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 散文
+

棋友

作者:天极

吴六一死了,就那样悄悄地走了,没有一个人知道。

直到第三天早上,独自在家养了几天病的老李头闲极无聊,想找个人过过棋瘾,想起了吴六一。于是便来到吴家门前,敲了很久,没应声,有邻居出来,也没问出个所以然来,便打了一通吴六一的手机,结果手机在门里响。老李头挠了挠头,也没多想,只说是这老吴头兴许是一大早出去晨练,忘带手机了吧,在门口又站了一会儿,见没人回来,心说晚会儿再来吧,便扭转身,一步一步地下了楼,向着小区门口走去。

天是刚下过雨,路面上还是湿荫荫的,花坛里的花花草草上还结着露珠,显得亮晶晶地。老李头走到小区门口,心里还有一点点不甘,这老吴头平常可是没这么勤快的,他晨练?不过就是做做样子罢了,想想当初,我拉着他去打太极,他都推三阻四的不想去,这才几天不见,他怎么就转性了呢?这老吴头……

老李头越想越不对,这老吴头虽然懒,可他去哪儿时他的手机却是拿的很及时的,前几天他还给我说,这手机可是他的命根子,如今家里只有他一个人,孩子们都不在身边,想听听他们说话吧都得用这家伙,要是哪天在路上挂了,这手机没准还能帮上忙呢。老李头正在低着头胡思乱想,猛听得一个爽朗的声音在耳旁响起:“老李,在想啥呢?怎么这几天都没见你出来,怎么了?我还说得空去看看你呢,还有那个死老吴,这也有几天了吧,也不见个人影,真是的,想找个人说说话,下下棋也没得,你说以前吧,这老吴,你,我,还有那个老孙,天天下棋,这日子呀也挺有味的,自从那个老孙走了以后,就剩下我们三个,一下子跟少了点什么似的,这不,你这两天没露头,那老吴也不见人,你说,你是不是跟老吴约好了要急死我这老头子吧,啊,老李?”

说话的姓王,是老李他们的棋友,住在十栋,老李住在3栋,吴六一就住在8栋。小区不大,也就十来栋房子,小区的前边是一条排洪渠,于是这个小区就取名为顺河小区,房子都比较老,是当初单位的房子,后来房改时就卖给了个人,这小区里原来都是些老住户,慢慢地长大起来的孩子都出去找生活了,这里也就是一帮老年人的天下了,可日月荏苒,许多老人也都走了,房子也都空置下来不少,于是就有人把房子租给了外来人,这一来二去,在这个小区里住着的,也就除了这几位老棋友是原住户外,全都是外来的打工者。所以呀,这四个老头平日里可是亲呀,这不,才三五天不见,这老王头就是满肚子牢骚啊。

老李头猛抬头看着老王:“老王,你说什么?这两天你也没见到老吴?”

“啊,怎么了?”老王有点惊讶,“你不是也没出来吗?”

“我这两天有点不舒服,在家休息,老吴是不是也病了?”老李紧追着问道。

“不知道,我只是觉得有点奇怪,大前天我们分手的时候,还约好了第二天要大战三百回合的,你知道老吴那臭棋楼子,输得那可是一个叫惨呐,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可是第二天我等了一天,也没见他人影,我觉得呢,可能是他在家研究棋谱呢,你也知道老吴他一辈子好强,所以也没在意,寻思呢他研究好了自然不会放过我的,于是我就天天在老地方等他,我看他呀还敢不敢跟我再斗了,呵呵。”老王看起来心情不错,一脸的笑容,看着老李笑道:“老李,老吴不在,咱俩斗两盘咋样?”

老李头看着老王,有些不确定地说道:“老王,我刚才去找老了,没叫开门,当时呢也没多想,如今叫你这么一说,我倒有点不安起来,你说老吴他会不会出什么事啊,我打他手机,那手机明明就在屋里,可我就是叫不开门呀,你说他是不是出去没带手机啊。”

“开玩笑,出去不带手机?你还不如直接要了他的命算了。这老吴啊,你看他什么时候不带手机出去过?”老王的神情一下子严肃起来,“你真去找过他了?快快快,我们赶快去问一下门卫老张,看他有没有出去过。”老王一把拉起老李,快步向门卫室走去。只是片刻功夫,两人便小跑着向8栋跑去,门卫老张也跟物业办公室打了个电话,随后跟了上去。

站在吴六一门前,老李和老王喘着粗气,不停地敲门,还不停地喊着吴六一的名字,只是一会儿功夫,楼上楼下的几个邻居都开了门,看着这两个急得满头大汗的老头,有人终于忍不住走过来问道:“大爷,出什么事了。您老别急,慢慢说。”

老王摆着手,指着吴六一的房门说道:“没事,没事,就是请你帮我看看他家有人没,快,快,有几天都没见着他了,怕出事。”老李也在一旁说道:“是啊是啊,我一大早来找他,叫不开门,这不越想越不对头,问门卫老张也说几天都没见他了,可他手机还在屋里头响着,你说这手机都跟他的命一样,你说这急人不急人。”

