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杂谈

现代诗创作谈(25)

作者:王霁良   来源:原创   阅读:5864   评论:0

     阅读当下诗歌,很多诗人仍喜欢用堆砌的形容词写一些形而上的东西,“连篇累牍,不出月露之形;集案盈箱,唯是风月之状”,俨然活在另一个情热似火的世界里,既不合时宜,又矫情虚假,读这样的诗,“就会有更深的痛苦/产下虫卵”,老觉得这不是一个诚实的诗歌态度。

     时代的语言从来就不是诗的语言,诗歌表现手法的演变,早已从一味抒发情感转为了冷抒情的叙事,——这个叙事当然不是要和小说抢地盘,而是通过叙述带出不可能被叙述的诗意。

    诗,其实就是把小说、散文说不清的一些东西说出来,尤其是散文言所未尽之处。人说焦黑是所有红色的真正底色,现在看来,诗中蕴含的不可言说的东西,才是更高的东西。布罗茨基说过“诗与帝国对立”这样的话,诗,终将保存下来,而帝国还给了历史的河湾。

【篇海】            【有片海】

篇海原创网官方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推荐


标签:东西  诗歌  帝国  茨基  不是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 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haiyue@pianhai.com 免责声明 公司名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20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