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 散文
+

暮冬

作者:彭雨晴

立冬已经过去很久了,久到我已经忘了是哪天和妈妈讨论今年冬天一点都不冷的时候妈妈叹了口气“是呀,也到了该冷的时候了。”我看着妈妈鬓角的华发想起这些年纷飞的所有风雪。那些洁白无瑕的雪花啊,掩盖了尘世的繁华与肮脏承载了来年的希望。日子像一条平静的河缓缓向前流去,一路上无风无雨也无晴也到习惯了波澜不惊。当今年的第一场雪融化在掌心,心里却再也泛不起如儿时初见雪落的惊喜。于是,我开始觉得沮丧。我好像失去了些什么东西,雪缓缓而落,没有人给我答案。
  以前很喜欢冬季的天空,一抬头就能看见大海一样的蔚蓝。我沉醉于满眼都是纯粹的蓝没有一丝杂质的感觉不能自拔,像自己在拥抱这颗蓝色的星球,没有隔阂没有孤独。两年前那个喜欢冬天憧憬远方的孩子两年后坐在离家很远的教室窗户旁再无心去看窗外的光景。天空已经不再蓝的透彻了,呈现一种被阴霾覆盖的阴暗好似蓝色被水沾染开的白色。这让我快要忘了大海的颜色。于是我不再像郭敬明一样习惯45°仰望天空让悲伤在身体里倒流。低下头厚厚的课本一样能掩住眼里的悲伤。
  每到这个时候人们总喜欢把自己裹在厚厚的深色衣服里,就像我巴不得一直缩在长到脚腕的黑色棉衣里,隔离刺骨的冰冷嶙峋。每次恨不得脚底长翅膀从一个房子飞到另一个房子的时候看着路两旁光秃秃的树心情就会平静很多。北方的树多可怜啊,在冬天的时候掉落所有的叶子赤裸裸的站在冷风里。而他们又多么伟大啊,在夏天的燥热中枝繁叶茂给予人们阴凉。在天还没亮的时候,这些光秃秃的树看着我沉默的走在黑压压的人群里,在夜深的时候又看着我沉默着向宿舍走去。鲁迅说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我不知道我会在这种日复一日的沉默中走向什么结局,大概树会知道。它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静静伫立在路旁一定见过很多像我一样的孩子。见证我们由恣意变的呆板由眉飞色舞变的面无表情。我们都是一样的,一开始都觉得自己独一无二与众不同,可经历了时间的打磨梦想变的千疮百孔面目全非几乎与所有人一样的时候终于默认了自己的平庸。于是我们开是重复别人的路,在沉默中走向灭亡。
  冬至那天下起了雨,天灰蒙蒙的像是老农胸膛里的烟。所有人把自己裹得更严实了,连路边的树都变成黑色。让人压抑的灰黑色铺天盖地涌来。我不喜欢这种天气就像迷失在没有方向的黑森林。传说雨是天空留下的眼泪,我们感受着它的冰凉会不会也感受着它的心情。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同桌皱着眉头问我脑子秀逗了快要考试了,你还有心情想这个。是啊,快要考试了,为什么我还有空去关心天气呢。大概是因为真的太冷了吧。

海阅传媒】       【有片海】

篇海原创网官方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推荐

来源:篇海    阅读:20393    评论:0
  • 相关文章
  • 热门文章
  • 相关评论
宣传农村产品找我们 门店宣传我帮您
文字广告位出租
文字广告位出租
文字广告位出租
文字广告位出租


COPYRIGHT © 2010-2018 

湘ICP备16004927号
【电脑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