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 小说
+

玲花姑的婚事

作者:海淼

    

大秦、二秦、三秦、四秦、五秦,姐弟五人只有一个姑,名字叫玲花的姑。

玲花没儿子,也没闺女,一个孩子也没生,只有三个娘家侄女:大秦、二秦、三秦;两个娘家侄:四秦、五秦。

玲花自幼父母双亡,和娘家弟弟花玲一起被哥哥嫂子养大。

哥哥嫂子打发她出了嫁。

玲花谁都可以忘,就是不能忘了娘家的哥嫂。

漂亮、能干、聪明、伶俐的玲花从地里收工回来,就给娘家的侄女侄子做衣服、做鞋,一刻也不闲着,直到半夜三更,那个被称作丈夫的男人大全实在力不可支酣然入睡,才小眯一会儿。

瘦小、木讷的大全娶过一个老婆,老婆也是里里外外都能挡的,可惜不长命,结婚不到两年急病去世,幸亏没给他留下一男半女,家境也还富裕,所以没耽误再娶,在二大娘的撮合下,又娶了黄花大闺女玲花。

大全的二大娘是玲花的叔伯姨妈,玲花偷看了大全后不同意,但姨妈的每句话都是肺腑之言:“大全虽然结过婚,人材不好,却勤劳能干,为人老实宽厚,进了门肯定是你当家。没顾虑,没负担,你可以随心所欲地帮助娘家人,你哥嫂孩子多,你弟弟又到了成家的年龄,你也该为家里想想。你跟了大全,大全可以拿出钱来为你弟弟娶亲。结婚就是找个人搭伙过日子,说别的都没用。”

玲花背了人哭了三天三夜,同意了。

嫂子对玲花和弟弟花玲,比对她自己的孩子都好。让他们吃得舒心,穿得整齐,还送他们进学校。而侄女大秦为了看弟弟妹妹,一天书没念,大字不识一个。这些事想起来她和花玲心里就愧疚,要再把花玲的婚事让哥嫂独自承担,玲花着实过意不去。再说哥嫂自己一大帮孩子,能承担得起吗?

玲花人嫁给了大全,心却在自己肚子里装着。我玲花人不比别人长得丑,活道不比别人差,又有文化,凭什么嫁个武大郎式的二婚?面对欲求温存献媚讨好的大全,玲花反胃、恶心,她摔碎菱花镜,剪烂新娘衣。警告大全:要是强迫她就范,她就死在他面前。

大全软了,没想到花钱娶来的媳妇,只是用来看的。

“哎…… ……能有个美人看也行啊,谁叫自己命不济,长得这副尊容,还不会花言巧语哄人,要不是爹娘给自己留下一个大家业,自己也只有打光棍的命。”

大全和玲花一起下地干活,回家后喂牛、喂猪、做饭、扫院,极尽殷勤,无怨无悔,晚上望着不停穿针引线的玲花想入非非,只是想想而已,直到在想象中闭上双眼。

每到星期天,玲花家就充满欢声笑语。她的娘家侄女和娘家侄都来到她面前,围着她转来转去,不停地叽叽喳喳,说笑撒娇。大秦比二秦高一头,二秦比三秦高一头,三秦比四秦高一头,五秦是小不点,刚说全话,是被姐姐们背着来的。

星期天玲花不下地,她在娘家人面前笑上一天,晚上继续做永远都做不完的针线活。

大全在被子里面伸出手,拽拽玲花的衣襟:“嘿嘿……大秦他们这些孩子真让人爱。”玲花哼一声:“就是,那是我的娘家人。”“嗯嗯,让他们常来,咱看着也高兴。”“他们当然会常来,他们只有我这一个姑。”“他们要有个表弟或表妹会更好,你不想有自己的孩子吗?”“他姐弟五个就是我的孩子,跟亲的没区别。”“嗯嗯……”大全没话了,又盯着玲花看,直到看得闭上眼睛。

