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 散文
+

养老

作者:海淼

    冯忠一直认为自己的老年生活会很幸福。

    他有属于自己的房子,有退休金,有医疗保险。只要身体好好的,他会锕撕米约汉屠习椋不让孩子们分心。

冯忠有四个孩子:两个儿子明和亮;两个女儿秀和莉。大儿子明和大女儿秀因为成家早,没能带到城里来,在老家种地;小儿子亮和小女儿莉是在城里长大的。亮接了他的班,分到一个国有企业;莉也被安排到一个好单位。他常对老伴说:“咱两个都健全,就谁家也不去,独自住着清心随便,我的退休金咱两个也花不了。如果没了一个,就四个孩子家轮流住,也不絮。”老伴说:“都说大人疼孩子没缝,孩子疼大人没空。指着孩子疼难啦。盼着咱两个都好好的,相互照顾。要有一个先走的话,最好是我先走,我没退休金,没医疗保险,没了你我就成了孩子们的累赘。”

也应了老伴的言,看大了孙子孙女后,老伴没过几年清心日子,就身染重病离开人世。

    老伴死后,冯忠想过再找个老伴,相互照顾,度过余生。但孩子们不同意。小女儿莉说:“我妈的病还不是教训吗?你两个儿子,哪个拿过钱,哪个伺候过一天?还不是我和姐姐挂心,你自己侍奉着?你要不能动了,你儿子恋着您的工资,或许会管你。如果你弄个老太太给我们当妈,你再有事或生病了我可不凑边,估计你儿子和我姐与我也是同感。”

老伴病时大儿媳说明没能接班,没沾上老人的光,不让明出钱出力。冯忠也觉得亏欠了老大,所以也不奢望得到老大的回报。因此找老伴的事更不敢对明提。二儿子亮是自己从小娇生惯养长大的,自己提前退休让他接了班。二儿媳却因为这几年亮的单位不景气,常与亮闹别扭,又说自己把退休金偷给了明补给家用,时不时地让孙子、孙女来要点零花钱,还不定时地亲自抽空来气他。亮很坚决地说:“你多大岁数了?还没自知之明!闲得没事做的话,让我的孩子去你那里住,按时给孩子做饭。你要敢弄个老太太进屋,不出两天我就把她气死。”

冯忠死了心,只有一个人凑活着过了。

这几年冯忠腿脚越来越不灵便了,洗衣做饭的活干不利索。他没和儿女商量,自己到劳务市场找了个保姆,一个月五百块钱工资,每天在他家做三个小时家务,主要负责洗衣做饭。后来儿女知道了,都拉长脸沉默一阵子,但没说什么。

一个很平常的日子。冯忠从睡梦中醒来时头有点晕,他强挣着打开大门就失去了知觉。保姆发现后叫来了邻居,邻居拨打了亮的电话。亮赶来呵斥保姆:“大清早你怎么在这里?我爸有个好歹我要你负责!”保姆拉着邻居说:“大妈给我作证,我可是刚进门。”

冯忠住进了医院。

莉交了一次住院押金后再不往外拿钱。虽然冯忠的医药费能报销,但还需要时间等待,莉不想做这没底的事。亮当然也不往外拿钱,母亲死了这么多年,父亲只是在自己买房子和孩子上大学时给过自己钱,其余的钱他都自己留着,现在不花,以后就不知归谁了。想到这里,亮当机立断,他来到冯忠住的小院前,砸开了门上的锁,又翻箱倒柜,找出了冯忠的存折、工资卡、身份证、和几千块钱的现金回到医院。

当着妹妹的面,亮对父亲说:“你有四个孩子,大姐和大哥都在老家,现在有病了只有我兄妹守着。我们都扯家带口的不容易,也只有靠你自己了。现在我把你的钱和工资卡拿来了,你要好了呢,出院后花剩的钱都给你;你要死了或以后不能自理,钱和卡我就给你放着,留着给你处理后事。现在你把银行密码告诉我,我去把钱提出来交住院费。”冯忠闭上眼装作没听见,亮对妹妹说:“看来咱爹的病是没救了,不然出院回家准备料理后事吧。”妹妹说:“咱爹刚说了要你去银行取钱的,没想到话没说完你就把把银行卡拿来。你爷俩真心有灵犀呢。”

