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小说

辞职(短篇小说)

作者:华子   来源:原创   阅读:41065   评论:0


当那天早晨郝晓明走进宽大的办公室,把一封辞职信交给总经理之后,不光胡总感到吃惊,单位里所有的人都感到吃惊。他们不明白,年轻人放着总务科科长不干,为什么要辞职离开呢。要知道,这事发生在几十年前,那时的人们不像现在思想解放,都瞧不起没有工作单位的人。

 

郝晓明是单位里仅有的几个大学生之一。十年前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这里,在工会做干事。他这个学哲学的与周围的人们始终不太融合,之间似乎有一块看不见的隔板。每当做完自己的工作后,他就在一旁读一些大家不知道说什么的莫名其妙的书。好多人认为,他清高,还有点怪癖,但也没什么能力。他看上去也有些郁郁寡欢。据说几次悄悄去外面应聘,想离开这里。大概总经理惜才,半年前,还是力排众议把他提拔到总务科。

郝晓明为什么突然辞职离开,似乎是个谜。大家谁也不知道他内心真实的想法。他这人性格内敛,说话谨慎,也没有什么知心朋友。在他交接工作的时候,有人带着不解的眼神,曾经试探着问他离开的原因,他严肃的脸上浮出微笑,并不抬头,依然整理着抽屉里的东西,只是轻描淡写地解释说,最近身体有些不适,想回家休息。别无二话。显然是在敷衍。因为单位的医务所就在五楼,并没有听说他有什么严重的病。

看上去,他的脸上毫无一点犹豫,也无留恋不舍的痛苦,倒是透出去意已决的固执。

于是人们背后做着各种各样的揣测,议论。有人想,是不是与那次胡总的发威有关呢。

 

那是九月燥热的下午,刚上班不久,郝晓明正在办公室低头统计库存铁锹扫帚的账目,勤杂工英子歪坐在椅子上想心事,这时胡总经理突然走进来。他依然是以往的样子:铁黑着脸,嘴上叼着一颗香烟,显示着老大的威严。单位里的人都私下里怀疑他没有笑的神经,为他的家人可怜,更是为他整天嘴上叼着烟也不影响说话而暗暗称奇。郝晓明从来没见他笑过。说他走进来,也就是刚刚跨进门口一步而已。他扫了一眼郝晓明。郝晓明没有察觉,倒是发愣的英子看见他,忙下意识地叫了一声“胡经理。”但是总经理连看也没有看她一眼。

郝晓明听到英子的声音,忙抬头站起身,望着门口的总经理。

胡总说:

“四点我去工地,你给我留着车……”

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好的,好的。”郝晓明对着他的背影答道。他对这个瘦小驼背的身影有一种莫名的紧张。

 

总务科管理着两辆公用小车,都是黑色的桑塔纳,给领导使用,一些科室有急事也可以用一下。按说其中一辆是胡总的专车,接他上下班或者出去办事用,但是闲着的时候别人有急事也可以用用,这样一来就叫总务科负责。平时,公司里其他七八位领导——副总经理、书记、工会主席,还有各部门的负责人出去办事都来找小郝派车,两辆车显然是不够用。

小车的派送叫郝晓明头疼。尽管他努力地做到公正,分清轻重缓急,但还是得罪了不少的人。开始有一阵子他几乎撒开不管,很快意见一大堆。后来出于年轻人的自尊心,他叫司机看他的派车单出车,严禁私自出车,单位不知踪影。但是和领导惯熟的两位老司机又何尝把年轻的郝晓明放在眼里。一胖一瘦的两个司机都比郝晓明参加工作时间长,对他的话似听非听。

 

那天胡总刚走,头发花白的辛副经理夹着一卷图纸急匆匆地来到总务科,说有急事,要立刻去甲方一趟。他是管预算的副总,生产上的事都是大事,一般的事都要为他让路。他一脸的油汗和焦急。当时126那辆车已经被工会主席调走了,只剩下胡总经理的119在院子里。

小郝听了他的要求后为难地说:辛总,车不在,赵主席开走了。

辛副经理的脸上一惊:院子里不是还有一辆吗?

显然他是从楼上办公室里往院子里看过。

小郝点头说:是有一辆,119在。但是胡总说要四点去工地。

他想用胡总来压他。他也不想得罪人。

但是辛总迅速看了下手表,口气肯定地说:不碍事,不碍事。我一会儿就回来,顶多需要半小时,去了就说几句话,不耽误事。

墙上的石英表现在是三点十分。也就是说三点四十分左右就会回来。小郝见他这么说,犹豫了一下,点点头。心想毕竟辛总也是业务上的急事,不好执意拒绝,为这事得罪了他不好。再说,他也知道胡总四点有事,时间上不会耽误的。

 

将近四点种的时候,一部分机关人员聚集在院子下面,纷纷上了工地来的两辆卡车,等着和胡总一起去二号工地现场办公。据说这个工地问题一大堆,各部门相互扯皮,推诿,总经理要带着有关部门去现场解决。

一会儿,胡总也急匆匆地从楼上下来,来到一楼总务科要车。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脸比刚才更铁黑。他扫了一眼小郝,没好气地说,你叫一下司机,我去工地!