两年的时间过去了,大全的二大娘来找玲花叨叨:“妮啊,跟你差不多时间结婚的,人家的孩子都快会叫妈了,你怎么还没动静?”玲花含泪不语。二大娘接着说:“妮啊,人图的就是个人烟,老来有依。说句不见外的话,找个女人不生孩子,就像养了不下蛋的鸡,是男人们最忌讳的。大全虽然老实,憋急了出去寻花问柳,你也是挡不住的,难道你会为了这事给他离婚?你离婚了,别人知道你两年里不让男人近身,谁还敢要你?想开了,人就是稀里糊涂一辈子,凑活着过下去吧。”

玲花又哭了三天三夜,忍了。自己命苦有什么法?好歹大全知冷知热,什么称心不称心,好歹有个男人算个家。

玲花晚上还是做针线,不再做那么晚了,做上一个时辰就睡觉。大全开始还不敢动她,慢慢地胆子大了,试着去拽她的被子,见她没反应,就钻进她的被窝,壮着胆子抱了她一下,还没反应,就开始脱她的衣服。

大全再婚两年后第一次做了回男人,心里别提有多爽了。他刚要抱着玲花入睡,被玲花一脚踢出被子外。

玲花裹紧被子,嘤嘤地哭起来。

大全大气不敢出,扯过自己的被子盖上,好像大梦初醒,竟然睁了一夜的眼睛。

玲花去走娘家了。

嫂子告诉她一个好消息:有人给花玲介绍了一个对象,人长得不错,也挺利索,只是要个独院,六百块钱的彩礼。

玲花说:“这不是要人的命吗?她要独院,你和孩子去哪里住?别人娶个媳妇还花不一百块钱,她要六百!怎么张得开口?”“媒人说了,她弟弟到了娶媳妇的年龄,等着钱去盖房,下聘礼。”“那就算了,咱再托人打听别人家的姑娘。”“机会不能错过啊,谁家的姑娘愿意进咱这个穷家,还给嫂子一起过?要是花玲打了光棍,也是我做嫂子的一辈子的心事,我打算答应这门婚事。”“嫂子,你光替别人着想,就不想想自己。你答应了,以后你和孩子住哪里?这样的年头,咱往哪里去弄这么多钱?”我给她写个凭证,正房倒给她结婚,我和孩子们先在偏房里住着,缓上一两年再出去盖个院。”“那么多钱去哪里弄?”“出去借。这些年咱虽然日子紧,还没给亲戚、乡亲借过钱,慢慢去接,把媳妇娶进门再说。”玲花不再说反对的话,弟弟打了光棍,也会是她一辈子的心事,她安慰嫂子:“花玲的聘礼钱我出一部分。”

玲花住了三天娘家,也没有回家的意思。嫂子起疑心了:“你和大全闹了别扭?”“没。”“怎么不回家了?结了婚就是人家的人,到家住一段时间,闷了再回来看看。”“嫂子,我结婚后还没住过娘家,都是上午来下午走。这次就多住几天,免得花玲娶了媳妇,我想住也没地方了。”嫂子笑了:“那就随你。”

两天后,大全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来叫玲花回家。

玲花把大全叫到一边说:“你到家凑够六百块钱拿来给我,我就跟你回去,今后就是你的人了,随你怎么做。”大全“嘿嘿”地笑:“嘿嘿……我去哪里弄这么多钱?”玲花把脸沉下来:“那我不管。花玲等着钱下聘礼,我帮不上忙活着也没意思了。不是为了能帮娘家忙,我死了也不会把身子给你。”说着眼泪流了下来。大全接着“嘿嘿”:“嘿嘿……你别哭,我回去想法。反正我挣的钱都是让你花的,只要你高兴就行。”

大全要回去了,玲花不跟着走,嫂子奇怪:“你俩怎么了?闹别扭了?一家人过日子,勺子哪能不碰锅沿?过去就算了,认什么真!花:听话。回去好好过日子,闷了再回来。”玲花说:“嫂子,你怎么这么多心?我和大全好好的,就是想在这里多住几天。吃了你十几年你就没嫌过,还在乎再吃你几天?心痛粮食的话叫大全回家送粮食来。”大全在一旁笑:“嘿嘿……嫂子,让玲花再在这里住几天吧,三天后我再来叫她。”玲花拉着着嫂子撒娇:“嫂子,你就别管了,他再来叫我,我就跟他走。”嫂子摇了摇头:“你这俩孩子,给我唱得什么戏?”

