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散文

初心

作者:鲁公青夫   来源:原创   阅读:14191   评论:0


   “不忘初心”这句话一直非常流行,这句话从字面就不难理解,“初心”就是最早的一个想法,最初的一个意愿。我们在做事前都会有一个想法,尤其在小时候,会有很多理想,想当一个飞行员、想做一个科学家等等,我的理解,这大概都是初心吧。

   在这些众多的初心中,让我念念不能忘怀的是想加入共青团组织,那还是学生时代,能加入团组织是一件很值得骄傲的事情。可是那个年代“以阶级斗争为纲”,是讲阶级成份的,贫农、下中农是中坚力量,是大多数,中农是团结对象,而富农、地主则是被斗争、被专政对象。偏偏我家成份就高,那些年代经常要填表格,阶级成份是重要的一栏。记得一天晚上,父亲在家填表格,在阶级成份一栏艰难的填上“地主兼资本家”,这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以至于近六十年后的今天,都记忆犹新。我家这么高的阶级成份,又怎能批准加入团组织,大姐当年在海军服役,积极要求加入党组织,也是不可能的。听父亲讲,当年爷爷有四十亩地,由于常年在青岛做生意,老家的田地没有人管理耕种,后来爷爷把家里的地全部缴公了,这是一九四二年的事,田地缴给了当时的“村公所”。在德国人占领青岛时期,爷爷曾担任青岛一个商会的会长,曾与德国人做过生意。再后来,爷爷得了重病,身体不好,就完全在家养老了,“七七事变”后通货膨胀,货币大幅贬值,爷爷多年的积蓄化为泡影,从此家境败落。

     父亲之所以把成份一栏填的这么高,是因为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填表时都是就高不就低,如果是富农、地主,不填明白或者填低了,你就是在隐瞒成份,是在欺骗组织,是会被批判或批斗的。组织部门经常派人“内查外调”,每个家庭的情况,包括祖宗三代,组织部门都掌握的清清楚楚。直到改革开放后,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了,不搞阶级斗争了,父亲单位的组织部门才告诉父亲,由于当年爷爷把田地都缴公了,土地改革时并没有给爷爷定成份,我们家一直是没有成份的。土地改革大约是1948年,但那时我们农村老家没有田地、没有人,已经近十余年了。知道我家没划定成份,已经是九十年代后期了,只是一直不明白,组织部门为什么不早一点告诉父亲,我家不是“地主兼资本家”!可怜父亲一直在“地主兼资本家”的帽子下,战战兢兢这么多年。而当时我们除了加入不了团组织、党组织外,更加入不了当时的“红卫兵”组织,那些出身“贫下中农”同学,带着“红卫兵”的红袖章,到处“破四旧、立四新”,我们只有跟着看的份。在盛行“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打地洞”的潮流下,我们只差没当“狗崽子”了。更可气的是,妹妹学校的红卫兵甚至抄了我们家,母亲面对红卫兵抄家心惊胆战,红卫兵抄走了一本夹着集邮邮票的书、几本古书和一些旧衣物等。古书是爷爷留下的,爷爷是有文化的,四书五经、唐诗宋词都很精通,他生于光绪元年,也就是1875年,衣物难免有清朝遗留。集邮是从父亲开始,后来大哥接手,那还是五十年代初,大哥收藏了民国和建国初期的一些邮票,有开国大典的一套四枚,和一些纪念二战胜利的和平鸽三角形邮票一套,还有纪念太平天国的邮票。大哥甚至还积攒了一些清朝邮票,有天坛邮票,画面好像是蓝黄色,还有一套“大龙”邮票,票面赫然有“大清邮政”字样,我曾问大哥,那些清朝邮票的面值是多少,但大哥已经不记得了。后来,学校归还了抄走的衣物,但古书和邮票却永远的不知所踪,这些邮票如果保存到现在,将都是天价!   

记得我的一个同学,也是非常积极靠拢团组织,要求加入团组织,但他也同样不是贫下中农出身,他的父母开着一家小卖部,他的家庭成份就得填“小业主”,这样的家庭出身,想要加入团组织也是很困难的。后来,开始了文化大革命,团组织瘫痪了,学校停课了,局面有点混乱,这位同学不知从哪里得来一枚团员徽章,戴在胸前。不是共青团员是没有资格戴团员徽章的,这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也说明他是多么渴望当一个共青团员。

当年要求加入共青团,那就是初心,那时学习雷锋做好事,学毛主席语录,写心得,那时的心是那么纯洁,那么真诚,那是真真切切的初心!文天祥《萧氏梅亭记》有这样的话:“天地莫不有初,万物莫不有初,人事莫不有初,人心莫不有初。君从其初心而充之,无非仁者。”

“初心”看似简单,但初心有其深奥的一面,“初心”一词是佛教《华严经》里的一句很伟大的经文。在游览厦门南普陀寺,寺外有一宣传栏,红底黄字:善心善行,不忘初心。细看小字:“初心,是修学任何法门,刚刚开始的那一念心。是佛门中刚开始从事佛道修行的那一念心。”佛经里告诫信徒要护念初发心、赞叹初发心,在佛门中,最看重的就是这份初心。

