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 散文
+

文闲琐谈

作者:若水亦轻柔

  文章的写法,可以有很多种形式。而词句的运用,就简单得多了,在我自己,的确是这么认为的。因为个人嗜好的原因,经常阅读不同作家的各类作品,对于作家个体风格的判断,我的判断尤其浅显。
  世间其实只有两种风格的作家,他们(她们)作品的语句铺陈,一经翻览便风晓自见。
  第一种,堆砌词藻者,也可以称之为豪华型。这类作家的作品,一经传世,异彩缤纷,文艺范十足,有文味有嚼头。好比一个厨师,用了尤其多的调料,亨出了一道色香味都堪称一流的菜品。食客们首先惊异于其外形的靓亮和独特,其次才是它香气的旁溢,再次终于拜服在它味有洄旋几欲再尝的奇特境地上。所谓大师格调,也不过如此罢了。即便做菜作文,道理是相通相从的。
  第二种,平白无奇,白开水型的。这类作家的作品,以叙事性强著称,不尚繁华,外形简陋,香和味只在文里句中。当你读过了长长的一个篇幅之后,你反而停不下来了,欲罢不能,气息笼罩,淡淡的那种馨柔,自然而然悄无声响地揉入了脑海心田。再继续读下去,味儿愈来愈厚重,也正是方外桃源,境天福地,娱神醒脑,颇为幸甚。
  远的不说,第一种作家的作品,如贾平凹的《天狗》、《鸡窝洼人家》、《浮躁》,陈忠实的《白鹿原》;文句灵动,遣词考究,韵致幽美使人回味。而同为“三杰”之一的路遥先生的《人生》、《惊心动魄的一幕》、《平凡的世界》,就都朴实无华,平铺直泻,继承了柳青先生一以贯之的叙事风格。赵树理先生的《李有才板话》更是这温开水式的笔调的典范。倘若有好事的圈外人发问,“那依你看,究竟那一种文笔更好,更胜出一些呢?”这真是一个难于辩论的焦点,很多年青的学子士人究其本意,确实挺喜欢赌一把的。
  上面我所列举的作家作品,能够传之于世,不论哪一类,垂范昭贤启示后人总是有劲道的。他们哪一位都表表特出,绝不白给。“三水西红”,《红楼梦》、《西游记》、《水浒传》显然属于第一类作品,《三国演义》则属于第二类作品。《三国演义》通篇用平正直白的语言叙写,不尚曼丽,而叙事明畅,人物事件大小脉络无不清晰逼真,历历如在身侧。所以说,哪一种更好些,还真在不可论知之列。
  不过,即便如此,事实胜于雄辩。老舍先生早年的作品,无论成名作《骆驼祥子》,还是《满月儿》,都满满的文艺范儿,妙笔生花纤秀有加;晚年的散文,如《养花》等却明显为之一变,切辞造句淳实简朴,不事修辑,不用繁文缛笔僻字孤词,叫人读来一息呵成,捻指可诵,诚为健者!另有一位先生的杂文,早先时如《我之贞烈观》、《为了忘却的纪念》、《纪念刘和珍君》、《论雷峰塔的倒掉》,文笔犀利语言棱角分明抑扬有致,属于典型的第一类作家库。可是晚年的作品,论调昂扬斗志不减承接缜密,字句却明显地直白疏陋起来,如《答徐懋庸论抗日统一问题》。俄国的列夫·托尔斯泰也是这样,早期的繁花似锦,晚年的平实有力;真应了一句话,大道至简,大音稀声,举重而若轻。朴素是一切美的原点和终点,不过需得加上两个字,“有力”。
二O一七,十,三中夜​​​

海阅传媒】       【有片海】

篇海原创网官方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推荐

来源:篇海    阅读:9972    评论:0

上一条

争论

下一条

暮冬

  • 相关文章
  • 热门文章
  • 相关评论
宣传农村产品找我们 门店宣传我帮您
文字广告位出租
文字广告位出租
文字广告位出租
文字广告位出租


COPYRIGHT © 2010-2018 

湘ICP备16004927号
【电脑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