 

其实郝锦城在三点四十分钟的时候,就有点不安,再也干不成别的事。他几次来到窗子跟前往外望,看院子的情况,但是院子里一直没有小车的影子。车库的门始终关着。几次给辛总和司机的BB机催促,都没有回话。又给另一辆车的司机联系,也没有回音。人家当时就说是一下午。他如坐针毡,有一种不祥的感觉。

时间像是越走越快,他感到身上冒火,前胸后背沁出了一层汗珠。当老总走进来要车的时候,他立时红了脸,无言以对。急忙走出办公室,来到了院子里。他希望在最后一刻,奇迹出现,化危为安。

 

此时院子里停着的两辆卡车,已经发动了引擎,突突突的声响,似乎是催促出发的战鼓。车上的人纷纷向这边张望,在等着胡总出来,一起出发。不过大部分人并不懂迟迟不走的原因,只有几个看出了原因,于是目光里带着居心叵测的诡笑,望着焦急的郝晓明,要看笑话。

奇迹没有出现。

很快,胡总叼着烟来到院子里,却看不到一辆小车。自己的不在,另一辆也不在。望着卡车里的众多部下的目光,听到卡车引擎发出的响声,他铁黑的脸上立刻充满怒火。在众人的目光里,他似乎觉得自己非常可笑,一下子失去权威。

他一下吐掉嘴上的香烟,转身对着郝锦城斥责道:

“我的车在哪里?嗯?!简直是白痴!……

郝锦城张了张嘴,但是什么也没有说出来。原来冒汗的发红的小脸,此刻变得像个火球。这的确是他的失误,影响了老总的工作。

他默默滴站在那里,在众人面前承受着总经理的咆哮。

后来老总在别人的劝说下,只好上了前一辆卡车,坐在了有人让出来的副驾驶座位上。车子启动,终于开走了。

 

郝晓明目送胡总他们走了之后,满脸羞愧地回到办公室。善良的英子给他倒了杯水放在他跟前,安慰了几句。他从那时到下班,也没有说一句话。

那场景后来一次次出现在他的脑海里,像电影一样放映着。

按说老总骂人的情况并不鲜见,几天前他还骂过他的司机呢。但是他对司机的好没有人怀疑。就说不久前那一次吧,他们下午去工地验收住宅楼的交工,晚上请质监站的夏工、张工去饭店吃饭。当时胡总叫小车司机在外面等他,说大约十点钟吃完散席。可是那天夏工张工兴致好,突发奇想,要去夜总会跳舞,所以不到九点就坐不住了,连连摆着手对众人说,再不喝了,不喝了。胡总和坐陪的副经理,项目经理,生产科长,还有总务科郝锦城只好作罢,不再敬酒,与那两位高工热情握手,送他们到门口离开。等他们骑着摩托车消失在夜幕中,一干人才往小车停车的地方走,准备送胡总回家。但是到了那里一看,小车并不在,再望周围,周围也没有119车的影子。

这自然使喝得面红耳赤的胡总大发雷霆,破口大骂。 有人赶紧给司机打BB机,通知他赶紧回来。刚才 还嘻哈松弛的场面,顿时紧张起来,陷入了沉默,甚至有些尴尬。好在在夜幕中,谁也看不见谁的脸色。原来司机以为时间还早,开着小车回了家。

等高个子司机回来,总经理还是对他大骂了一顿才解气。司机也不说什么,沉默不语。这种事似乎已经司空见惯,大家也不以为然,倒是对司机更加高看一眼。因为在一般人的心里,这恰恰证明司机是胡总的心腹,贴身随从,自家人。要不胡总怎么不对别的人骂得这样凶呢!倒是不免暗暗希望着,哪一天老总也这么对待自己。

 

事实是,郝晓明被胡总大骂之后不久,就发生了开头那一幕:一天早晨,郝晓明走进楼上宽大的办公室,把一封辞职信交给了胡总。

只是众人不清楚,被骂那件事与他的辞职有没有什么关系。

 

 

2020.2.15改毕


标签:单位    辞职    工作  
相关评论
简介 - 留言 - 投法 - 出版 - 合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 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haiyue@pianhai.com 免责声明 公司名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20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