“大爷别急,您知道他家里人电话吗?问问他是不是去串亲戚了也说不定。”一个小伙子热心地说。“是啊是啊,你看我都老糊涂了,快快,老王头,你有他儿子电话吧,快打快打。”老李脖子上青筋蹦得老高,口沫乱飞地喊道。老王连忙掏出了电话,刚要拨号,那张脸一下子苦了下来,冲着老李一摊手,艰难地说了两个字,“没了。”说完,一个人径直转身,默默地对着墙角蹲了下来,两行浑浊的泪水从面颊滚落,瞬间被水泥地吸了个干净。

看着神情大变的老王,那个小伙子有点不知所措,求助般地向老李看去,而此时的老李的脸色也立马阴了下来,两颗泪珠也挂在了脸上,无奈地摇摇头,看着刚从楼下上来的老张,低沉地说道:“老张啊,帮个忙,打个电话吧,老吴啊,肯定是有事了。”说完,他转过头对那个小伙子说道:“求你帮个忙,把门给它砸开吧,我做主,你砸吧。”

小伙子有点为难地看着老李,“大爷,不是我不帮忙,实在是——算了,我帮你叫个开锁的吧。”说完,便了个电话,之后又说道:“大爷,两分钟,两分钟就到,您老别着急,别着急。”

老李慢慢地低下了头,看着墙角的老王,走过去俯下身拍了拍老王的后背小声说道:“老王啊,我真是老糊涂了啊,你看我把这茬都给忘了,老吴他苦啊,别看他天天乐呵呵的,见人就说孩子们在外边过得都挺好,就是忙了点,顾不上这个老头子,其实啊,他哪还有家人啊,要不是他那一次喝醉酒,说漏了嘴,连你我他都蒙啊。老王啊,别难过了,为他这个老混蛋伤心,不值当,不值当。”说着说着,老李的脸上也挂满了泪珠。

就是十来分钟光景,救护车来了,锁匠也把门打开了,老李和老王一马当先冲进了屋里,老李伸手开灯,老王一个箭步便冲进了里屋,口中还大声叫着:“老吴,在家不,来客人了。”

灯亮了,老王的喊叫声也嘎然而止,愣愣地站在里屋门口,手中一直拎着的收音机啪嗒一声掉到了地上,看到这一幕,老李二话不说冲进了里屋,大声叫道:“老吴怎么了。” 

老王无力地靠在墙上,颤抖着说:“老李呀,你说老吴他怎么能这样。”

老李站在里屋老吴的床前,老吴趴在地板上,左手抓着一个已经打开的药瓶,在他旁边,一把暖水瓶静静地躺在那里,水瓶的周围散落着几片亮晶晶的东西,在老吴身上的睡衣上,还留有一片已经干涸的水渍,右手向前努力地伸着,在他手指的前方,是一个木制的方桌,桌面上的一个茶杯里还有着半杯早已凉透了的水,而桌子下面一个不大的空间里,竟然散落着几粒白色的药片……

老李愣了一下,连忙上前要拉老吴,猛听得一声大喊:“老李别动。”随即老张上前拉住了老李,并顺势给几个白大褂让开了路,一个年龄稍大点的大夫上前看了看,轻轻地摇摇头,回头对老张说:“报警吧,找一下他的家属,签个字吧。”

老张也愣了一下,有点结巴地问道:“大夫,不——不用抢救了?”大夫摆了摆手,淡淡地说道:“不用了,太迟了。”

就在这时,老王突然冲了过来,拉住大夫的手,大声说道:“真的死了?”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猛地在自己脸上狠狠地抽了一个嘴巴,还大声说道:“叫你这张破嘴,叫你这张破嘴……”屋里的人一下子都呆住了,一个个面面相觑,这老头怎么了?

屋里人慢慢地都退了出来,静静地等警察到来,老李和老王一左一右蹲在老吴门口,就象两尊门神,一声不吭,只是时不时地抹一下眼角的泪水。

警察来了,一阵忙乱过后,老吴被抬上了救护车,老王和老李也上了警车,在凄厉的警笛声中离开了顺河小区。

三天后,老李和老王两个人又来到老吴家门前,两个老头深深地叹了口气,轻轻地打开房门,默默地站在老吴家的客厅里,看着墙上那嵌满相片的镜框,不由得老泪纵横。末了,老李进里屋拿出了一个手机,对老王说道:“老王啊,这是老吴最离不开的东西,咱今天要送他走,把手机给他捎上吧。”

老王点了点头,“老李啊,这个老吴头算是走了,我真想再听听他的声音,咳,这老家伙,连走都是这样一声不吭啊。”

两个人出了屋子,轻轻地带上门,慢慢地离开了顺河小区,向着不远处的公交站走去,在他俩的身后,拖着两个长长的影子,老李手上的手机里,正放着这样一段录音:

“爸,我已经买到票了,是后天的,你身体还好吧,替我向我妈问个好,过两天我就到家了……

来源:篇海原创文学网    阅读:8380    评论:4
  • 相关文章
  • 热门文章
  • 相关评论
宣传农村产品找我们 门店宣传我帮您
文字广告位出租
文字广告位出租
文字广告位出租
文字广告位出租


COPYRIGHT © 2010-2018 

湘ICP备16004927号
【电脑版】  【回到顶部】