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小说

长篇小说《狗刨》新版连载26

作者:华子   来源:原创   阅读:22639   评论:0

                      第二十五章

 

进入腊月,韩庄的人们就为过年做准备了。孩子们更是一天一天数着日子,盼望着大年的来临。一到腊月二十三,农历的小年这一天,年味儿更浓了,似乎是进入大年的前奏和序幕,连做事说话都有了禁忌。各家房顶上的炊烟也冒得勤了,家家户户都在为过年准备吃的;做饭的屋子里雾气腾腾,几乎看不见人。

小年那天小福坐在灶台前负责烧一天的,帮着母亲干活母亲提前一天发好了白面,这天要蒸好多的馍馍,然后晾好,储存到瓷缸里,等着过年的时候吃。

弟弟知道年关临近,也格外兴奋,愿意帮着干点活,帮着小福从院子里拿柴禾。小福母亲,虽然上身只穿着一件花布衫子,但是头上脸上依然是湿漉漉的,不知是汗水还是水汽造成的。她需要干的活太多了:和面,揉馍馍,等热锅里的馍馍蒸好,还要不怕烫手捡出来,晾在一旁。她一时也不能歇息。

小福坐在灶台下烧灶火,欣然地望着这一切看着母亲的忙碌,看着屋子里弥漫着的雾气,看着好多盖帘上蒸熟的和没有蒸熟的馍馍放在炕上和柜子上。

按照韩庄的习俗,——也许哪里都差不多,无论平时家里的日子怎样,过年这几天也要吃几顿像样现在看起来,可能就是因为平时吃的困难,吃不上好的所以格外看重过年。

晚上小福家墙角的瓷缸几乎已经填满了白馍白天,新蒸出的馍馍弥漫着甜香味但是母亲除了让他和弟弟共尝了一个之外再也不让吃要放到年三十以后才允许吃。

他和弟弟是懂事的,并不埋怨母亲的做法。他们还记得白馍馍的味道,除了劲道的麦香味儿,还有一点粗硬的微甜。后者是掺了白玉米面或红薯干面的原因。它们大都开了花,咧着嘴,就像乐开花的白面娃娃。

过了几天,母亲又炸了些藕夹,咸鱼块。都尽量多做一些,因为父亲过年也要回来的。

想起来那时候过年成了孩子们最盼望的一件事。几乎从遥远的下半年就在企盼。这种盼望随着大年期限的日渐临近变得也越来越强烈。(代价是,刚过完年之后的失落也是巨大的,就像刚丢失了一件最心爱的宝物一样)。

过年除了能吃上好吃的,能自由地玩耍几天,就是还能穿上新衣服,新鞋子。不过小福不喜欢穿母亲做的新鞋。她做的鞋总是比他的脚小,弄得每次试穿,总得花上半天工夫。她又是用手拼命地往上提,又是用鞋拔子往上拉,想尽办法,仿佛不把他的脚塞进铁箍,她就不甘心似的往往最后的结果是,新鞋穿进去了,小福的脚却挤成了弓形,像个跳芭蕾舞的。这时候的她累得满头大汗,满两通红,一脸疑惑地站在那里,望着小福的脚大惑不解——这鞋怎么又做小了呢当时自己是量好的呀。

也许她没有明白,她是在秋天的时候量尺寸,现在离那时已经半年过去了,小福的脚早已又长了二号呢。

小福弓着脚虚站在地上几乎不敢动弹。只是呲着牙咧着嘴望着母亲不知道该高兴还是痛苦想到这双鞋是母亲在繁重的劳动之余,利用晚上的闲余时间为他做的,针线里缝着很厚的母爱,懂事的他就不想叫母亲伤心。他极力忍着,恨自己的脚不争气,恐怕辜负母亲。

母亲也为了不至于小福在大年穿不上新鞋,只好小福的脚试着往地几脚。一下,二下,三下……,每往地上跺一下,像是过电一样。眼泪也不由得从眼眶里跑出来。

好在弟弟过年的鞋都是由父亲买回来,不用母亲做鞋,免得也像跳芭蕾舞的样子去试鞋。

这样一来过年对小福的脚趾头来说,几近成了刑罚。脚趾们紧紧团结在一起,像蜗牛趴在那里;又像古代的石拱桥一样拱起很快脚趾就起泡,脚后跟也磨破了不过,过几天就好起来。水泡干了皮,结了痂,脚后跟上磨起很厚的老茧子。可见有些事情适应了就好了。

 

 

