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小说

昏迷记20.小芸事件

作者:Zmin   来源:原创   阅读:35903   评论:0

事情是这样,李小芸始终没有放弃寻找车主的打算,仍然每天外出四方查找。此时再无记者陪同,只有我尾随其后。我劝小芸别干了,通过冰蕊与之视频沟通没有作用,而女歌手显然也支持继续查找。那么,最有效的就是我在梦里与女友直面对话。

那些日子,我经常独自去小树林,在黑暗中守望,可总不见她到来。我知道,在这些揪心的日子里,小芸其实睡得很少,常失眠、哪有梦?我黑夜等到日出,直到第7日的午夜,小芸终于出现了。她还是一袭白裙,在林中蹒跚,亦然唱着我很熟悉的短歌。

在小芸的梦境中,女孩急促地述说起这些天来查找肇事人的故事。我听着心急,把潜在的危险告诉了她。可是小芸固执己见,我越是强调此事的危险,她反而越听不明白了。

“廖包蛋,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到底怕什么?我们这是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何况这事儿有新闻媒体的舆论监督,还有社会爱心人士的大力支持!这件事必须要收集证据,才能把那个头面人物绳之以法。”

“小芸啊,你毕竟太年轻了,你不了解这个由权势和金钱构成的社会,里面的浑水究竟有多深。你说的媒体,他们已经退出,至于社会爱心也是深受打击、爱莫能助。因为此事不光涉及政客,还有黑恶势力。他们一定会对付你,甚至采取极端手段。如果你一意孤行,最后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我不管他们用什么手段,我就是要一查到底!”

“你是在做梦呀!”我顾不得那个忌讳了,照直说下去,“须知人生就是命运,别想在梦里把它解决。现实太过复杂残忍,你会因梦而遭灾的。这是你我的厄运,不要殃及其他。所以亲爱的,这件事千万别再干了。让它顺其自然,事情总有昭彰的一天!”

“你是说,我在做梦……”女友的脸色骤变,蓦地从我眼前消失了。我们为此闹得不欢而散,冰蕊劝导说:“木匠兄弟,小芸如此坚决,你没有必要折磨自己。”我说:“小芸要是不听我的,只怕到头来生不如死;而我,就死不如生了。”

女歌手说:“人世间的事,尤其是个人恩怨,如果自己不努力,结果必然是追悔莫及。要是当年我也像小芸这样,就有可能与ZL终成眷属,我也不会抑郁而死。现在想来,我那时的困境,比较小芸的遭遇其实算不了什么。我相信,通过抗争是可以改变命运的。”

我问她还想怎么做?冰蕊表示,她将继续支持小芸,因为我们的爱情,已经深深地打动了她。我喊道:“这就是个梦呀!”女歌手也喊叫:“这不只是个梦呀!至少也是她心灵的寄托,你更应该支持。”我无言以对,只能拭目以待。

那天早晨,小芸从梦中醒来,去了交管部门询问,却被告知,以前那个专管此案的警官已被调走了。他负责的工作移交到另一个部门,去另一部门问,又说已经转到下一个机构。部门机构如此多,小芸连续跑了3个月毫无结果。她在伊冰蕊的支持下,做了一个大胆的尝试,结果差点要了她的命。100天后的某个晚上,在电脑桌旁,我看见她们在视频上探讨网络传输的问题。伊冰蕊起首打出字幕——

“据称网络世界,就是01的无限编码。”

01的无限编码,冰蕊姐,什么意思?”

“我是0没有意义,而你就是1,合起来才有作用。”

“冰蕊姐,你是说,我们合起来解决目前的问题?”

“对,既然ZL的视频、绑架案都不能解决问题。”

“我懂了,网络是通过数字化,光纤传导,流量巨大快捷。”

“所以就利用这种方式,在网上发帖,帖子我都想好了。”

“好的,冰蕊姐,说不定会有出人意料的效果。”

事实很快就证明了这一点。小芸在网上发了一个帖子,详述了前些日子调查肇事车辆的始末,及至近期植物人遭绑架的故事。其中最关键的,她在网上公布了那个涉嫌汽车的牌照号码。此事本来就有新闻媒体的报道做铺垫,发帖当天点击率就超过了1百万!

事情还不止于此,更有好事者通过“人肉搜索”功能,不但找出了那辆皇冠的所有车主,还将他们的个人履历、近期照片、住址电话等信息都上传到了网上。可以这么说,这场由虚拟世界发起的事端,立刻成了折耳根市的新闻报料。一时间沸沸扬扬,尽人皆知;在数以万计的回帖中,很快就形成了“小芸事件”的铁杆网迷支持态势。

根据网络记载,那辆皇冠3.0的确是一辆公车,能够驾驶它的人何其多,几乎囊括了折耳根市府机关的所有大小官儿。从市长到八个副市长,从常委到几十个办公室主任,以及有那么些专员、秘书、干事、巡视员和调研员等等,似乎人人都与9.12车祸有牵连。