大全果然三天后带着钱再次来叫玲花,玲花知道嫂子不会接她的钱,就把钱给了大秦,让大秦在她走后再给嫂子。

花玲娶了媳妇。

玲花又在娘家不走了。

嫂子说:“花,你还想在家里多住几天?”玲花说:“嫂子,你对我和花玲像亲娘一样,我不能看着你作难不管。这两间小屋,怎么能住下两个大人加五个孩子七口人?我带三秦、五秦走吧,以后我供他们读书,把他们养大成人。你和我哥想他们,我会带他们随时来看你们。”大全在一旁接着说:“嘿嘿……嫂子,你就让我们带三秦、五秦走吧。我们结婚这么长时间也没孩子,我们会当自己的亲生孩子来养。”

大秦二秦都能下力挣钱了,玲花的娘家富了,哥嫂又盖了个小院,要接三秦、五秦回去。玲花怎能舍得!她对嫂子说:“嫂子,你养了我疼了我,就再疼我一回,把三秦、五秦送给我吧。五个孩子两下跑,是你的孩子,也是我的孩子,你和我哥一样疼,我和大全也一样疼,以后就别再说让三秦五秦回家的话,叫他俩喊我和大全爸妈吧。”

嫂子沉默不语。

玲花眼圈发红。

大全说:“嘿嘿……嫂子,我和玲花离不开这俩孩子啦。”

大秦、二秦、四秦是幸福的,有疼爱他们的爹妈,也有疼爱他们的玲花姑。

三秦、五秦也是幸福的,有两个爹,两个妈来疼爱他们。

大秦、二秦找了婆家,女婿都在城里上班,日子过得挺滋润。

四秦娶了媳妇,媳妇挺孝顺。

三秦嫁了青梅竹马的如意郎。

五秦和同村的姑娘路路结了婚。

四秦生了俩闺女,五秦生了个宝贝儿。

玲花脸上有了笑容,大全还是“嘿嘿”地笑。

大全笑着笑着笑不出来了,医院一查肝癌后期。

玲花抱着孙子又成了泪美人。

玲花这年四十六岁,青春不复,丰韵犹存。她刚刚看大全顺眼,想静下心来过日子,老天却来了这不测风云。

不到一年的时间,大全一命归西。

临死前大全拉着玲花的手说:“对不起,我耽误了你二十多年的时间,没给过你称心的日子,连个孩子也没和你生。我配不上你,不是真正的男人,我死后可以与前妻合葬,你再找个如意的人家,再走一步吧。”

玲花哭啊哭啊,哭老天爷不长眼,不能让她得到父母的爱,不能让她有如意的郎君,不能让她生自己的孩子,不能让她有个完整的家,就是她死了,也是可有可无的,大全有他的前妻陪葬,她去了成了碍眼的第三者。

玲花是没把大全看在眼里,大全何曾一心一意地对过她?她玲花委屈求全委身于他后,他还几度朦朦胧胧地错叫过前妻的名字。表面上他唯唯诺诺,嘿嘿地一直笑,其实心里想的恋的都是他的前妻,死了也只愿他的前妻来陪他安眠。

大全让她再走一步,在这传统封闭的小村庄,儿女成家后,有了孙子的女人再嫁谈何容易?吐沫星子淹死人,她会被说成不要脸面,离了男人不能过的贱女人。人们还会用另一句话羞辱她:“到底是没生过孩子的女人心狠,这么大年纪,舍了还不会说话的孙子去找男人,五秦要是她亲生的,她想再嫁也会等给五秦看大孩子后。”

玲花左右为难,郁闷至极,终日以泪洗面。

五秦含着泪说:“妈,人死不能复活,您自己想开点,我会好好疼您的。”谁知五秦不说这话玲花哭得还轻一点,说出这话哭得更加厉害。

儿媳路路说:“妈,您还年轻,有合适的再走一步,我和五秦也支持您。”

玲花还是哭。

但玲花对外人说:“我有福气,摊了个好媳妇,比儿子还知道体贴人。”

路路张罗着给婆婆再找个人家,娘家娘知道了,破口大骂:“傻妮子!你缺心眼呀?哪有给婆婆找人家的?传出去好说不好听。人家会说你死了公公不愿养婆婆的老,急着把婆婆撵出去。况且五秦不是你婆婆亲生的,你会更加一层罪名,人家会说要是亲生的决不会往外赶自己的亲娘。你不怕丢人,我和你爹还怕丢人呢!再说你现在孩子小,正是用人的时候,怎么去干这吃了亏挨骂的事?”