“小八集”腊月二十八日这天,是集市上买卖鞭炮的日子,更是孩子们盼望已久不亚于大年三十的日子

小福他们早在前十天就商量好,到时他要和葵奎,狗子,六蛋儿,小军等几个伙伴一起去赶集,一起玩个痛快呢。甚至到时买多少,买什么样的炮仗计划好了。小福家往年的鞭炮是叫别人捎的,母亲没敢让他去赶“小八集”上买担心他太小,在集上挤丢了。今年他想和别的孩子赶集,但是他心里又怕母亲不允许,那几天很是忐忑不安。临近节日几天,小福比平时更加卖力地在家干活,为的是叫母亲高兴。果然这招起了作用,到了那天的前一天晚上他趁着母亲高兴,就对她说了想法,母亲这次也对他格外开恩,说想赶集就去吧,为家里买上一点鞭炮,只是这事别让弟弟知道。

可是他等赶集市那天早晨,聪明的弟弟转着小眼珠不住看他,最后还是看出了破绽。他哇地大哭起来,也嚷嚷着跟小福一块去赶集。母亲一边哄着弟弟,说他太小了,进城就得被人当作猪崽儿卖了,一边责怨小福净惹事,叫她生气。直到最后小福答应给他买一些“扑啦叽”(一种仅呲花不响的鞭花)和一盒摔炮仗,他才不再闹

 

几个大孩子凑齐了就蹦跳着上路了。那天天气晴朗,天空蔚蓝。他们之中,只有葵奎和狗子赶过“小八集”,为此二人多次对他人炫耀过这段经历。路上小福、六蛋儿和小军恨不能飞起来,噌地一下就到县城。葵奎却仍旧不慌不忙地走着,一点也不着急。他说,早晨的炮仗是最贵的,早去了也是白去啊。

路上赶集的人络绎不绝,大都是三五成群的孩子和年轻人。土黄色的田间光秃秃的,有些单调。坟头的面还积着些残雪,此时被阳光照得明晃晃的,有点刺眼野外的北可不小,呼呼地响着吹得脸如针扎不说,还不时钻进他们棉衣里,冰得肌肤都缩在一块。小福双手帽子,转过身子倒退着走。小福的样子被六蛋儿看见了,他也转了身学小福退着走,可惜走了不一会儿他就差一点掉进路边的壕沟里,惹得众人大笑。

一接近城关,就听见空中传来密集的炮仗,似乎空气里也有了好闻的火药味儿。他们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进了城关,就看见路边有摆小摊儿卖炮仗的,上面有鞭炮、“二腿脚”、“扑啦叽”等。他们惊讶地睁大眼睛,侧着身子,边走边看。

走了一阵儿,见路南有家小书店,门口处摆了些春联,年画,还摆了些画本——小人儿书。他们出于好奇,就走进去看。这是一间简陋阴暗的小凉房,房顶像是快要塌下来了。店主是个长瓦脸的老头儿,正在一角枯坐着。墙上挂着一些不同尺寸、流行的领袖画像和对联。玻璃柜台围了半圈,里摆放着许多他们没有见过的小人书。小福最喜欢看这个,就趴在柜台上看,然后就请瓦脸老头儿拿了其中一本上来大家都凑上去翻起来。过了几分钟,老头见他们光看不买,就收回去了。小福从仅有的几页来看,大致知道这是一本讲解放初公安战士反特破案的故事。

了个开头就戛然而止,似乎意犹未尽,感觉就像刚吃了几口的缠棍儿糖稀,猛然就被人夺走了一样那种难受劲儿比没有吃还难受。小福有些失魂落魄地站在那里,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以至于葵奎说走也没有听见。狗子见他失神的样子,就怂恿小福把书买下来。他说好看,买下值得!”。

小福是很喜欢小人书的,只是能看到的实在太少。现在那馋虫似乎又被引了出来,心思随着画本被收进柜台里。他无法走开。经狗子一怂恿,也就动了心,向瓦脸老头问小书的价钱。当他确认自己身上的钱够用之后,就从棉衣兜里掏出那张皱巴巴的两角钱递给他。老头儿给了他书,然后又把一个五分的钢蹦子扔在玻璃上。在店门口,大家围上来翻了一通画本,弄清了后面的结尾才又往前走。

炮市位于县城中段以北,在一个大洼地里。也许它以前是个湖吧。不过现在里面干涸,底下还很平。据说原来炮市并不设在这里,而是在县城中间的繁华地带由于每年“小八集”引起附近的建筑物着火,所以后来就搬到这里来了。

他们一往北走,就望见了大洼地上空烟雾弥漫,燃放的鞭炮声如同炒蹦豆一样此起彼伏不断,中间还不时传来震耳欲聋的“二腿脚”的炸响声,高空电光闪闪。这些使小福想起了电影中硝烟弥漫的战场,还有家里刚烧开的热水小伙伴们不禁个个精神振奋小福更是感到热血沸腾。他们一溜小跑,急不可待地向着响炮的地方跑去。

到了洼地边一看,果然里面人头攒动,拥挤得像一大盆饺子。到处停放着毛驴车,牛车,还有一部分卡车它们的周围聚满了看热闹和买炮仗的人。卖炮仗的个个表现得很神勇,也不用竹竿儿,直接用手提着鞭炮燃放全然不顾鞭炮的碎屑蹦落在他的身上、脸上,那声音震耳欲聋。他们白白放了一拨又一拨地上的纸炮屑子像刨花一样一堆堆的,把地面铺了一层红地毯似的。这些叫小福看心疼。

