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 小说
+

手链

作者:嘉妹儿

树叶儿在微风中摇摆,风儿带着野花的香味儿,一股一股地吹过来。流云,那么洁白,那么蓬松,轻轻>飘逸,无声地飘逸,不知何去何从。我娴静地坐在校园草地上看着冰心写的小诗,周围是那样寂静,连空气都融化在无边的沉寂之中。

  “嘟嘟,”我从包里拿出手机看,是室友徐小洁发来的短信。

  “我有男朋友了,快祝福小洁吧!”

  我勉强的笑了一下,恋爱是他们的事,离我似乎隔着十万八千里的距离,我又继续翻阅着小诗。

  天空晴朗鲜明,众星齐现,大地静卧在平安的夜里。当我一推开寝室的门时,就感觉到一种快乐的气氛,室友们的脸上都挂着笑容,而小洁脸上的笑容是最明显的。

  梅子姐又开始对我说过敏的话,“都这么晚了,你跑哪去来呀!是不是去约会啦!”此时我已忘了我还会说话,眼睛直盯着梅子姐,再把视线转移到小洁身上。

  我紧盯着小洁那双水灵灵的眼睛,她便看着我说道:“她怎么可能去约会嘛!准是去图书馆看书,一个乖乖女,我看就是我们寝室的终极剩女,哎呀!不说这些了,室友们,来庆祝我告别单身的日子吧!”说着说着大家就用饮料代替酒干起了杯,我也不得不融入其中,一起庆祝小洁收到男友送她的第一份礼物,那是一条乳白色的手链。

  下课铃声响了,小洁说不跟我们一起去食堂吃饭了,她恋爱了该她去疯。

  午饭后,我和倩倩,还有吉克阿西在校园南坡散步,在这渐热的午后,镜子般的水面反射着强烈的阳光,岸边的绿柳和白杨给河面投出凉凉的阴影。

  倩倩第一个开口说话:“我们寝室原本六个人一起吃饭,现在还有三个人一起吃饭了,梅子姐成天就和外班的学生一起混,性格也变得男性化了,小洁就不说了,恋爱中的女人伤不起,还有汪竹,一天神神秘秘的,在我们面前老是摆着一副闷骚的样子,看她就不简单。”

  “看,河对面柳下。”彝族女孩阿西边指边说,我和倩倩把视线转到河对面。

  一对情侣正在做着亲密的动作,隐约中能看出那个男孩长得不错,穿着打扮如同偶像剧中的男主角一样,那女的也不差,标致匀称的身躯,一肩柔软光洁,波浪式的长发,两人似乎快要擦出爱的火花,那不正是小洁和苏诚吗?看着他们暖昧的场景,我们三个不好意思避开了。

  “宝贝,今晚我们就不回学校了,好吗?”苏诚渴求着她。

  她的眼睛里只看见他,她的脑子里只思念着他,她的希望只联系在他的身上,而他唯独一见她,血就发热,脸就发烧,心就怦然乱跳。

  灯光、月光、星光交映的树荫下,夜显得出幽沉、朦胧、迷幻,大地像被轻纱罩着,两人紧紧牵着手朝旅馆去了。

  那强烈的青春荷尔蒙,他早已按捺不住了……

  寝室里安静的连针落地的声音都听得见,倩倩睡着了,阿西正在认真的看专业知识书,梅子姐躺在床上看视频,汪竹在自恋的照着镜子,时不时的还在对着镜子卖卖萌,而小洁穿着一条极短又透明的裙子斜侧在床上,如同睡美人般,葱白似的手腕上带着一条漂亮的手链,手腕和手链简直就是绝配,她那细腰,仿佛用两个手指就可以箍起来,还有那嫩的像花枝一样好看的腿,怎叫人不心动呢?她还自我陶醉在昨夜中,我呢?就像傻子一样坐在床上看着她们的一举一动,看着看着还自我发笑。

  天空黑漆漆的,星星全给乌云吞没了,眉一样的月很早就沉落下去了,小洁躲进了厕所,双手捧着脸,痛苦起来,肩头激烈地抖动,冰冷的泪水随着两颊流进嘴里,又流进心里,把破碎的心给冰透了,我慢慢的靠近她,因为平日里我和她走的挺近的,这时,我发挥了我的优势,把我的肩膀借给了她,这虽然不是男人的肩膀,但是在关键的时候也能发挥出微弱的作用。