路路一想,娘说的确实在理,就不再多管闲事。

玲花见儿媳妇又走上常规,把她当亲妈一样敬着,还是让她看孩子做饭,像是将来甘心为她养老送终的样子,又哭开了。

路路说:“妈,您要心里闷,我把孩子送我妈那里,您多出去走走,跟老太太们学学唱歌跳舞。

玲花声不出,泪不干。她捎信让大秦来接她,她要去大秦家住几天。

大秦对玲花好吃、好喝、好招待,像对自己的亲妈。五秦和路路去叫玲花回家,玲花摇摇头,她说要在城里散散心。

路路问大秦:“大姐,你不让我妈回去,是不是想在你这里打发我妈再嫁?”大秦说:“这是哪里的话?我是姑看着长大的,姑待我像自己的孩子,就是养姑的老也是应该的,怎么会让她再嫁?”“你养我妈没关系,我妈自己家里不住,来住侄女家,村里人不笑话我和五秦不孝顺吗?我们怎么有脸见人?五秦不是亲生的,你可是五秦的亲姐姐。”

大秦对姑说:“姑,我小时你疼了我,咱娘俩之间无话不说,给我说句实话,姑父死了你怎么打算?”“我在那个家是呆不下去了,你给我找条活路吧。”“看你说的,本来我该帮你,当侄女的担不起这责任啊。你在我这里走了,五秦和路路不让我怎么办?再说他两个对你也挺好,对不对?”

玲花听了这话,又两眼垂泪。

大秦也陪着落下了泪:“姑,我知道你难。不哭……我们慢慢想办法。”

第二天,二秦来把玲花叫走了。

二秦给路路打电话:“路路,都知道你和五秦对我姑很好。我姑还年轻,姑父刚死,她心里有些想不开,让她在外面散散心再回去。”

路路说:“二姐,没事。只要我妈高兴,怎么着都行。”

过了几天三秦又来叫玲花,玲花说:“我去谁家也不去你家,我把你嫁到了当村里,我不愿再进那个村,进了那个村翻心。”

四秦来了:“姑,我爹妈和我叔婶想你,让我来叫你家去住两天。”

玲花跟四秦走了。

玲花住到弟弟花玲家,拿出五百块钱让弟媳给侄和侄女买衣服,又买来东西,让弟媳陪她一起去看早已积劳成疾的嫂子。

姑嫂相见,难免相对唏嘘。

嫂子说:“本来挺好的日子,谁知大全没福来享,这么早就去了。他去那边清净不要紧,可怜做女人的留在世上守寡。这是人的命啊,想开点,好好看着孩子们过吧。”

玲花拉着嫂子的手哽咽。

弟媳在一旁含着泪说:“嫂子说的对,不认命不行。只是现在的媳妇,难伺候啊。谁给婆婆一条心?只怕五秦、路路容不下姐姐。”

嫂子一阵咳嗽,气喘吁吁,老大一会儿才喘过气来:“四秦,你去把三秦和五秦叫来。”

多半个时辰,三秦和五秦进了屋。

嫂子又咳嗽了老大一会儿,气喘吁吁,但严厉地对三秦和五秦说:“你两个给你妈跪下!”