冯忠在医院住了一个月,明来接他回了老家。工资卡亮拿着,说好了冯忠跟谁住就一个月给谁一千块钱。剩下的留着看病或死时拿出来用。

明让冯忠住在山上守果园的小屋里,一天三顿给他送饭。冯忠不适应老家的生活,身体稍微恢复就闹着回来。莉和亮不让,就又去大女儿家住了一个月。

还是要回来,多一天也不等,任明怎样去留,亮和莉怎样往外去推也不管用,非回来不可。明经不住父亲吵闹,只有送他回来。

冯忠满怀希望地回到了生活了三十多年的第二个故乡,想把工资卡要回来,像以前一样,雇个保姆自由自在地生活。

亮坚决不干,冯忠可以独自过,但工资卡不能给他。一个月给他八百块钱生活费,病了没人侍奉。亮连数落带摔打地在父亲面前发泄了一顿去了外地,明把父亲送进门饭也没吃回老家了。莉赌气也不去看父亲。

冯忠对着空荡荡的屋子发了一夜呆。炉里没火,锅里没饭,坐了大半天的车也没力气出去买吃的东西。

终于等到第二天早晨,冯忠拿一个马扎,拄着拐棍出了门。

莉迎面碰上:“爸,你去干吗?”“去打电话。”“给谁打电话?”“给你和你大哥打电话。昨晚摔了一下,幸亏没摔出毛病,拐棍摔断了。我自己真的没法过,再让你大哥把我接回去。再走了就不回来了,给你二哥说,临死前我不见他了。”“我说不让你回来吧,你偏不听。二哥没空管你,我要上班也没空。你也不要再去想那个保姆,她图的是你的钱,等你的钱被骗光了,儿女的心也被你伤遍了。你要听我的话:你只有一条路,就是再回我大哥那里。大嫂虽然没文化,但她不嫌你,能做给你吃。如果都和我与二哥一样没时间管你,没几天就把你舍死了。你今天不要给大哥打电话了,这样回去人家不生气才怪呢。这不是折腾人家吗,还能看到好脸子?你先到我家住上十天半月,天凉了让大哥把你接回去。人老了长个心眼,有吃有喝就行,别没事找事,多说几句哄人的话,活一天是一天。如果你能再活五年,我就退休了,可以不用上班在家伺候你了。如果这五年内你死了,我就没法了。死了还好说,一了百了。千万别犯病,你要病到我这里,我也没法活了。一定要记住,好好在我这里呆几天,赶快让大哥把你接回去。听说你身上还有几百块钱,拿出来我给你放着,大哥来接你时我再给你。你放心,我不花你的。虽然我没钱,也不把你这几百块钱放到眼里,你把大钱都给你儿子了,小钱我绝不动你的。我是怕你弄丢了。”

莉把父亲接回自己的家。她怕父亲在这里住好了不愿再回去,就不断提醒父亲:“你早晚也要去大哥那里,那里才是你的家,再说真冷了在那里也暖和,大哥、大嫂都不上班也可以照顾你。我是做闺女的,有点事担不得。你以前也没疼过我,只疼你儿子,去他们家住才是应该的,谁要敢不养你我去给他闹。”“我想在这里住一个月再走。”“也行,就住一个月吧。”

大女儿秀打电话来,冯忠在电话上哭着对大女儿说:“等我在这里住够了一个月,你就让外甥来接我回老家。”

十天后冯忠对莉说:“我在你这里住了十天了,时间过得真快。”莉问:“你打谱还住多久?”“不是咱爷俩说好了住一个月吗?”“记住这句话就行,别到时不愿走了!我真的很累,让你儿养你才是正理。他们不来接你,你也要去他们那里。”冯忠说:“如果我真不能动了,自己不能料理自己,你就提前把我送到火葬场,别连累你们。”“你真愿意死、没有留恋吗?”“有什么可留恋的?现在到哪里都成累赘了。说实话,要不是挂着我的工资,我现在就想死。”“挂着工资,工资卡也不能给你,留着钱给你看病、出丧用。你也别抱屈,好歹你有四个孩子,可以轮流住,我只有一个孩子,老了比你更惨。”

冯忠在莉家消停了两天后又开始闹,打电话问大儿子他如果回去是否还要他,接着又闹着要工资卡。

这天晚上下起了雪,冯忠早早起床,盼着雪停。他对莉说:“今天我要去要回工资卡和身份证,如果你二哥不给我,我就把工资卡和身份证挂失。挂失需要五十块钱,你给我五十块钱吧。”莉沉着脸说:“我没有钱。”冯忠又咬牙又跺脚的大吵大闹,说这次要不到工资卡就去死到以前住的小屋里:“工资卡就是我的命根子,没了工资卡我还活个什么意思!”

