篇海奖 > 入围
+

[参赛]与名为青春的怪物战斗着

作者:梦生

  毕业那天学校组织了全体学生开会。高一高二的孩子们睁着眼睛向往地看他们把书本试卷扔飞上天,然后掉下来砸到一片学生和教师的头。

  八角捂着泛红的额头阴沉着脸,眼睛却离不开湛蓝天空中飞扬的卷子。

  ——像是一只只飞翔的白鸽。

【一】

  八角高二时的同桌认为,年少时青春无敌的岁月葬送在了高中的课业里。

  同桌是个文艺的少年,带着愁绪,还有混了泪水的微笑。每当他仰角45度满眼忧郁的说这句话的时候,八角都会默默地拿理科班厚重的数学复习资料甩他一脸。

  同桌在某个周日的晚自习神秘地告诉八角,他恋爱了。八角看着他不停眨动的眼睛,很配合地询问,是谁?

  "哎呀才不会告诉你呢就是你后边的右边的同桌的侧后方啦,怎样怎样妹子是不是超可爱?"

  八角扭头去看,视线还没探测到妹子所在位置就被同桌一巴掌糊了回来。

  "干嘛干嘛不许用你猥琐的眼神亵渎我的妹子!"

  亵渎你妹啊…八角咬了咬牙之后还是决定继续和函数题缠斗。印满了数字和图像的书页渐渐模糊起来,八角下意识地转动手中的圆珠笔,纷杂的解题思路一跟着笔尖转成一个团。

  他瞥了一眼埋头题海的同桌少年,偷偷地转头窥探了正在收拾书本的妹子。

  八角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不直接大方地回头看,而是像做贼般,期间还一直心虚地用眼角余光关注着同桌的动向。他只觉得妹子拿化学课本时绷紧的指尖很漂亮,低头时垂下来的发尾很可爱。

  他直起身子朝同桌发出了一个短音节,然后若无其事地继续做题。

  下课的时候同桌趁妹子不在悄悄地往人家抽屉里塞了封情书,然后脸颊微红地溜回来。

  “啊好激动好紧张…对了,你刚才上课时‘嗯’什么?”

【二】

  Q:哪个少年没有中二时期?

  A:问这个问题就相当于问哪个女孩子没有幻想过自己是公主一样。

  在姐姐三鲜偷偷往被窝里运小说的时候,八角也在往书桌角落里运微型塑料刀剑。

  那时候的八角会先在门口听姐姐的剧场配音,然后偷偷窝到书房比划着功夫动作。眼睛睁大做出凌厉的样子,嘴角抿起表现出内心的肃杀。

  他知道姐姐喜欢霸占着有镜子的卫生间和卧室,所以自己也乐得窝在书房。然后直到代表妈妈回家的开门声响起,他们才会手忙脚乱地收拾着自己世界中混乱的摆设。

  后来他升了重点高中。三鲜姐姐也背起背包去了寄宿学校,他每天写完作业都会细细地擦拭那些刀剑。关掉书房明亮的夜灯只打开桌前的台灯,调到最暗,脑海中就会自动浮现出自己戎装铠甲伴着一盏昏黄的油灯,眼神温柔却又严肃地擦拭着心爱的宝剑。

  像是在抚摸捧在心尖的情人一样。

  昏暗的灯光如水般流淌在手背上,白色的布巾一丝不苟地在手中细小的剑锋上来回擦拭,偶尔反射出耀眼的光。

  就当八角脑海中的将军因为国仇家恨怔怔地对着宝剑即将湿了眼眶滴一滴英雄泪的时候,称职的八角妈妈都会想一团风一样冲进书房,硬是吹熄了将军桌旁的油灯。

  八角在妈妈不耐烦的唠叨声里放下了它们去洗漱睡觉。

  再后来,他甩下沉重的书包,把它们收进了盒子里,束之高阁。穿着高中那深蓝色和白色相间的宽大运动服的八角细心地收拾出一个干净的地方,把它们轻轻地放下。桌上昏黄的灯光一闪一闪,像是被夜风吹得颤动不止的油灯。

  八角在心里淡淡地开口,努力地删选出最符合心意的话语。

  待我倾尽全力让学校破产之时,便是我凯旋而归之日。虽说保家卫国刻不容缓,可现在最重要的,还是为了课业屠杀脑细胞。

  所以,等等我,不用太长。

  十七八岁的少年时期是漫长生命中最耀眼的时刻,因为这个时候我们头上还顶着青春绚丽的光环。无论做什么都会被打上青春飞扬的标签,无论做什么都可以在事情分寸上加一个肆无忌惮的前提。

  如此大好的时机,为什么要浪费掉?