上述罗列的人物、头衔或者有误,职称或有纠结重复;但谁让我们的行政有那么多部门和职位呢?这些信息是如何获取的?人们莫衷一是,但有网民猜想,显然政府机关内部也有人在跟踪发帖;因为时任官员,谁也不想受其牵连,倒真愿意把肇事者挖出来,还政府一个清白。换句话说,现在追究谁是车主已经不重要了,而谁在车祸发生期间用过车,谁就有可能是肇事嫌疑人。

就那么一辆破车,居然牵扯出那么多头头脑脑,是发帖人怎么也没有想到;而就执政者来说,此事已经破坏了社会和谐,严重影响了政府公信力。总之不管怎么说,此事如果闹腾下去,确实有点涉及执政丑闻,抑或有损地方政府形象了。

于是乎,就像时下很多类似“门事件”一样,所谓“小芸事件”很快就演变成了当地一大乱象;首先基于李小芸传播的信息来源,其次是网民恶意参合、公知泄私愤,搞乱了社会秩序。当局再次倾巢出动,要把始作俑者、捣乱分子一网打尽。当时,我就站在旁边看,那场面可真是热闹。大小青年争执抗拒,也有的哭作一团,把鼻涕眼泪抹在执法者身上。

但是作为一种群发事端,取证和定性都很困难。48小时以后,所有被传讯的人都释放了,唯独拘留了李小芸。随即进入调查认为:无论局长、主任,还是秘书人等,都不能因为曾使用过那辆皇冠车,就说是9-12车祸的肇事人;而小芸仅凭一个臆想的车牌号,就恶意传播、蛊惑公众,并造成恶劣影响。

不幸的是,李小芸若以梦中信息,如何能为自己辩护?最终处理结果是:鉴于被告网络违规,应承担相应责任。可怜我的女友,一夜间便由正面新闻人物,骤变为负面典型。因同此理,媒体不再做任何报道,涉嫌网站均被封停、罚款。对此,伊冰蕊深陷苦恼,自责坑害了朋友。我对她毫无指责之意,此事既怨不得网络,现代技术本来就是一把双刃剑,宰杀别人也可能伤害自己。

那些日子,我和伊冰蕊终日守在小芸身边。我目睹到,女友深感绝望,终日以泪洗脸,很快瘦得不成人样。发帖受阻遭审,给她的打击太大了,似乎成了压垮骆驼背上的最后一根草。某天晚上,小芸去药店买了一瓶安眠药。我和冰蕊所见,她在纸上写道:“爸妈,我先走了……亲爱的,我太累了……”小芸开始服药,一粒接着一粒,泪水牵线似的往下淌。

“天哪!”我对空喊叫,一点办法也没有。我想去叫醒父母,可他们劳累一天,酣睡深沉。我徒劳地要抢走小芸的安眠药,在她的身体里穿来窜去,双手在空气中挥舞,就像溺水的人,要抓住一根不存在的稻草。我所作的一切,冰蕊看在眼里,嘟哝:“她已经服下12粒了,这样做,不值得……”

也就在这时,我看见了一个异象:另一个小芸,从黑暗中游离出来。她宛如柔软的水晶,是那么透明,却没有折射光辉;但我就知道,这是她陷入昏迷后,脱离躯壳的意志!我立刻抓住了,拼命摇曳、喊叫。女孩愁云满面、精神恍惚、生死对峙,终于开口和我说话——

“亲爱的,当初,我真该听从你的警告。”

“好多事,都是靠不住的,因为我们太弱小。”

“事已至此,我就是要,死给他们看……”

“你一向是那么坚强的女孩,面对现实困难,更在于内心的强大,而不能屈服肉体的痛苦。小芸呀,想想我俩的爱情,你不能死!只有活下去,才有希望……”

在我持续地喊叫、摇曳中,奇迹出现了。我看到了今生最难忘的景象——在黑暗的空间里,女孩咬咬牙、忍住痛苦,又返回到她的躯壳里。这个时间不很长,也就几秒钟,我仿佛熬过了一万年。

“她有救了么……”冰蕊似在疑问,我想是的,在她的弥留之际,或因我的喊叫,恢复了活下去的信心。我以这样的方式,挽救了小芸的生命,也拯救了我的灵魂。

以后的事态就明朗了。天亮前,我父母发现了昏迷不醒的小芸,立即送医急救。经医生抢救,恢复了她在世的性命。更可庆的是,鉴于事件当事人年轻幼稚,司法免予起诉,仅给予行政处罚,了事。实际上,就个案来说,肇事人不难查处。可是历来官场盘根错节,好多事只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没事最好。

总之,小芸事件闹腾一阵,很快就淡忘了,因为又出现了新事端。人们总是弃旧从新的,大家又为发生的“艳照门、魔兽门、下跪门”等挤破了门。我在想,社会可能就是个不存在的东西。正如以太所言,它不过是个体差别的集合,当为定义为“事件”时,仍不过是抑制个体差别和集合。当晚小芸回家,与冰蕊网聊:

“你看呀,冰蕊姐,我的男友是受害人,竟变成被勒索的对象;而我呢维护权益,差点犯罪。这些事儿,我怎么也想不明白。”