莉上了班。冯忠自己冒雪跑到单位办公室开证明,被正好赶回来的儿子亮碰到。

经过交涉,亮答应拿出工资卡,条件是冯忠必须离开这个城市回老家。工资卡也不能直接交给他,要在老大来接他时交给老大保管,理由是怕他拿出来乱花。

冯忠责问亮:“我为什么不能像别人一样自己出钱雇个保姆自己过?”亮回答:“你就是不能像别人一样过。你要有那想法,你死了我也不给你工资卡。除非你回老家和大哥一起住,卡由大哥保存,我才拿出来。你留在我身边找保姆,我觉得丢人!”

莉下班后,冯忠把这事给莉说了。莉给大哥打电话,让他过几天来接父亲。明说他不想放父亲的工资卡。父亲目前身体状况不稳,时时有犯病的可能,而医药费只能在指定的医院治疗才能报销,到了老家就再不管用,所以他要等一段时间才能来接父亲。莉犯愁了:她爹不想走,她大哥不来接,她二哥家父亲又进不去门。现在父亲连以前住的小屋也不敢去了,说要亮知道了他住进以前的房子里会杀了他。莉知道,二哥杀父亲是不可能的,但会一天一趟去气他,不过几天就会把他气死。

冯忠说,亮的用意是先断了他的钱路,再把他从这个城市扫地出门。他在这里生活了三十多年,不甘心这样被儿子驱逐。

傍晚,亮领着媳妇来到莉的家。亮的媳妇对莉说:“老爷子的卡拿出来就拿出来。你放着。全花了就全花了,大不了病了花钱时咱兄妹四人平分,如果花一万,就一人两千五。”莉说:“那不行。闺女、儿子不能一样。像大姐,快六十的人了,又没工资,让她去哪里弄钱?”亮的媳妇对冯忠说:“瞧瞧,轮到往外拿钱,儿子和闺女就不一样了。这做闺女的,怎么说怎么是。”莉回答:“就是不能一样往外拿钱。父母只养了我们做闺女的一代,却养了儿子的两代人,包括孙子孙女。当儿的就应多付出。虽然医药费以后会报销,但也不能拿出几个月的时间等着,安葬费还不知要等到哪一天。”亮的媳妇变了脸:“这么说工资卡是不能往外拿了。你想养就养,养完一个月给你一千块钱。不养就让老大来接,卡让老大放着,养一个月给老大一千块钱。剩的钱看病出丧用。如果你不养,老大也不来接,大姐也不养,就把老爷子送进小屋里锁起来,我们下了班去给他送饭。”

冯忠本来身体就虚弱,又一场场地接着生气,第二天就不能下床。莉给大哥、二哥和姐姐打了电话,又把父亲送进了医院。

亮交上了住院费。

三天后,冯忠的四个孩子聚到医院里。

亮说,老爷子的工资卡里已经没了钱。老爷子也没什么大病,都是胡思乱想想出来的。有谁孝顺愿意拿出钱来让老爷子继续住院,他也没意见,但他明天又要到外地出差,不能再来医院了。如果都没相反意见的话,就让大哥拿着工资卡带老爷子回家养老,回老家的车费由他来出。

没人答话。

亮办了出院手续,叫来一辆出租车,把冯忠送上返乡的路。

冯忠知道等待他的是什么。他将一个人住在山上守果园的小屋里,等着儿子一天三次给他送饭。如果幸运的话,自己也可以坐在小屋门口的树墩上看看日出日落。

来源:篇海原创文学网    阅读:17464    评论:3

上一条

逻辑

下一条

夜静

  • 相关文章
  • 热门文章
  • 相关评论
宣传农村产品找我们 门店宣传我帮您
文字广告位出租
文字广告位出租
文字广告位出租
文字广告位出租


COPYRIGHT © 2010-2018 

湘ICP备16004927号
【电脑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