三秦和五秦跪到玲花面前。

嫂子流着泪说:“当初你姑稀罕孩子,把你两个当自己的孩子养,让你们喊她妈,没一点对不住你们的地方。养育之恩大于天,现在你爹没了,你两个不能没有良心,只要你们有吃的,就有你妈吃的,把你妈领回去,好好伺候着。媳妇要是有话说,你两个就轮流养,我看路路也不是太过分的孩子。四秦媳妇进了门三四年了,我一直病得半死不活,四秦媳妇也不嫌弃,拿我当她的娘家娘一样亲。五秦和路路要是有差错,只要我有一口气就不让你们。还有三秦……你听着,你也要像亲闺女一样对你妈。我和你爹不用你们管,你们把你们的妈养好就行。…… ……要是早知道你们现在有不顺你妈心的地方,当初我把你们掐死,也不让你妈把你们带走。”

三秦、五秦流着泪把玲花领回家。

玲花继续看孩子做饭,但谁也看不到她的笑脸,还莫名地耍脾气,对亲戚老乡说三秦不常来看她,路路也有时不给她好气。

没过多久,玲华的嫂子离开了人世。

玲花回娘家奔丧,又住到弟弟家不走了。

花玲家的床单被罩换成了新的,又添了饮水机,沙发、电冰箱。玲花说这些年她把心都用到哥哥的孩子身上,还没疼过弟弟家的侄和侄女,现在要做补偿。

没人的时候,玲花对弟媳说:“听说咱村当年找养老出去的二楞子,现在在城里混出了名堂。”弟媳反问:“姐,村里有人说当年你两个偷偷谈过恋爱,真有这事吗?”玲花红了脸:“哪有的事!是他妈背着人问过我,没有房子,没有彩礼,我能嫁他的儿子吗?那时自由恋爱是最丢人显眼的,所以我不敢答应他妈,更不敢在嫂子面前说。”“听你弟弟说,二愣子是才貌双全的人,只是弟兄多,日子过得紧,才找了养老。”“嗯。”“可惜他媳妇也没福气,二愣子当老板挣了钱,媳妇年前出了车祸死了。”“是呢。命运就是这么捉摸不透。”

玲花病了。

侄女们都来叔家看她。

五秦和路路也来了。

路路说:“妈,您在我叔这里住了已经半个月,回家看好病再回来。”玲花说:“路路,你妈现在没用了,连孩子也不能再给你看。我在你叔这里夜夜做恶梦,醒来就头疼。叫你和五秦在家受累了。”“那您现在就和我们回去吧,孩子不用你看,先让我妈看着。您到家养好病再回来。”“那个家我不回了,进了门就想起你爹,再回去病会越来越重。”“那也不能让我叔养着你啊,外人不骂我和五秦不孝吗?让我们怎样做人?”

五秦走过来,当这一屋子的人“扑通”跪倒:“妈,我是您从小带大的,您一直娇着我,宠着我,没让我吃过一点苦,没让我受过一点罪。我早在心里发了誓:长大后一定好好孝敬您,会比四秦哥对我亲妈更好。求您给我一个表现的机会!我和路路以前要有不对的地方,今天当着叔婶和姐姐们的面,要打要骂都由您。求您别说不再回家的话,咱先上医院看好病再回家也行。我把粮食卖了,钱的事您也不要操心。”

五秦声泪俱下,说完磕头碰地,直磕得头破血流。

一屋的人都热泪盈眶,玲花放声大哭。

四秦两口子走过来,一边一个含泪把五秦拉起来,让五秦坐到椅子上,三秦拿了餐巾纸为五秦擦着额头上的鲜血,突然抱住五秦也放声大哭起来。

花玲叹着气,流着泪,从屋里走出去。

四秦来到玲花面前:“姑,虽然我不叫您妈,也是在您眼皮下长大的。您放心,五秦和路路不养您,我两口子也不会让你受委屈,我们会像对我亲妈一样对您。”四秦的媳妇也说:“姑,四秦说得对,您就别难过了。”

左邻右舍听见哭声也来劝。

花玲又叹着气进了屋,对五秦和路路说:“你两个先回去吧,我跟你婶和你姐姐们再劝劝你妈,过几天我送你妈回去。”

路路拉着五秦说:“咱们听叔的话先回去,过几天再来叫咱妈。”路路又转向花玲:“叔,我妈在这里的花费您和我婶先记着,以后我让五秦给您送钱来。”

天黑了,众人都相继散去。

玲花对花玲夫妻说:“这样下去我还不如去死,可是我死也没有葬身之地,你那大全姐夫不让我到那边陪他,他说在那边他是有老婆的人。”

