说:“你要尽力回想当时的情节,不要分心,她的梦境才会为你开启。还有,在别人的梦境里,不要提梦这个字,会把她吓醒的,从你眼前消失掉……”

冰蕊如是说,我照做就是。我在小溪边的石头上坐下来,把脚浸在水里。水面没有我的倒影,只有涟漪在阳光下闪烁。我等在这边的虚无里,希望看见那边的小芸。然而时空没有变化,依旧阳光灼人。我开始怀疑,难道小芸没有梦见这儿,莫非她已经睡醒?见我的焦虑,冰蕊宽慰道:“你要尽量放松,回想过去的好时光。小芸姑娘昨晚熬了一宿,一时半会醒不来……”

我竭力回想过去的好时光:06年我获得“咖啡屋”欧典造型大赛奖。那天晚上,我怀里揣奖金,与小芸共进晚餐,然后来到这里。那时秋月明朗,林中很多情侣。他们窃窃私语、喘息呻吟,交汇如一片夜的圣曲。我们去了河滩,用灯芯草铺了一个松软的草席;相拥、亲吻,并发生了第一次……当时虫鸣四野、溢出草香,冷月给景物抹上了一层银……

我记忆深邃,感觉夜幕突然落下,天空呈现出繁星。须臾间,我听见一阵歌声,那嗓音我太熟悉了。明媚的月光下,我的眼帘呈现一个异像:女友出现在树林里!她穿着百褶裙,蝴蝶般在林间翩跹、徘徊,一边唱着那只《四季短歌》的第三季“落红无数”——

秋雨连绵月未圆,抬眼望天。

见落红无数,人在静默里缠绵。

你道是“佳期又误难婵娟。”

——难婵娟,月已过中天。

“小芸……”我知道她的梦境向我打开了。女友就看见了我,向我跑来。我俩飞快地朝对方奔去,其间的距离似乎总在延长。我们拼命跑呀,跌倒,又爬起来。我有一种预感,只要我们中有一个放弃,今夜就不会在一起。不知跑了多久,当月影西斜,我俩终于拥抱在了一起。我看见她满脸是汗、或者是泪。

“亲爱的,你到底醒来啦……”小芸喊道,声情激越。

“是吗?小芸,是真的呀!”我嗫嚅,绝不说是在梦里。

我拥住女友、吻她,再一次尝到眼泪的咸涩。我们顺势坐在灯芯草上。没有错的,我又体验到草的松软和沁人心脾的芳香。我注意到,小芸穿的是小圆领的白衬衣,面容姣好,精神焕发,绝非是近期我所见的抑郁、忧患和憔悴的模样……在这里,意识高于一切,没有物像和时间的搅扰。我沉酣在生命的极致的大欢喜中。

“你知道吗,为你醒来,我坚持给你按摩、拉琴……”

“亲爱的,我都看见的呀,感谢你为我做的一切。”

“要感谢上苍的眷顾,天啦!一切没有白费。”

“可是小芸,事情还不止这些……”

“是的,那个害你的混蛋,还没有抓住。”

“所以告诉你吧,那是辆黑色皇冠,号牌AG-002。”

“这么说,你当时都看见了!我们去告他。”

“哦不,他们不会相信……”

“我们有证据了,应该要求赔偿。”

“唉,小芸,我只是,听梧桐树这样说。我是说,如果要告他,证据的来源,它的真实性……小芸,你没明白,做梦得来的证据,法院不会采信……”情切中,我语无伦次,说了不当的话。女友的脸色骤变,惊惧地问:“你在说什么?难道说——这是在梦里!廖包蛋,你到底是醒了,还是仍在昏迷?”

“亲爱的,我讲的是事实。但是,不,你等等……”我的话没说完,她突然就不见了。天空立刻变成白昼,我仍在小树林的河边。阳光刺着我的眼睛,毫无感觉,但我知道,女友已经梦醒了。我感到非常沮丧,离开河滩,摇曳不定地上下漂浮,没有方向感,直到听见冰蕊的声音。

“怎么样?木匠兄弟。”

“起先很好,可我提到肇事车,把她吓醒了。”

“我说过要注意,做梦不等于现实。”

“冰蕊女士,到底什么是梦呢?”