“没办法,你身处在一个契约社会。世事人生的制约,早就规定好了。总之小芸姑娘,你得活下去,别忘了我们始终和你在一起。”

“好吧,活下去……”小芸说,关掉了视频。她要出门挣钱养家去了。

事发后,小芸被原单位开除了。为生存计,她到处找工作,可是人家得知她有案底,都不肯雇用。她只得低就保洁、护工之类的活儿,总是这儿做几天,又在那儿干几天,实际上等于没工作。不得已,小芸只好去街边拉琴卖艺。然而时值盛夏,她演奏的却是《四季短歌》第四季“冬寒残雪”——

凄风苦雨又一年,泪流窗前。

冬寒残雪心,人在街头上徘徊。

我问他“春花秋月何时了?”

——何时了,等你到永远。

在我听来,琴声太过忧郁,充满寒意,实在生不逢时。偶有人驻足片刻,或给点儿小钱。但是城管又干预了,要没收提琴和罚款若干。在严威的冷眼中,小芸起身回家。来家后,女友呆坐在病体旁边。我看见她眼里噙满了泪。

自处罚以来,小芸日益变得消沉。我记得,她的父母已和她断绝了关系,此前还给点经济上的支持,现在是一分钱也不给了。但有老天作证,无论境况如何,小芸依然为病人做日常护理,翻身、清洗、按摩、喂食。唯这件事,她从不放弃。

我就想,要是这时来个“追踪报道”该多好。可是作为社会的脸面,媒体是再不敢露面了。那些深邃的夜,小芸和冰蕊视频长聊,复述之前的作为,小芸说这都是为了爱。就因为爱么?接下来发生的事,完全颠覆我对这个字眼儿的理解。

我不能忘记912日,是我遭遇车祸的日子。黄昏7点钟,李小芸接了一个电话。我挤进去听了她们的谈话。电话是附近一个按摩店打来的,对方是女店主,说话口气很腻歪。

“你干不干呀?价钱都说好啦。”

“老板,我能得多少呢?”

“按行规,我们对半分成。”

“你怎么要那么多呀?”

“姑娘,以你的条件,没问题……”

窃听到此,我脸色变得橘青,如果有脸色的话。小芸听完电话,简单化化妆,就出门去了。我紧随其后,虽然早已入秋,天气居然很热。满街的狗都垂出舌头,流着犬口水。其中一只对我狂吠。它好像见了鬼,或是得了狂犬病。

到按摩店,女业主对小芸喊:“人家都等急了。”小芸走进一间小屋。幽暗里只有一张床,有个猴子坐在那儿。他一见女人立刻做动作……我转过脸去,狂风般扫过店面,看见那些等客女孩,都涂脂抹粉。有一个居然向我抛媚眼,她是不是也看见鬼了!

我上下翻飞,听见女友的假装呻吟,却像刀子一样扎心。我想冲进去掐死她,然后放火烧了这房子。在半疯的形态中,我在冥思,法国的芳汀为养活羸弱的柯塞特,卖掉了美丽的头发、洁白的牙齿,最后以她的话说:“把那玩意也卖掉了!”在这凄美的营生里,我在苦想,古往今来的陈元元、苏三、杜十娘,她们的命运都是如出一辙。我叩问空灵:“老天爷,为什么我偏要遭此厄运?”

这事情又得回到人伦上,冰蕊女士说:“当物欲超越了人性,不过是共同市场开张的日子。何况现在是笑贫不笑娼、又娱乐至死的时代。”我嘀咕男女之爱是绝对排他的,冰蕊说:“当环境所迫,也可利他,尤其女人。木匠兄弟,她是无辜的。”我由此立了一个毒誓:这事儿永不责怪女友,这就是我的爱情!

从那以后,小芸暮出晨归,我如影相随。她所操持的营生,从按摩做到夜店、宾馆、娱乐中心;挣来的钱,主要用于医疗费,其次是房租、日常开销。她把收受的耳环、戒指什么的,都扔进床下的一个鞋盒里,然后面对我的躯壳垂泪自语——

“亲爱的,912日。那天是你的车祸日,也是我的蒙难日。从黄昏七点钟开始,我躺在肮脏的床上,眼盯着黑暗,等着陌生的男人……”

“在此以前,我一直坚持某种信念,还相信人生有些美好的东西;可事到头来,好东西都撕烂了。他们对我义正言辞,甚至不如流言蜚语……”

“廖包蛋,行此勾当不为人齿,但我要活下去,你也要活下去。我最不愿意的,是他们说我选择错了……”

听到这些言辞,我的心沉入谷底。冰蕊女士借用泰戈尔的诗,说:“我不能选择那最好的,是那最好的选择了我……”她又说这样看来,我们是彻底失败了,或有望于以太,找出什么补救的办法来。

【篇海】            【有片海】

篇海原创网官方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推荐


标签:事件  处罚  凄美  男女之爱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 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haiyue@pianhai.com 免责声明 公司名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19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