他们钻过人群一辆胶皮板车跟前,看一个四十来岁黑脸膛的男人推销炮仗。他一边吐沫星子乱飞地卖力吆喝一边用香烟点燃手里提着的一挂炮仗。一挂鞭炮就这样在他手下响开了,而他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呢,毫无惧色倒是周围看热闹的人,被这噼哩啪啦的响声吓得够呛,前边的人连连如波涛一般向后退,一群小屁孩儿们纷纷缩着头捂耳朵。鞭炮像炒热锅里的黄豆一样乱蹦乱窜,纸屑如同下冰雹一样溅向周围

但是几乎还没等炮仗响完,就有小孩子一拥而上,争抢没有响过的炮仗。其中有一个流鼻涕的小脏孩儿刚把一个炮仗攥在手心,炮仗就响了,他的手掌立时变得乌黑。他一边疼得呲牙咧嘴,一边使劲甩他乌黑的小手好像钻心的疼痛能被甩掉似的。他的那副样子引来众人一阵哄笑。但是那孩子够坚强,始终没有哭,不一会儿又参加到争抢队伍中去了,全然忘了刚才的教训

小福他们又去别处转了几家,在一家认为鞭炮特别响亮的地方站住了。这家卖一角钱一挂鞭炮。可小福的兜里就剩一角五分钱了,买不起两包了。此时他又有些后悔刚才买小人书,只能眼巴巴看着同伴们买,心里痒。

后来六蛋儿和小军中不见了,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几个人走散了。

小福、葵奎和狗子四处找了他们一会儿,但没有找到。大家都各自买了炮仗,钱都花光了。小福用剩下的钱又买了一个“二腿脚”。看看天空的太阳位置已经是中午,三个人就开始往回走。

 

不一会儿,他们就把震耳的响声和缭绕的烟雾甩在了后面。此时,三人的肚子开始咕咕直响。小福紧了紧腰带,抬头一看,太阳已经正中偏西了。他还以为转了向呢,觉得来了只不过一顿饭的夫。

在回家的路上,大家又谈论起刚才那个小孩子炸手的事。狗子再看看小福买的那个“二腿脚”。小福递给他。这是一个红皮子大炮仗,比一般的粗,顶端与众不同地还捆着一个铁,像一个铁血勇士的发带。狗子说,外表漂亮的其实不见得好呢,说不定它只会疵花呢。还说去年他买的“二腿脚”就上了一当,只响了一下,上面那一声没响就掉下来了。葵奎说以前也上过当。小福听他们这样说,心里忽然感到不安起来了,越看它越觉得它有问题,担心被骗了。狗子说,你看卖炮熊样,一脸皮笑肉不笑,肯定不是什么。他随后学起那人的表情来,引得小福和葵奎都笑

小福被说得心里不有些不服气。他开始用手抠炮仗的捻子。他两个一见就围过来帮着他抠。捻子并不长,甚至比一般的都短。这就更使他不安了。

他停住脚步,疑惑地看着他们两个的脸。狗子掏出火柴,递给小福。于是小福在前,另两个伙伴在后,三个人向路边的农田里走去。他们来到一个坟头边上,小福把“二踢脚”靠在半块砖头上,然后小心地去点它短粗的捻子。他的手有点颤抖。

点了几次,都因为忙着往后闪退没有点着。狗子在不远处看见有些着急就走过来要替小福来冒险果然没二秒钟的时间,小福刚走出几步它就一声巨响,把他吓了一跳。只见它把下边的地坐了个黑坑儿忽地上了蓝天,就像抛向高空的一块红色的彩绸。它在高空稍停了一下,正要往下落,突然又炸了,随着一声石破天惊的巨响,“彩绸”转眼化成一汪红雨,从空中哗哗洒下来。路上的人都被惊得吓了一大跳,停了脚步向这边看。

小福很得意,觉得这个炮仗并没有叫他丢脸。

 

他们回到家已经是后来六蛋儿、小军也回来了。二人说他们去撒了一泡尿回去就找不见人了,最后只好两个人往回走。

在家的弟弟见哥哥一进院子,就马上高兴地跑出来迎接。但后来见没有给他买回“扑啦叽”和摔炮仗,就哭闹起来了。小福赶忙从兜里拿出小人书给他,弟弟才好一些。母亲见小福没听话把钱干了别的,就打了小福一巴掌,骂他乱买东西,连大年放的鞭炮都不够用。没有办法,第二天她只好又拜托进城的人再买些鞭炮

 


标签:成长小说    童年时代  
相关评论
简介 - 留言 - 投法 - 出版 - 合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 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haiyue@pianhai.com 免责声明 公司名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20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