这话说得花玲也哭了。

刚吃过饭,村支书进了门。说今天二愣子开着车回家,求他给帮着划拉个屋里的人。他想来想去想起了正在住娘家的玲花,就来问问有没有这个意思。村支书哈哈大笑着说:“说起来二十多年前我就有给他们牵红线的心,可惜没找到机会。现在早改革开放了,死了男人再嫁很正常。人挪活,树挪死,玲花再走一步也好。”花玲说:“话虽这么说,有五秦和路路,还有大秦二秦三秦四秦,人家是亲姐弟,在我这里应了这个茬,不是就落到了我的身上。哥哥和侄子侄女会怪着我的。”

村支书站起来:“你一家商量商量,我等你们的回信。”

花玲和媳妇合计了半天不敢下决定,玲花说:“你俩看着办就行,有事我自己担着。他姐弟来找你们,我有话对他们说。”

花玲知道,姐姐当年没找到如意的婆家,也有他的原因在内,就横下心,对哥哥和侄子侄女谁也不说,独自作主,在他家里把玲花许给了二愣子。

二愣子开着车和玲花悄无声息地去民政局领了结婚证,把玲花接到城里三室一厅的大房子里。选了个日子,去饭店宴请了亲朋好友,就算把事过了。玲花打电话给大秦,在电话里哭着说:“秦,你姑实在没了活路,就不得已又走了一步。你们心里要还有你姑,就抽空来看看我。”

大秦、二秦、三秦都来了,二楞子和他的孩子们热情地接待了他们,答应以后会好好地待玲花,说玲花的娘家人,就是他的亲人,有事不要见外,尽管来找他。

四秦、五秦和路路没来,大秦不知他们会有什么反应,没敢通知他们。

五秦和路路在家坐立不安。他们还没摆脱孩子气,一直依赖着玲花。大全活着的时候,他两个一直干清心活,家里大大小小的事都去问玲花,收入和开支从不经手。大全死了,家里所有的事玲花都不再过问。本以为玲花到外面散散心,会再会来扶持他们好好过日子。但玲花一去不回头,二人刚失去父亲,又成了没娘的孩子。路路知道婆婆的心思,但她左右为难,进退不是。支持婆婆再嫁,怕落个容不下婆婆的罪名,阻止婆婆再嫁,知道也阻止不住,更会与婆婆冲突,被说成不孝。只有顺其自然,听天由命。可婆婆在外面住着,总不是长远之法,又想不起两全之策,只有隔几天去瞧瞧婆婆。上次去叫婆婆回家,弄了个不欢而散,不过为人儿媳,对婆婆不管不问又于心不忍,还怕外人笑话。五秦更是为难,深浅不是。要是自己的亲娘,吵了闹了过后再和好,也没人议论什么,血缘关着,也伤不了感情。多大的过错也用不着下跪。亲娘不回家,自己强拉着、拽着回家也合情合理,用不着有顾虑,在姑和养母有双重身份的玲花面前,五秦不敢任性,如果强行把她拖回来,出了事后果不堪设想,但让他长期住亲戚家,自己做儿子的自尊心又受不了。既然磕头流血也动不了曾经的姑妈、现在的养母的心,五秦也无计可施,只有不断去看望。

五秦和路路来到花玲的家看不到玲花,只看见叔婶面沉似水。

五秦问:“叔,我妈呢?”