  八角的高三新同桌困惑地问着他,手臂下垫着三十八块新买的模拟题集。

  我也不知道啊。八角用眼神回答她,然后继续做题。

  新同桌是个幻想力丰富的女孩子,她对着八角咋舌,转过身继续睡觉。

  八角看着她散乱的发丝也困惑,如此大好的时光,为什么要用来睡觉?

  新同桌耳朵里塞着耳机,抽屉里的手机正播放着许许多多没营养的歌——至少在八角看来是,那些或朗朗上口或晦涩的曲调,无一例外的都有着无病呻吟的矫情歌词。八角曾经委婉地表示过他对这些歌的看法,在新同桌向他炫耀她的时髦和潮流的时候。不出所料地被嘲笑成呆子,从那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说过了。

  他还记得新同桌当时的表情和言语,看着他像是看着一个无知的傻瓜。

  她说,大料,你这样的人是体会不到青春的残酷的,也无法理解我们被阳光照耀时心底翻涌上来的悲凉。我们的岁月背负了许多沉重的负担,许多热情压抑着无法释放,我们需要一些途径,来找回真实的自我。

  八角翻了个白眼,他不喜欢大料这个外号,因为他认为一个骑着战马奔驰沙场的人不能叫这么富含厨房气息的名字。于是他反驳她,说你也不懂我的青春。

  新同桌嘲讽地笑,哈!你的青春,你的青春在哪?是夹在了作文本里,还是写在了答题卡上?

  八角伸手从桌子里掏出书包,喏,在书包里,和课本躺在一块…不对!八角突然打开里侧的夹层,惊叫道:它得挤在这,别折了我的试卷!

  女孩子无语地把额头抵在桌子上,被眼线描绘的精致的眼睛里是满满的轻蔑,她不屑一顾地朝八角说话,手指梳理着微卷的发尾。

  她说,我和你果真不一样。我甚至找不到一个地方,只能在深夜的星空下,来祭奠我无处安放的青春。

  八角眼神复杂地望着她,随即默默整理书包。他心想,世界再大,也盛不下一个矫情的你。

【四】

  新同桌在高考前一个月和她的忧郁男友一起去了拉萨,直到毕业也没回来。他不愿意去想她怎么了,也不想过多的消耗精力。

  八角对着角落的盒子说,我明天要去战场斩杀一个罪大恶极的敌人。

  我和它不共戴天,它曾经腰斩了我的青春。

【五】

  毕业那天天气很好,万里无云的。

  高二新闻部的学弟学妹满学校的找毕业生采访,正好找到了在操场上放飞负担的八角。

  学校会议开完之后这里一片狼藉,八角的复习资料比较多所以还没放飞完,于是他没有跟着大部队一起离开学校,而是继续未完成的功课。

  拿着话筒的学弟满头大汗,气息不稳地问他,学长,你的青春岁月里有什么给你留下了刻骨铭心的伤痛?

  八角没想到他会问这样的问题,还准备了几句励志加油的话,此刻全堵在了喉咙口。

  他艰难地清了清嗓子,严肃地回答,不痛。

  诶?以为会挖到八卦的学弟一脸失望,却还是不甘心就此放弃,他把话筒拿的里八角更近了点,继续问,那你要做些什么来纪念它的逝去?

  八角放飞了最后一张试卷,心情转好。他扯了个笑容回答他,青春,还没逝去。他指着正飘飘悠悠往下的试卷,对学弟说,你看它还在飞。

  他又随手捡起一张试卷,在学弟不解的目光中叠成一只纸鹤,然后飞出去。

  看到没?他指着那只纸鹤说,fly and free.懂吗?英语学好没?

  学弟颇有些迷茫地摇头,然后就看到那只纸鹤晃悠悠地落了地。

  啪唧——

  八角面不改色心不跳,继续指着那只歪倒在试卷资料堆里的纸鹤,开口。

  Fly free.


来源:篇海原创文学网    阅读:5016    评论:3
  • 相关文章
  • 热门文章
  • 相关评论
宣传农村产品找我们 门店宣传我帮您
文字广告位出租
文字广告位出租
文字广告位出租
文字广告位出租


COPYRIGHT © 2010-2018 

湘ICP备16004927号
【电脑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