我不信佛,更不懂佛教,但知道台湾有个“星云大师”,在电视里听过他讲演,对他的处事观点很是赞成。去台湾旅游曾去过高雄“佛光寺”,寺院宏大、宽敞、肃穆,寺院非常干净、整洁,并没有像大陆的寺院一样摆放游客焚烧香炉,台湾所有的寺院都不允许游客焚香。佛光寺是星云大师一手创办的,星云大师有四句处事名言:“不忘初心”、“不请之友”、“不念旧恶”、“不变随缘”。这个四句经文,一是说我们对自己要记住,我不忘初心。第二句真正的有情义人,他不计较有请我不请我,只要你需要,只要你是好事,我可以做不请之友,不要请,我就要做你的朋友,在佛教就称为普善。第三句,对朋友要不念旧恶,有的时候得饶人处且饶人,大家都留个余地,将来可以见面,所以不念旧恶的人忍过了,对未来是有用的。第四句不变随缘,就是对社会,我们要不变随缘,因为这个社会,五花八门、形形色色、好好坏坏,我们在这个五光十色的社会里,怎么样安身立命,要有不变的原则,要有随缘的一方面。

“不变随缘”这句话与我们常说的“以不变应万变”何其相似,“以不变应万变”实际是道家哲学,难道道教与佛教有相通之处?星云大师对这四句话的原文解释篇幅太长,并没有全部引用。他在第一句里举例:“比方夫妻结婚,不要忘记当初你侬我侬谈恋爱的那个最初的感情,当然白头偕老没有问题。”大师举例夫妻结婚,这大约是最现实、最具体的例证。年轻人陷入热恋,卿卿我我,爱的死去活来,山盟海誓,怎么结婚后生活在一起就变味了呢?不少女性,心比天高,嫌丈夫窝囊、挣得钱少,嫌不如别人在官场混的风流,进而整天牢骚满腹,更甚者红杏出墙,破坏了自己亲手建立的家庭,这是多么可悲的事。女人啊!你怎么就忘了初心?你们当时爱的那么热烈,爱的那么奋不顾身,自然有爱的道理,为何娇媚可爱的脸庞又变得面目可憎?!总有一天你会明白,那种平平淡淡、那份初心,是多么弥足珍贵,岂是用金钱可以衡量?!但一切都悔之晚矣!更何况还有那种执迷不悟之人,幡然悔悟那天,才是肝肠寸断之时。假如你是一个明白人,何不帮助你爱的人走出短板,何不取长补短,走向成功。其实,忘记初心、好高骛远和目光短浅是不分男女的,我是男性,自然站在男性立场说话,只因曾在情感上受到深深伤害,那种离心离德、谎话连篇、同床异梦对家庭的背叛,让人刻骨铭心,感受深切!也看惯了周边类似故事,这真是: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一句“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是何等大度!何等潇洒!对曾经发生的事看得开、放得下,那都是过去式了。看南普陀寺“善心善行,不忘初心”一文里还有这样一段话“在世间角度来讲,我们每一个人不管是读书或是工作等,都有一个志愿和最初的发心,都有最初的理想、目标和准则。但是经过风雨的捶打,岁月的洗练后,是否能够不迷失自己?是否能够坚定如初?乃至于是否记得久远劫前初发的那颗心,那颗善良、真诚、无我、利他、慈悲、欢喜、出离、觉悟、菩提之心?如果我们不忘自己最初的发心,就会锲而不舍地一直向前迈进,把该做的事情做好。有了这样坚定地“发心”,何愁家庭、事业不兴旺发达! 

这里提到“发心”,“发心”是佛教语,我们经常听到。发心,又作“初发意、“新发意”、“新发心”、“发意”,发心是指发无上菩提之心,为发菩提心的略称。比如说有人需要帮忙,这时你升起帮助他的这么个念头,这就是发心。“发心”有多种解释:“是动念,特指萌动善心,是发自内心。”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发心,由于我们每个人在动机里所存储的意念不一样,发心也可以分很多种,包括虚荣心的发心、颠倒发心、自私的发心和为利益大众之发心。《红楼梦》就有一段关于“发心”的话,第八十八回:“老太太因明年八十一岁,是个暗九。许下一场九昼夜的功德,发心要写三千六百五十零一部《金刚经》。” 由此看,“初心”与“发心”不是一回事。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这是佛教语,但按照本人对辩证法的理解,任何事情都是变化的,“初心”随着时间、环境、权力、地位、金钱等的变化,“初心”大约也得变。这个“变”是必然的,但必须适应潮流、适应民意、符合道德规范、顺应村规民约,更重要的一点是要遵纪守法。否则,就是逆潮流而动,是要犯错误的,是要受到惩罚的,到了这一步也就不是自己的初心了。

现在,全国各行各业都在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提出的“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如果各个职权部门和全国人民都能做到“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就能使我们的社会更加和谐,我们的国家更加繁荣昌盛!


 2019.11.23


标签:初心  我们  成份  红卫兵  邮票  
上一篇:红霞
下一篇:燕山访友记(散文)
相关评论
简介 - 留言 - 投法 - 出版 - 合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 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haiyue@pianhai.com 免责声明 公司名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20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