花玲为没给五秦夫妻商量、私嫁玲花心虚,认为五秦夫妻得知玲花再嫁来向他兴师问罪,就没好气地说:“不知道。”五秦看花玲脸色不好,也来气了:“我妈在你这里不见了,你会不知道?”“你自己不养你妈,逼得她住亲戚,怨得着我吗?”“我逼她住亲戚?你把我妈叫来,我要当面问问她。”“你妈走了,我没处去叫她。”“我妈哪去了?”“她说回家,你自己家去问吧。”“不可能,我妈要回家,我在路上会碰到的。你把我妈弄哪里去了?”花玲媳妇在一旁沉不住气了:“你爹死了,你们把你妈从家里赶走,逼得她又嫁了人,现在却来给我们要人,你们良心何在?”路路也不干了:“我妈在你这里没了,你倒说我们逼她嫁人,是不是你们把我妈卖了?你把我妈卖了多少钱?”花玲的媳妇蹦起来骂道:“你这两个丧尽天良的东西,不要自己的妈,反说我们把你妈卖了!走,到大街上评评理!”花玲也破口大骂:“五秦,我可是你叔,你们不能血口喷人!你两个要知情达理,以后还是好侄好侄媳妇,这样撒泼就从我家滚出去,别再进这个家门!”路路寸语不让:“你们见我爹死了,欺负我们没爹的孩子,调家不和,不让我妈回家,我们来看看还反咬一口,居心何在?”“…… ……”

叔侄愈吵愈烈,一会聚集了一院子看热闹的人。

四秦和媳妇也来了。

四秦分开众人走到五秦面前:“你们和叔婶吵什么?都是一家人,有事好好说,用得着连吵带骂吗?”五秦不言语了,花玲的媳妇和路路还在嚷嚷。四秦媳妇说:“路路,别和咱婶嚷,她是长辈,有难听的话叫她老人家尽管骂就行,现在骂我们,骂得顺口了,再接着骂她自己的儿媳妇。”路路也不言语了。

四秦把五秦和路路拉回自己的家,众人慢慢散去。

花玲的媳妇受不了啦。

进了这个家十几年,哥哥嫂子对她高抬轻放,大秦姐弟对她尊重有加,虽然结婚时她要的彩礼多一点,也是顾大局,识大体的人。与哥嫂有点小矛盾,也从来没闹到大面上,对侄女侄子也知冷知热。玲花作为大姑姐,没少帮她的忙,不管钱财还是针线,都没少为她付出。玲花这次在她家常住,更是慷慨解囊,没少为她置办东西。虽然决定在她家嫁出玲花时,为顾及五秦的感觉犹豫过,但想着五秦是花玲看着长大的,生了气也不敢对花玲怎么样。事情过后,再让二楞子和玲花自己收场,也无大碍。没想到五秦这么快就找上门来,并且一点也不讲叔侄情分,与他们对吵对骂,针锋相对。自己一直争强好胜的脾气,何曾受过这样的委屈!左思右想毒气不出,就去找大伯哥撒气。

花玲媳妇仗着自己是弟媳妇,大伯哥不好对她怎么样,就借势撒泼,气势汹汹地数落大伯哥,说大伯哥指使五秦逼走玲花,再来找她麻烦,要五秦和路路在所有亲戚面前给她和花玲道歉,否则她一天一趟来这里吵骂,不让大伯哥安宁。

大伯哥是个老实人,面对气急败坏的弟媳妇,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沉默不语。这让花玲媳妇更加来气,果然每天都来吵闹。

四秦得知了消息。

作为侄子,他也是在玲花和花铃的庇护下长大的,自幼对姑和叔有一种敬畏。自姑父死后,姑的一系列反常表现,他和姐姐们有目共睹,态度也只有保持中立,不敢发表过多的意见。现在五秦和叔婶有了矛盾,婶子对父亲不依不让,他不能再坐视旁观,只有出来调解。

四秦对婶子说:“没了姑父,我姑再嫁是我姑的自由。她嫁了就嫁了,与我们两家无关,只要她以后开心幸福,我们也不牵挂她。怎么在你和我叔这里说成是我爹指使五秦逼走了她?试想:如果我姑不想再嫁,就是逼死她,她也不会再嫁的;她要自己想再嫁,任何人都拦不住,包括你和我叔。是不是这个理?”

“是啊。”婶子说:“你姑住在我这里不走,我有什么办法?你姑在我这里嫁出去,你们家凭什么不让我?”四秦说:“婶子,谁不让你来?是我还是我爹?五秦还不知道我姑再嫁的事,来看我姑,被你和我叔骂走了。骂走他就算了,你又来骂我爹干什么?不看僧面看佛面,看在这些年你心疼我们姐弟的面上,也不该来骂我七十多岁的爹吧?要是把我爹骂得一时想不开有个好歹,让我姐弟怎么办?你和我叔于心何忍?好了,事情就到这里,你回去与我叔合计合计,如果还不解气,就冲我来,要打要骂随你们,但再找我爹别扭,可别怪做侄子的不孝了!”