  “为什么,为什么,他不要我了,我哪里做错了。”小洁一直重复的说着这句话,作为恋爱智商为零的我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我只是用我的沉默来陪着她,恋爱让人快乐,恋爱让人悲伤,此时恋爱的眼泪也显得不那么珍贵了。手链被小洁扔进了厕所的垃圾桶里,手链脱离了手腕,我悄悄地把手链捡了起来,为小洁保存那一份已经过去的恋爱。

  没有爱情的小洁如同电影《行尸走肉》中的行尸一样,成天过着无意识的生活,她沉默了,曾经那个天真的她已不在了,她现在就是一个对生活冷漠的失恋女子。三个星期后,小洁自动退学了,作为室友的我们也没能留住她,小洁和我的关系就这么疏远了。

  苏诚,我对他一点也不了解,也不可能去了解他,其实我内心做了多次斗争,我要不要去问他为什么要和小洁分手呢?一方面,我想我没有理由去问他,另一方面,我的胆子很小,应该说在男生面前就没胆子,脸红的胜似红苹果。

  雨后初倾,天空瓦蓝,气象清新,独自走在校园跑道上,走了一圈又一圈,我的脚步越来越慢,有两个人超过了我的脚步,

  我能看见的是他们的背影,那男的形象仍像偶像剧中的男主角,那分明就是苏诚,他用手搂着的那女孩不是徐小洁,她比徐小洁高那么几公分,身材修长,婷婷然,袅袅然,飘飘然。我的辨人能力还是不差的,她不就是室友汪竹,汪竹怎么和苏城好上了,透过别人的恋爱,现在我是更不懂恋爱了,不知汪竹的结局会不会和徐小洁一样,我自问:这就是所谓的大学校园恋吗?我沉默了,一种给人心灵极大压力的沉默,我不知不觉的念着曾在网上看到的一段关于爱情的话:

  爱之于我,

  不是肌肤之亲,

  不是一蔬一饭,  

  它是一种不死的欲望,

  是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

  时间就这么一天一天的过了,似乎一切都在变,又似乎一切都没有变。

  黎明的曙光揭去夜幕的轻纱,吐出灿烂的早晨,我带着一双熊猫眼从网吧里走了出来,准备回学校睡一觉,很久都没在网吧通宵了,昨晚肯定是我脑细胞受刺激才去的。我走进了一家叫声聒耳的早餐店,点了一碗稀饭和两个包子吃了起来,对桌一个婴儿正在牙牙学语,吸引了我的注意力,那抱着婴儿的女人正埋头吃着早饭,刹那,她抬起了头,脸色苍白消瘦,面带痛容,像一朵正在萎谢的鲜花,那微微凸出的眼睛泡,额头上的皱纹印记着她的长期操劳,我的心凉了。

  “小洁,还记得我吗?”我带着一种茫茫然目光。

  她停下了手中的筷子,吞咽了嘴里的食物,然后用最低的分贝说:“我一直记得你,好久不见,你快要毕业了吧!”她浅浅的柔柔的一笑。

  原来她没有不记得我,我很直接的问她:“你为什要退学,为什么。”

  她却无思考的说:“为了孩子。”我知道了,她抱在怀里的孩子是她的,是她和苏城的孩子。

  “你扔掉的手链被我捡了回来,我该把它还给你。”

  她抱着不足一岁的男婴准备起身,临走时她回头对我说:“手链就搁在你那吧!人都变了,过去了的,都走远了。”一对母子从人群中消失了。

  我鼓足勇气去找苏诚,或许是我还在想如何拯救徐小洁,如何拯救那一份已不在的爱情。我还没开始说话脸就先红了,他真高。我连他的肩膀都还不到,我就像望着一座高山一样的望着他。

  我第一次对着一个陌生的异性大大声声的说话,并把有关于徐小洁的一切都告诉了他,他却像一尊大佛一样的低看着我,一语不发。

  “那么,这条手链该怎么办,继续搁在我这儿吗?”我最后问他。

  他一把从我的手中拿过这条手链,盯着我的眼睛说:“我知道了。”他转身就走了,我彻底被他说的那几个字愣住了。

  一句我知道了,谁知道他是真知道还是假知道,谁知道那条不变的手链会继续搁在哪,难道这就是他们的青春吗?

  已是深秋时节,枝头的黄叶被一夜秋风扫尽,遍地似涂上一层黄色,秋意已浓,季节在不停地变化,他们也在跟着变化吗?

  

  

  

  

  

来源:篇海原创文学网    阅读:5822    评论:19
  • 相关文章
  • 热门文章
  • 相关评论
宣传农村产品找我们 门店宣传我帮您
文字广告位出租
文字广告位出租
文字广告位出租
文字广告位出租


COPYRIGHT © 2010-2018 

湘ICP备16004927号
【电脑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