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 旅游
+

碛口,一个令人发呆的地方

作者:然野

                  碛口,一个令人发呆的地方

碛口,坐落在山西吕梁山临县的黄河边上。

就字义讲,碛,是浅水沙滩,碛口,当然是黄河的浅滩了。到了碛口一看果真如此,即使拍照,都想把镜头躲开镇子边上那些不起眼的砾石沙滩。

到的有些晚了,因贪图抄近碰上修路走了近百公里的泥泞沙石路,哎,教训呐,把车都造成泥猴儿了。当站在黄河对岸乍乍看到碛口镇时眼睛顿时一亮,小镇依山梯层清晰,傍水坎上灰瓦灰墙,高低参差疏密有致,好似嵌在黄河山边上的小布达拉。

过大桥,左拐弯,进小镇。

一侧旋高黄河中流,一侧房屋鳞次栉比,黄河水不是很浊,老房子很是吸睛。靠路边是新建的仿旧房屋,看一眼黄河水旋流下泄,望一眼老街巷深不见头。把车停在稍僻静的路边,沿着石板坡路进镇,店家的招牌幌子皆是,打探一家稍大的门面,得,住满了。一位老太上前搭话,说她家有窑洞土炕可宿,客气婉拒,再向前走走碰碰运气。

一斜坡,一处院,一小门。‘古镇人家’墙围之上,建在二楼的窑洞式房屋纳入眼帘。走进去,房间整洁卫具齐全价格合理,单就这竹子门帘、木门棱窗、老式铁锁,铁环门扣,仿佛回到了旧时光。好,就住在这儿了。

打理停当出来晚餐。离黄河很近。一水儿的石板路下坡就是公路,跨路就是黄河。信步河边,黄河水波澜不惊,对面的土崖凹凸出阴阳面,河水打着旋窝,几枝翠柳翘映着河水,黄河水在这里已经沉淀出清波。寻一农家饭店,本地的鲜羊肉不错,‘三片瓦’豆腐独具特色。

小店的红灯笼亮了,没有都市的喧嚣,只有静谧。天气很凉,凉的有些冷,洗洗睡了,盖着棉被枕着黄河入眠。

翌日清晨,踩着石板路静静地融入了还没有醒来的小镇。

小巧玲珑的城门楼矗立在小镇上,有城中城的感觉。高高的碉楼式建筑还有分布的垛口令人生疑,这分明就是古代的防御构建。猜想,这可能是镇上有钱的大户人家吧。

石板路,还是石板路,老青砖,都是老青砖,放眼看去,小镇就是由石板和青砖托起。石楦的拱门,砖楦的门楼,卧砖到顶白灰勾缝带廊柱的挑檐房屋,此情此景,记忆,把花甲之外年龄的我们一下子拉回到小时候。在北方,不是家境殷实的人家是盖不起这样的房屋的。

宽街窄巷,买卖家的房屋都建在层阶不同的台阶之上。隔不远,有忒窄的巷子隐在街面之间,巷子窄得视线呈锥形,巷内还有袖珍拱洞跨其上,连接起巷与巷之间上方的房顶,防御建筑似乎又得到验证。

原生态的小街古色古香,明清建筑质朴归真,雕梁画栋透着精巧,厚实的可摘卸的门板向始着老买卖店铺的样子;就连脱落的墙皮,酥粉的砖阶,枯朽耷拉的椽头,静静的石磨都诉说着岁月的久远。

整条街都是买卖家的店铺。渐次走来感觉就如同跨越时空,‘祥记烟草’,‘隆元祥’客栈,‘长兴饭店’,‘电焊铺’,‘义记美孚洋火店’,‘义记美孚煤油公司’,‘大德通钱庄’,‘当铺’,‘商会’…… 看着看着,整条街似乎人流熙攘起来,每一家店铺都顾客盈门,买卖家的吆喝声此起彼伏,嗅到了从饭店里飘出来的香味儿……

转过街角,沿着上坡的石板路攀行在两侧石条垒砌的墙体之间。墙中间就是路,路两边就是墙,稍微抬脚或一出溜就能爬上人家儿的房顶。真奇怪,这家人的屋顶有烟囱没有瓦,全都是青砖墁铺的屋顶。屋顶的坡度、走势、水道完全具备了下雨走水的功能,真是让人大开眼界。有些地方干碴的石墙完全是石条的咬合,有些砖楦的门拱错搭着后来的堵砌,明显能看出历史与现实的时空对话。老建筑的天然建材还有那严丝合缝的手艺不知有传人否。

石板路在旋高、陡峭、脚下的石板路已经连接了山岩巨石,脚下已经是山体了。抬头望,小镇最高的建筑黑龙庙近在咫尺。石条大砖托起庙宇地基,飞檐斗拱翘指天空穹宇,中间是庙的主体,两边是钟鼓楼。来得早些,没能进庙瞻拜,提示牌揭示,黑龙庙除了供奉龙王,还祭祀着风伯、河伯神。庙里的戏台传音效果很奇妙,但凡节庆唱戏声传十里,有‘山西唱戏陕西听’一说。

俯视小镇尽收眼底,小镇的房子清一色的黑灰,或平顶或起脊样式,或砖铺或筒瓦的屋顶,或圆或方的窗口,后山立崖还保存着老式的窑洞。小镇美在其表秀在其里,黄河如带温情的环抱着小镇,阳光辉映着水面清波,隔岸山峦被割出明显的阴阳别影。

很静,眼睛在缓缓地扫描,心绪,看着清寂的小镇在静静的发呆。

转到龙王庙后身,一圆形拱门正中黑底红字‘神宫宝界’,两边的楹联‘物阜民熙小杜会’‘河声岳色大文章’。 细细品味,小镇的昔日繁华尽在其中,小镇的美景亦蕴含其中。碛口,正因为这里是黄河浅滩下游无法行船,天然成了商品转运的水陆码头,昔日鼎盛时来往货船日内最多可达一百多条。清康熙以来,近二百年的辉煌造就了小镇的繁荣,街上的商铺齐全的门类就是明证。

舍恋返回。商街门脸上挂着几十块天南地北大专院校写生基地的牌匾;用红枣拼出的画面透着小镇的灵气;一个老外正兴致勃勃的穿过城门洞;侧目小镇人家开启的一条门缝,主人的摩托车就放在门洞里;一间破败的小房窗棂上挂着黄河奇石招牌;时空一下子又回到现在。

碛口晨醒了。

回到‘古镇人家’,老板准备了可口的早餐,一个燕窝黏在窑洞房檐下,飞出飞进的燕子呢喃着问着早安。

你好,燕子,别了,碛口。

海阅传媒】       【有片海】

篇海原创网官方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推荐

来源:篇海    阅读:28354    评论:0
  • 相关文章
  • 热门文章
  • 相关评论
宣传农村产品找我们 门店宣传我帮您
文字广告位出租
文字广告位出租
文字广告位出租
文字广告位出租


COPYRIGHT © 2010-2018 

湘ICP备16004927号
【电脑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