四秦的这几句话说得有情有理,让婶子无言以对,婶子沉着脸,憋着气,转身走了。

花玲听媳妇把四秦的话学说一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自己跟着哥嫂长大,哥嫂又把房子让出来给自己娶亲,自己的两个孩子还是侄女大秦看大的。侄女侄子结婚后,逢年过节都给自己买东西,像自己的孩子一样孝敬,现在为了姐姐,骂走了五秦,又让媳妇去骂哥哥,确实有点过分。本来亲亲热热的一大家子,现在却反目成仇,自己成了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了。姐姐对哥哥一家和对自己的情分,从血缘上说是一样的,从相处、交往上,比对自己更亲密。就是五秦、路路,在这个节骨眼上,母子有点心病,毕竟是姐姐把五秦养大,过后一样母子情深。说到底姐姐和哥哥与侄子侄女的关系不会改变,最后吃亏、被孤立的的还是自己。自己和哥哥闹僵了,会让人说成忘恩负义,在庄里庄乡面前抬不起头。

花玲和媳妇商量后决定,顾全大局,委曲求全。

花玲给二愣子打电话,让他在嫂子五期(本地习俗死后三十五天上坟的日子)那天,带姐姐回家,在村里摆席,宴请姐姐娘家的亲戚,一来纪念嫂子对这个家所做出的特殊贡献,二来宣布他和姐姐的婚事完全出于自愿,并没有人从中极力撮合。

二愣子答应了花铃的请求,并亲自代玲花写一篇祭文,在玲花嫂子坟前含泪祭奠。玲花在嫂子坟前泣不成声:“嫂子,我和华玲都是你一手带大的,你不但是我们的好嫂子,还是我们知冷知热的嫂子娘。没有你的付出,就没有我和花玲的现在。我以前的婚姻不称心,并不是受你的影响,是我自己不敢大胆去争取。我决定再嫁,不是花玲的注意,也不是五秦和路路对我不好。五秦和路路是好孩子,永远都是我的好孩子。是我有私心,乞求寻找自己的幸福,才舍了孩子又迈出这一步。嫂子要在天有灵,保佑咱这一家亲密如初,和睦安康!”

玲花说完,跪在嫂子坟前大哭,谁劝也不起来。

五秦和路路走过来,在两边抱住玲花的胳膊,也一起放声大哭起来。众人一起大放悲声。

五秦和路路拉起了玲花,为玲花擦干眼泪:“妈,别哭了。我们知道你心里苦,你应该有属于自己的幸福。你永远是我们的亲妈,那个家也永远是你的家,你随时都可以回来。”

玲花交给五秦一把钥匙:“这是我厨子抽屉上的钥匙。厨子里有我们一家人的证件与我和你爹这些年来的积蓄,原谅妈的狠心,不能再给你们看孩子,为你们出力了。”

二楞子在一旁说:“别给孩子说见外的话,你的孩子也是我的孩子,你的侄子侄女也是我的侄子侄女,以后两家成一家,相互帮衬着向前过。”

玲花和二愣子在一起过了二十年,夫妻相亲相爱,携手白头。玲花给二愣子的孩子看大了两个孩子,二愣子的孩子待玲花也不错,在玲花生病的日子里,一直陪伴在玲花左右。大秦姐弟隔三差五来看玲花,三秦和五秦还是喊玲花妈,但喊二愣子姑父。

玲花弥留之际,对着围在身边的大秦姐弟说:“我死后不要把我再带回那个家,把我放到殡仪馆里,我要在那里等着你们现在的姑父,将来和他一起上路。”

来源:篇海原创文学网    阅读:15530    评论:8
  • 相关文章
  • 热门文章
  • 相关评论
宣传农村产品找我们 门店宣传我帮您
文字广告位出租
文字广告位出租
文字广告位出租
文字广告位出租


COPYRIGHT © 2010-2018 

湘ICP备16004927号
【电脑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