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小说

昏迷记16.经纪人之死

作者:Zmin   来源:原创   阅读:36234   评论:0

浮想梦的解释,我真想再与女友梦游一回,冰蕊女士说:“但愿你下次做得更好。”当我们把此事说与昆仲,大叔无动于衷,呆看着街边的路灯。光亮处聚满了趋光的蚊虫和飞蛾。其间,一只蛾子在老头耳边飞来飞去,噗噗作响。我问又该谁没啦?老头说:“一个演艺经纪人要殁,可能与ZL有关系。”听这一说,冰蕊也要求同往。

我们去了一个地方,但不是城西片场,而是去年烧毁的娱乐中心。灾后重建,比过去的更好,尤其“天上人间”夜总会的大楼,欧式的建筑风格,到处做满雕塑,既有维纳斯也有观音菩萨。门口还立了大石狮,站着彬彬有礼的侍应生。冰蕊问来这儿干嘛?大叔说:“蛾子也说不清,只说经纪人今晚有难,死法还不知道。”

我们进入大厅,穿过楼道,房间门口站有小姐。我们跻身进去,里面似乎正在开什么会议。为首的约50岁,身宽体胖。这是个头面人物,我常在电视里见到他,是折耳根市的八大主任之一,好像主管人事政工宣传之类。此刻,他正在发表重要讲话——

“……我刚才说的,各位要牢记。现在讲究依法行政,凡事要经得起调查,也不怕媒体介入。就本市来说,自下而上我说了算,就国家来说,至上而下,有些事我是罩不住的。本来那个明星,摔死就算了,现在又跳出来个经纪人。我不想影响政绩。文局,邢四,你们尽快把那件破事结了,要做得干净!”

主任说的“文局、邢四”就在他左右。前者穿一件皮夹克,虽然衣服挡着,我仍能看清他配有手枪和一个徽记证件。后者黑色中装,前胸后背刺满了纹身。他们都臣服与主任,等级关系一目了然,但我看不出与ZL事件的联系。主任面带愠怒,说他还有个会仪,起身离去。文局赶紧陪送,我才发现主任是个矮胖子。他一路耳语,文局卑躬聆听。

我尾随其后,仅凭直觉,这位矮个主任,疑似我要找的老冤家。文局把主任送至车旁,却并非黑色皇冠,而是一辆簇新的宝马X-6。我注意到,车内坐着个年轻女孩,好像眼睛很大。没等我看清,车就开走了——形体相似,矮胖子、大眼美女,但这些都说明不了什么。我在想,要是梧桐树能来这儿指认一下就好了。

我跟着文局返回会议室。上司走了,文局可以大声武气说话了:“邢四,你们的方案上级已同意了,我看也行,赶紧布置下去。”邢四嘀咕:“要不这么急,可以做的更好点。”文局怒道:“我不急,一个戏子死了算什么?可这事儿主任着急呀!不光牵涉到你们的黑幕,一旦抖落开了,岂止本市蒙羞,恐怕好多大头的日子都不好过。”邢四不再嘀咕,厉声道:“所以嘛,ZL戏子不听话,就得死;经纪人要多事,也活不了。”

听到这会,冰蕊要我快去通知ZL前来。老头却说恐怕时间不够了,我这才想起ZL之前的嘱托,立刻打住了有关车祸的联想。当晚10点,我飞身出折耳根,向青藏高原疾行。经过这段时间的锻炼,我已经能够驾驭自己,有时遇到顺风,可达时速800公里。我昼夜兼程,第二天一早,就见到了ZL先生。

他正在以太接受“能场及载体选择”的专家教学。我不管那些鬼技术,即对ZL说明事由,他闻讯大惊,立即与我原路返回,也是时速800千米。傍晚一到地儿,昆仲就说:“那经纪人,今晚要开一个记者招待会。”我们赶过去,现场布置了冷餐,媒体记者云集。6点刚过经纪人到场,首先要求为ZL默哀三分钟。他发言冗长,答记者问要点以下——

1)在折耳根拍片期间,被要求赞助形象工程,被ZL婉拒;

2)当地恶势力威胁剧组女一号,导致影片停拍,损失巨大;

3)著名制片人ZL之死,不是意外事故,而是人为故意……

经纪人正讲到关节处,一伙蒙面歹徒冲进记者招待会。他们捣毁设施,对人拳打脚踢。一时间场面大乱,记者四处逃散、服务员高声尖叫。混乱之际,歹徒围住经纪人,对他连捅数刀。几分钟后,保安跑进事发现场,文局身着制服,持枪大喝:“都不准动!”他对谁喊叫呢,凶手早跑了,摆在面前的都是受害人,其中经纪人当场死亡。他的灵魂升离躯壳,ZL面对亡友,怅然泪下:“我死你亡,究竟怎么回事?”