“我也说不清,最好让梦来做解释。”

那时节,冰蕊女士仰视正午的阳光,用手将它旋出一个个光圈。它们五彩缤纷,就像小孩吹出的肥皂泡。美丽的泡沫稍有伫立,一个声音道来:“朋友,听我给你说……”我惊讶于是人类的语言,而且话音清晰。以下就是关于梦的解释——

“我是梦,空气般轻盈,亦如生命样沉重;但自有人类以来,我就存在了。最初我是一堆火,受人簇拥,渐进入梦乡:曾有一樵夫梦中狩猎,将那兽皮裹在身上;另有一皇上梦见遇刺、午夜惊魂,翌日醒来灭人九族。抑或还有,那教坊的歌女,忽闻夜阑弃婴的哭声,从床上惊坐起、泪流满面。总之大家困倦时,我就去搅扰,而一觉醒来,便立赴新的向往。但那时候,人们的梦寐还不太复杂,总体要求也不高。这样的情形持续了几千年。

“从一千八百年以来,我的作用越来越大,似乎没有我,人类就觉得活着没有意义,更谈不上快活。在我的驱使下,人们纵情肆意,发明了机械、炸药和抗生素,还产生了巫术、诗歌和哲学。我甚至藉此中世纪的黑暗,建立了宗教,产生出王权和奴役。然而有个化学家叫凯库勒的,他打瞌睡了,梦幻出了苯分子的结构;而门捷列夫,就在梦中排列出了元素周期表。还有位叫曹雪芹的贫苦作家,竟在清末的病榻上写完了红楼梦。但是当红楼倒塌、元素裂变,一切都毁于一声巨响!

“由此可知,我的威力巨大,更难于掌控。在上世纪中叶,我不幸穿梭于几个巨头。他们掀起头脑风暴,横扫世界、摧古拉朽。巨头们运筹帷幄、调兵遣将、争城掠池,因为拼抢资源而滥杀无辜。当偃旗息鼓、硝烟散尽,我粗略统计:共有八千万座房屋倒塌,八千万亩农田荒芜,还有八千万个幽灵,在地下望着我……

“朋友,这就是我了,来者不拒。好像一旦谁抓住了我,对世界说一声“跟我来”,世界就跟着我跑上一段路,从黑暗走向光明,或者刚好相反。人们梦寐以求的正义、自由和幸福,通常就是在美梦伊始与噩梦惊醒之间;也就是昼夜交替、周而复始。这样看来,人类不能没有我,有了我也不过如此。因为人之所想,便是我的一意孤行。

“尤其近些年来,数十亿人揪住我不放。他们辗转反侧、夜不能寐,其间有炒股狂跌、坠楼身亡的,也有弃学从商血本无归、服毒自尽的。还有的巧取豪夺破产倒闭,以及欲壑难填,最终给法律毙掉了。更有头脑风暴,设计骗局,搞得人生尔虞我诈,全民设防。所以你瞧,若论梦想成真,唯我受制于人,都干了什么好事?

“如果总是好心办不了好事,我还算是梦吗?梦者,本是人类之理想,至少也是它一个好的向导。据说,我隶属于思想,尽管思维总是某种语言的应用,但最终要付诸于行为。我担心把梦交到人的手里,那手是种植鲜花,还是沾满鲜血;把梦导入人生,是趋善向好,还是倒行逆施;或把梦付诸行为,是导向健康快乐,还是坠入觊觎的深渊。

“那么,我究竟是什么?按照科学解释,我不过是人的生理现象,一个心绪的延伸,亦如电脑的Dll,一个没有执行能力的动态链接。关于我的书可谓多矣,既有弗氏《梦的解析》、周公的解梦大全,还有唐人《枕中记》的一枕黄粱。可是这些著述,大多是借题发挥,又离题万里;或许老子的“道”更接近我的本质。

“由是观之,西哲把我归于‘性’的源泉,庄周将我纳入“蝶”的物化。我怎能就是个性呢?少女怀春,我可以是她的白马王子;而人文的纠结,哪能只是一只扑火的飞蛾?不是这样的呀,朋友。我的定义,要比这些宏大得多,不然何来个人梦、民族梦、国家梦。我既为梦,弃庸俗、至崇高,应如东方睡狮醒来,爆发出惊天地、泣鬼神的力量!

“说到此,朋友,我知道你的梦想。但是你行在世界的背后,过多的意志强求,不但自己艰难,还有可能殃及你现实里的亲友。因此说,你尽可以沉湎于梦想,但要适时惊醒,看看行为产生的结果。最后说一句,好在噩梦醒来是早晨……”

梦终于解说完了,五彩的泡沫在空气里裂开,一下子没了踪影。好一个梦的解释,洋洋洒洒千余言,可对我的人生有何裨益。我仍纠结于刚才的梦境,不禁担心小芸会受到什么影响。因为那梦说:“有可能殃及你现实里的亲友……”我抬头仰望,苍穹万里无云,仅有一只鸟儿,孤独地飞向哪儿。


【篇海】            【有片海】

篇海原创网官方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推荐


标签:梦境  载体  解释  情绪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 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haiyue@pianhai.com 免责声明 公司名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19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