已故经纪人答:“37日的片场,黑帮在你的道具上做了手脚。剧中的女主角和他们有勾结。所以这事儿和好多人都有牵连。据我所知,其中不乏政界要员、商界大款、艺界大腕,以及黑帮喽啰……”经纪人说出一大串名字,我听得开始怀疑人生。

“他讲的都是事实……”ZL当即抛出了几个图像,内容包括:他生前与政府官员会面,对方索要赞助,ZL婉言谢绝;与当地黑帮交涉,ZL受到要挟;与剧组女演员争吵,对方要求中途退出……画面交替出现,ZL说:“我记忆最深的是,当我婉拒了主任后,那邢四就跑来威胁我,说我把一把手得罪了。还说他们的二号人物看上了女一号,结果就发生了演员中途罢演的事。”

“怎么都是些号码人物呀?”我听着发晕,问,经纪人说:“现在有号人物多了,有一把手、二把手。至于二号人物嘛,就是那个文局。还有一把手,我看不是主任,就是市委政府里的,总之是一丘之貉。”

“那就给他们点赞助嘛。”我说,ZL愤然道:“你知他要多少,3千万!说是政府形象工程有资金缺口,其实是中饱私囊。就算他要政绩,我是做企业的,制品人的钱都花得不是地方,何况中途罢演,这电影还怎么拍?”

“那个女一号怎么回事?”冰蕊插话问,经纪人说:“她突然退出,显然受到了黑势力的威胁。女戏子嘛,我太了解她们了,既想出人头地,更怕因此丢了小命。在这件事中,对方来头不小,她肯定权衡了利弊,得了好处,与之同流合污……”

“对不起,我得履行职务了。”经纪人正说着,昆仲来到他跟前,“先生,你生前敬业而不幸身亡,我深表惋惜。以你在世的精神,移做他物,我认为最好的选择是风。”演艺经纪人问什么,大叔说:“因为风,可以无处不在,无孔不入。联想你的职业,不正是这样的么。”逝者叹息:“唉,那可就像空气一样,无人知晓了……”

“先生,你无须叹息,”大叔貌似安慰道,“须知微风拂面,固然宜人;但若狂风大作,亦可摧古拉朽。譬如12级台风,谁敢与之抗衡。你还能说,无人知晓么?”话到此时,逝者表示认可。老头即扬起袖袍,其亡灵的流烟,立刻就消失在空气里不见了。临殁的情形,也许在场的空灵之友豪无感知,但我的脖颈后一阵凉风袭来,不禁打了一个寒战。

“你怎么啦?木匠老弟。”大叔看着我,继而吟道:“旧唐书传,比相嫌恶,因是列为朋党。有道是,皆挟邪取权,两相倾轧。明元记案,要官做者,依违豪焰,在所不辞;倾轧善良,有谁能免……”

我问大叔说什么,他解释道:“往往执政败类,更愿意利用在野的势力。因为两边都要维护自身利益。自古官匪、官商勾结,更在于惟官是从,那怕东窗事发,内部火并,黑帮是不会捅破天的,这个天就是保护伞。换言之,官方保护比黑帮本身更可怕。”我听得明白,老头用送殡的语气,结论道:“总之,把文化当生意来做,呜呼哀哉。”

“呜呼,不能哀哉!我要他们付出代价。”像回声似的,ZL说完此话,不辞而别。昆仲老眼昏花,瞅着他远去的身影,突然对我说:“老弟呀,我有一种不好的感觉。给你一个任务,帮我去跟定ZL先生,若有事端,请及时来告知。”我明白老头意思,他仍是怕ZL违规法则,何况他刚从以太学了新技术。其实我也想知道究竟会发生什么,便跟过去了。

当晚11点,我追随ZL来到城西片场。之前那儿要拍一部商业大片,其流拍的败象仍有遗留。我看见场内设施损坏、一派戡乱。剧中人穿红挂绿、都在怒号,群众演员静坐示威、讨要工钱。其间有导演声嘶力竭、垂头丧气,投资人捶胸顿足、欲哭无泪。原著作者也在现场,是个老女人。她宏论懿旨、指手画脚,其实语焉不详,人已经憔悴得像个老巫婆了。

“哎呀,你看这事儿闹的……”ZL站在那儿唏嘘,“由于我的夭折、女一号反水,导致前戏制片损失了几千万!”ZL叹惋罢了,离开片场,去了折耳根市一家五星级酒店。我跟随而至,在总统套房,看见了女一号和那位矮胖主任。他们把共饮红酒,互称宝贝、亲爱的,一边看电视。客房电视正在播出晚间新闻:

“今晚7点左右,本市一家夜总会发生,发生群体事件。据悉原为一记者招待会,不料组织失控,酗酒闹事。本市警方接警后,第一时间赶到事发现场,很快控制了局面。据记者了解,仅有一经纪人受轻伤,并有少量财物损失。目前,受伤人员已经送往医院救治,并无大碍。有关事件的进一步情况,本台将继续追踪报道……”我正嘀咕:“怎么作假新闻?”ZL就说:“你还是看看,这二位的真实行为吧。”我于是看见和听到下述情节——

“又是那个经纪人,真讨嫌。”女一号看电视新闻,嗲声道。

“宝贝,你再也见不到他了。”主任露出一身赘肉,讪笑道。

其时女人已经脱出一身嫩肉,依偎在主任怀中……继而,两人从沙发翻滚到地毯上,持续多变地演绎出男女之事的鬼把戏。行为中,那女人偶尔一瞥室内电视,突然惊声尖叫:“天哪……”她所以惊叫,因为电视节目突转画屏,正在播放以下内容:

——女一号与文局在大轿车里。文局说:“这车子,是主任的一点儿心意。”女的说:“感谢啦,这么大的礼物,我好好喜欢哦!”

——女一号与邢四在按摩房里。女的说:“37日晚,ZL在城西片场,这是入场证。”邢四说:“我们会有人提前过去,他活不过今晚。”

——女一号与主任在宾馆套房里。女的说:“亲爱的,这下我就放心啦!”主任说:“宝贝,我会照顾你的……”

上述情景骇得当事人目瞪口呆。主任的眼珠凸爆,惊疑四顾:“妈的这屋里,安置有摄像头!”那女人脸青面黑,结结巴巴:“不对呀!这些都是,我脑子里,刚才想事儿——都给演出来啦!”情急中,主任手拿遥控器一阵乱按,女戏子使劲拍打电视。他们的作为均毫无用处,电视照演不误。当事时,两个人都惊恐万状,脸色白得像死人。

“你给她,做了什么?”我转眼发现,ZL正死盯住女一号,聚目凝神。

“做了我该做的事。”ZL目不转睛,只说道,“给你说吧,我在以太,专门学了脑思维与电子介质传导。按以太学说,脑力的应用,就是脑细胞的自动编码。所谓记忆,不过是大脑神经元的介质储存。既有储存就有转移,我把那婊子的脑思维转变成电信号,经过无线传输切入电视频道。事情就是这样。”

“这么说,刚才的画面,不仅这台电视能看见,所有电视都能看见!”

“是的,全世界的电视只要开着,都能看见。专家说了,关键是载体的选择,这是一种全球最强大的视频信号,可以覆盖、替换所有电视频道,甚至进入因特网、互联网自动链接和传播。就眼见的效果看来,我已经正确地选择了载体。”

ZL先生,这太可怕了,影响也太大了!”我喊叫道。

“木匠兄弟,我不能白死。我的经纪人,也不能白死。”ZL平静地说,“虽然逝者不能讨还血债,但要让世人知道真相。一个人做了坏事,你还能指望,他去想别的事情吗?重现他们的所思所为,并公诸于世,就是对他们最好的惩罚!”

“你这样干,昆仲大叔知道了,会怎么想……”我其实无言以对了。

“我做的是正义的事情,管他怎么想。木匠兄弟,我再让你看看这个赃官,他此刻的脑子里又装了些什么?”说话间,ZL把目光转向主任。电视出现的影像更是骇人听闻,画面飞快的切换如下:

——主任在会议发表演讲,在办公室叱责下属;主任在各种场合收受贿赂,有现金和贵重礼品;主任在按摩房接受特殊服务,浸在泡沫里与文局谈话;主任夜间开车,突然撞飞一个人。那是我,血肉横飞的躯体……

“够了!”我脱口喊道。毫无疑问,这位矮胖主任,就是9-12车祸的肇事人。但是现在这对狗男女已昏倒在地,男的口吐白沫、女的浑身抽搐。我尤其不愿意男的惊骇致死在这里;揭露真相是一回事,因此杀人就不好了。而且,如果肇事人死了,谁来承担事故责任,谁又来赔偿我的经济损失,所以我喊“够了”,以期他得到应有的惩罚。

这时候,ZL把目光从当事人身上移开。电视播出恢复正常,又复播粉饰太平、盛世无忧等节目。我也把眼睛移开,转向出窗外。城市夜晚的上空就像被一口大铁锅罩住了,一点儿星光也没有。同时我听见ZL说:“尽管,刚才的视频只播了七分钟,但作为罪恶昭彰,我觉得也够了……”

【篇海】            【有片海】

篇海原创网官方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推荐


标签:经纪人  制片人  形象工程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 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haiyue@pianhai.com 免责声明 公司名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19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